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官网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天字嫡一号 > 074 果然是他!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夺过来看了看,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生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徐滢慢吞吞拿起茶壶斟茶:“其实各层阶级差不多,只不过越往上走,他们掩饰的就越好而已。”

    见他斜眼过来,她又扬唇继续道:“梁冬林他们这些人,把搜刮来的钱往上送,大家一块捞油水,这岂不比举报他们要好得多?底下跟上头打好了关系,但凡有些坏规矩的地方传到上头,上头自然也会替他们遮瞒。”

    宋澈沉思片刻,看了她一眼。

    徐滢看着守在门口的商虎他们,又接着道:“大人可还记得当初在议会上言辞灼灼的刘正?当时包括刘正在内的绝大部分官员都在替卫所喊冤,而大人只知道要彻查,却全然不去想为什么明明军户横行的现状那么明显,而你却会这么寸步难行,王爷自然会不让你管下去了。”

    宋澈目光上下扫着她,“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他又没从过军。

    “大人您打小锦衣玉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连打个架都有皇上太后在后撑腰,当然不会有机会见识到这些阴私,反观我打小丧父,家里还有寡母弱妹,见过的白眼比大人您踩过的雪还要多,这些之于我而言,自然是不算什么了。”

    徐滢捏了桌上一颗花生米进嘴。

    宋澈想想她那个伯父,这处境倒也不难理解。心思回到正题上,再想起她刚才这番话,不由又凝了眉道:“照你这么说,我的目标还是只能放到卫所的指挥使们身上?”

    徐滢笑眯眯伏在桌上,凑过去:“大人想知道?”

    宋澈刚刚好些了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你爱说不说!”

    “你许我个武举的名额。我就帮你到底。”徐滢嘎嘣嚼着花生米。

    宋澈扫了她一眼:“你想应试武举?”

    “我是将门出身,是官籍后代,怎么不能应试武举?”徐滢斜眼过去。

    宋澈看看她那小身板儿,冷笑了一声:“有名额也不会给你!”真是无利不起早,难怪会主动要求跟他出来办差,竟是为了讨他的名额!休想!没有她难道他就办不成这事了么?

    “来人!去请梁大人过来吃茶!”

    徐滢道:“你这样不行。”

    “我偏要!”宋澈睨着她。弄清楚到底谁是上官!

    梁大将军招待好了不期而至的两位京官,心情很不错。正要往小妾处温存温存。突然间先前的仆从就迎面挡住了去路:“将军!咱们偏院里住的那两个人。他们恐怕不是什么兵部的差使,而是来头极大的人物!!”

    “来头大的人物?什么意思!”

    信息量太足,梁大将军没能立刻反应得过来。“你怎么知道?”

    仆从只得又喘着大气再说了一遍,“小的刚才跟那几个差役套近乎来着,看到他们腰间的铜牌了!”

    “铜牌!”

    大梁官员的随从里只有侍卫才会用铜牌,别的是铁牌或木雕牌!差役用的是铜牌。难道他们是侍卫?

    梁冬林既然能把周边关系经营得这么牢固,自然也没有蠢到太过份的地步。他回想起乍见宋澈时他那股慑人的气势。再想起人们对宋澈形貌的描述,心下也有些着慌,端亲王世子听说正是这“刘珍”这样的年纪,他上来就敢确衙署的大门。还真有几分王孙公子的气魄!

    再加上仆从的回话,他心里就有点打鼓……

    额尖上也有了汗。

    正要多问几句,忽想起什么。掉头便往书房里猛冲,进门打开暗格一看。藏在里头的卷宗帐本竟然连张纸都没见了,哪里还有什么踪影!

    梁冬林慌了,五指都颤抖起来。

    宋澈最近抓军纪正抓得严,这些东西不见了,那还有别的解释吗?!

    来的人必定就是宋澈无疑!

    他们私底下不把宋澈放在眼里是一回事,眼下被他捉到了贪赃的真凭实据又是一回事!

    他是堂堂的亲王世子,是名正言顺的中军都督府管理军纪的佥事!

    他就是放个屁他也得受着,莫说眼下罪证都已经被他拿到了手里!这就是当场把他五马分尸抄家灭族他也没处说理去不是!

    “你可确定,看到的都是真的?”他嗓子发干地问仆从道。

    “假不了!那牌子是赤铜造的,顶上团纹盘着好几条小蟒龙!上头还刻着几个字,小的虽不认识,但光看着这牌子就觉不是寻常人有的!”

    蟒龙铜牌……那就错不了了!

    “果然是他!”他额上冷汗倏地飚出来,“他们现在人呢?”

    “大人!里面那位刘大人请您过去吃茶。”

    这里正说着,又有小厮过来禀道。

    梁冬林打了个踉跄,脸色都白了。

    “大人,”仆从上前,眼露寒光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依我看,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给——

    梁冬林肥脸剧烈颤抖,厉声指着他:“住嘴!你好大的胆子,他可是端亲王世子,是深受皇上宠爱的皇侄!我若杀了他,我梁家恐怕不止灭九族,就是十八族都要给灭了!”

    “大人!”仆从道:“他们易容化名而来,谁知道他是亲王世子?

    “而且他们只有八个人。这趟明摆着是冲着大人而来,现在拿到了证据,若是让他们见到大人,大人以为这辈子还能有翻天之日么?大人也不必真杀他,只要弄些迷药放到茶水里把他们弄昏,再丢出咱们地盘去打傻他们脑子,到时候谁知道是大人干的?”

    梁冬林渐渐动容。

    只要不伤性命,总是好说得多。

    眼下去见宋澈是死,他打傻后再丢出去多半还有条活路,他还有大把荣华富贵没享,哪里想死?

    他踱了两个圈,停在书案下,咬咬牙道:“村口王婆常做江湖人生意,去跟他弄点药效好的安神药。”

    宋澈在正房里坐等商虎拉人回来。

    女儿红的后劲有些足,他已微觉懒意,商虎许久没回,他更有些坐不住。

    徐滢在旁摇着扇子,看那些帐薄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商虎回不回来,好像跟她都没有什么关系。

    宋澈觑了她两眼,没好气道:“把扇子还给我!”(未完待续)

    ps:哭!你们肯定觉得这章看得没劲了,我恨死了wps~~~以前用word都不会这么傻逼把批注附上来的~~~~~~~你们看在我这么二的份上,一定不要忘了投票宽慰我哦。。。。

    另另另另通知:今天家人要动手术,上午去医院,如果回得早的话第二更会准时更,回得晚就看情况,最晚就跟第三更一起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