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77 盛名所累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当初进中军营,皇帝本没指望他干什么大事,因着他身份有这么高了,并不需要再跟旁的人争什么虚名,让他进去不过是让他提前熟悉熟悉军务,将来端亲王老了他便也好独挡一面,留在京师他和太子眼皮子底下护着。

    大家都明白是这么个意思,所以当宋澈连夜修理了廊坊千户所的消息传开来,原本只是个小案子,传开来竟像是成了了不得的大事,回到衙门,端亲王已经在他房里等着了,也如同皇帝般半信半疑地问了经过,然后才离去。

    刚到王府,太子和宋裕又过来了,他只得又把来龙去脉复述了一遍,本来连夜办案并不觉疲惫,反倒是被他们这样轮番问候弄得烦不胜烦。

    阮全这里也耳尖,见宋澈疲沓回府,太子和宋裕就连袂来找他,也跟跟过来的太监打听来龙去脉,而后立马就回到了容华宫,跟万夫人耳语起来。

    万夫人也是不由自主地凝重了脸色:“世子昨夜竟是办案去了?他是动真格的?”

    “据景王身边的小太监们说,昨儿谁也没告诉,连王爷也以为他是去海津卫,结果却是直接杀去了廊坊,而且还是隐姓埋名深入虎穴,先取证后拿人,杀了廊坊千户长一个措手不及!这份谋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阮全绘声绘色地描述着,眼里涌现着深深的担忧。

    万夫人被他弄得七上八下,这一日都没落个安宁。

    慈宁宫这里,太后吃着太子妃亲手削的苹果,听着太子说宋澈居然办成了个案子,也乐得两眼眯得成一线了:“这小子像他父亲。喜欢闷不吭声地做事。从前哀家说什么来着?他就是不托生在咱们老宋家,也是个有前途的吧!如今怎么着?”

    太子笑道:“要不怎么说皇祖母慧眼独具。”

    皇帝太后都高兴,进宫拍马屁的也就更多。

    这么着一来,宋澈人气飚升,往来递帖子的人来多了。

    宋澈初时也觉扬眉吐气,后来就渐渐提不起劲来。这案子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大家却把他吹嘘得天上有地下无。人家吴国公还有诸佥事素日不知道料理多少事也没人这么称颂。他做一点点成绩就被夸大成这样,在别人眼里他究竟是有多没用?

    何况这案子还不是他自己一人办下来的。

    这么想着脸就愈拉愈长,见了人也没有好脸色。见了来阿谀的人更没好脸色,却没有一个猜得透他这是为什么。

    徐滢其实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

    宋澈碰过她的胸,使她老觉得胸口贴了狗皮膏药似的怪不舒服。

    当然她不是因为恼羞成怒什么的,男女之事态度上她也比一般女孩子的放得开得多。毕竟她曾经是能够坦然自若跟长公主们以及她们的众面首们同桌吃饭喝酒听小曲儿的人。

    但是身体之于她来说就好比一片疆土,当她跟邻国正处于摩擦不断并相互戒备的状态。并且注定某一天后会闭关锁国与之老死不相往来,怎么能让他的爪子伸到边疆内来呢?怎么能大意失荆州,让他给侵犯主权了呢?

    想想可真窝囊。

    不过想多了也没用,她也不可能往他胸口再摸一把回来。

    而且。她还得去找他兑现诺言呢。

    看在不能暴露身份的份上,她就当是被巷口那只大傻狗给扑了一下好了。

    想象了一下那大傻狗秃着头又流口水的模样,心里平衡得多。又神清气爽上衙去了。

    车子才到承天门下,刘灏林威就不知打哪儿冒出来左右夹攻把她拥着往衙门里走了:“徐镛徐镛!听说昨儿你跟宋佥事秘密出京办案。打了个极漂亮的仗,天哪!我们居然一点风都没有收到,到底过程是怎么样?宋佥事是不是特别英勇睿智,特别决胜千里?”

    决胜千里个屁!

    “徐都事早!”

    停在衙门庑廊下,才正要回林威他们的话,前面又走来好些个明显加快了脚步的小吏上来道安,徐滢连忙微笑回礼。这里林威刘灏又拽着她的胳膊往公事房走,一面七嘴八舌地道:“你快点跟我们说说!”

    到了公事房,经历们也笑呵呵地围了上来。

    徐滢简直无语了。一个破案子,他至于传得这么人尽皆知吗?明明是半路上巧遇的,还险些被人下药打成傻子埋坑里,他竟然有脸说这是秘密计划好的?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这里周旋了片刻,便推说还有要事寻宋澈,出了门往隔壁来。

    宋澈也是受够了。昨儿个外头人拿这事纷纷扬扬地称颂他他就已经想钻进地底下去,没想到早上到了衙门,盯着他的目光也就更多了。当他不知道好多人其实一面拍着他的马屁,一面不屑地说他就这点能耐吗?

    谁稀罕他们溜须拍马?弄得跟他求着他们来夸赞他似的!

    烦死了!

    徐滢一进门就见他黑着脸跟个包公似的坐在书案后,面前几枝湖笔被他掰成了好多截。

    “大人眼下正该春风得意,您这是?”

    宋澈瞪了眼扬唇戏谑的她,站起身,板着脸走到偏厅坐下。

    徐滢走过来,瞄了下他眼色,沏了杯茶给他,“大人喝口水。”

    宋澈又瞪了眼她,转过头去拿后脑勺对着她。

    徐滢清了下嗓子,看了眼一旁都没曾动过的几盘点心,回头又重新沏了碗蜜枣茶过来。“饭不吃,水是要喝两口的。不然的话,哪里有力气琢磨接下来安排谁去接任梁冬林?”

    她当然没这么好心关心他这些,只是不侍候好你大爷哪里能拿到免试名额?

    宋澈顿了下,扭过头来。“你刚才说什么?”

    到了这份上,就再多附送他点福利好了。

    徐滢拢手躬身:“挖除了梁冬林,这次大人不妨光明正大的请皇上或太子殿下推荐一个人填补,一来廊坊位置离京师近,容易掌控信息。二来廊坊附近的卫所知道廊坊千户所已由大人亲自控制,有些坏习气也会有所收敛。先从近的地方抓起,循序而渐进。”(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