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计划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82 陪我赴约

082 陪我赴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都是些军户子弟。”林威翻得手酸,叹气道:“跟千户长的位置一比,武举名额都没什么吸引力了,可他们也不想想,梁冬林能被拉下来,他们上去就一定能比他强么?”

    徐滢微笑着没做声,只管仔细留意来投贴的署名。

    这里正不紧不慢地干着活,忽有衙役进来了,说道:“程家有人送帖子来,求见佥事大人。”

    徐滢听见帖子二字本都无动于衷,再听说是程家送来的,才又抬了头。

    宋澈回到衙门,一遍遍回想起皇帝说的态度,心里渐觉舒畅。

    他本是很不屑去在朝堂谋略什么上费心思的,他看不起那些,就像看不起万夫人他们一天到晚尽琢磨着怎么争宠夺权,可是照着徐滢说的去做好像也发生什么坏事,至少事情解决了,而且皇帝也很高兴,这就说明徐滢的主意正中了皇帝下怀。

    他不愿去争宠卖乖,不代表他不在乎皇帝的心情。

    看来徐镛这家伙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出的主意没一个是坏的。

    所以当徐滢拿着帖子叩门进来时,他一面接帖子一面很罕见地主动说道:“皇上答应了,说斟酌斟酌会回复我。”

    徐滢笑道:“那恭喜大人了。此后定可手持王法天道这把利剑所向披靡,肃清中军营内外上下。不过眼下抢夺这个位置的人如此之多,大人还得催着皇上快些下决定才是。”她拍了拍一旁撂起成山的几堆帖子。

    宋澈见到这些也是皱了皱眉,手上那张帖子也弃在了桌上。

    徐滢忙道:“这封不是,这封是程家二公子投的。”

    他低头接过,果然是程笙下的,再展开。是约他中午在西湖楼吃饭。

    他想起翼北侯做寿那次,在水榭里被一堆油头粉面的纨绔包围的情景,立时意兴阑珊,“不去。”程笙素有爱吹牛的毛病,老喜欢吹嘘帮人办事儿,昨儿才一块吃过饭,偏赶在这个时候又约他出去。必然没有什么好事情。

    徐滢照他的意思让衙役回了小厮。

    谁知道衙役回来又冲到他面前:“徐都事。程二爷的小厮说了,太子也会去。”

    徐滢只得又照话回了。

    宋澈听完想了想,却是又起身道:“我回头就去。”等徐滢转了身。他又道:“你跟我一起去。”

    “我?”徐滢指着自己鼻子。而后立马道:“下官手上还有成堆的事情要做,非公务出外还恕无法奉陪。”

    又是公子又是王的,她凭啥去凑那个热闹。

    宋澈拉下脸,“你怎么知道不是公务?”

    “那既然是公务。我就不沏茶不倒水,不低三下四。不差下官做丫鬟小厮才做的事,最好当我就是透明。当然除了有正事要办之外。”徐滢斜睨他,“大人答应以上这些,我就去。”

    跟他们这些人在一起。哪里有不要打下手的,可衙门里的事情好说,在端亲王和他以及所以官职高于她的人面前她也能迅速找准自己位置。唯独这种公子哥儿的私下应酬里让她奴颜卑膝去侍侯人,她做不到。

    宋澈气得脸都绿了。叫他去本就是防着程笙赶在这当口又给他摊上些什么破事儿,真有状况也好有个用得顺手的人使唤,谁让他去端茶递水了?条件真多!

    “你爱去不去!”

    他一甩笔杆子掉头进里屋了。

    徐滢也掉头出门去。左脚才跨了门槛,后头他身音就透过屏风传出来:“答应你,行了吧!”

    徐滢微笑:“下官遵命。”

    只要不去当奴才,陪着他小王爷大驾去蹭吃蹭喝也没什么不好嘛。

    廊坊这里要添人的事当然也传到了王府后宅。

    万夫人自打被端亲王斥了一顿,这几日再不敢提宋鸿半个字。自打王妃薨后,王府的中馈初时由她与宁夫人分管,近来这几年她揽下了大半的权力,也没有一刻是安心的。

    因为不知道王府还会不会有次妃,虽然按大梁律例便是明媒正娶的次妃也只有亡故的正妃一半的权力,生下的孩子地位也明确排在正妃所出的嫡子之后,但到底比她们这些侧室地位要高,如果真娶进来,对她和儿女们的地位便一大威胁。

    当然,亲王次妃也不是那么容易娶进门的,尤其是在端亲王已有不少儿女的情况下。

    可除此之外她也还有隐忧。

    端亲王按例当初是要成年之国的,但因为皇帝只有这个胞弟,于是才以中军都督府大都督之位授之,让其能够名正言顺留在京师兄弟相守。而按律王府世子以及各亲王,在端亲王来日归天之后,也还是得离开京师。

    可去年皇帝却把宋澈放到中军营任了佥事,很显然这也是在为宋澈来日留京作打算。

    而宋鸿已经年满十六,端亲王却连营都不让进,来日等他归天,宋鸿岂不是得千里迢迢赶往封地?

    她身为妾室,如果得不到宋澈的恩赐,是根本没有资格跟随宋鸿前往的。如果去不了郡王府,她就得迁居偏院幽居到死。

    当初进到王府时只顾着能保命就好,压根没想过有一天会恋上这王宫里的膏梁锦绣,大梁所有的亲王郡王虽有封地,但封地只取其名而不能取其实,他们从封地上得不到半点名正言顺的收入,只能依靠朝廷发放的供给度日。

    而朝廷供给虽有定例,但一旦迁去京外,天高皇帝远,又没有实权在手,凭宋鸿的出身和宋澈跟宫中的关系,到时他关起门来是王爷,走出王府没多少人又有几个人会把他放在眼里?克扣供给遗漏赏赐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常见。

    没有供给,他又会风光到哪里去?

    宋鸿失了势,她在王府里住的也绝不会好到哪里。

    所以说宋鸿无论如何手上都得有个实权,有了实权才好名正言顺留在京师,退一万步说就算不能留京,来日带着官职出京也是个护身符。

    阮全把廊坊这事一告诉她,她就又有些睡不着觉了。

    廊坊又近,千户所的职权也并不很小,如果能由宋鸿拿到手,又该多么好。

    可是一想到端亲王撂过狠话禁止宋鸿入营,她又禁不住直叹气。

    多好的机会。

    阮全看她歪在榻上长吁短叹,便就道:“夫人要不再去求求王爷?”

    (求个月票~)(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