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天字嫡一号 > 072 又想干嘛

072 又想干嘛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继续说道:“大人若想直接去卫所那便去好了,不过别怪下官没有提醒大人,如果这老汉所言为真,那么梁冬林既然能做到往上压根无人发觉,往下又无人敢出面揭发,必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我敢担保大人还在半路那梁冬林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您就等着去听他的花言巧语粉饰太平吧!”

    宋澈脸上变了变色:“岂有你说的这般无法无天!”

    “不信您试试。 ”徐滢指指前方。

    宋澈到底没动。

    顿了片刻他倏地掉回马头,绷着一张脸臭臭瞪着她:“你说的最好是对的!”

    徐滢耸耸肩,也翻身上马。

    一行人又回到城门,有五军营的牌子,大梁天下哪里去不得。

    侍卫们相互之间都有他们的暗中联络方式,很快大伙便遁着一路暗记到了离城门最近的一家医馆。

    何竟正掉头返转,见到他们来了只好又下马带路。

    城里的医馆关得倒晚,屋里除了那对祖孙还有两三个病人,彼此正在寒暄。

    宋澈勾头走进去,一屋子人便就全部噤声了,七八双目光齐刷刷往这高大的年轻人身上扫来。

    宋澈承袭了宋家人的修长体魄,因为文武双全,各处比例协调得来又不失斯文,再加上他肤色适中的脸上挺鼻深眸的配衬,以及出身皇室的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愈发使他像颗耀眼的星星,走到哪里都鹤立鸡群,更莫说这市井之中。

    正在等着开方子的两名年轻妇人立时娇羞了。

    徐滢五官也算出色,身材在女孩子里也算高挑。但仍架不住骨架秀气,立在挺拔又傲气的宋澈身旁,平白地突显出她的阴柔来。她这样的面貌,只招来屋里两个小女孩子的注意力,因为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往往还是喜欢清秀型的男子。

    这么扎眼,大夫当然要起身,先前那老伯却已先行站了起来:“您们——”

    徐滢笑着上前道:“这是我们宋公子。老伯您不用害怕。我们公子说好人做到底,回头你们还是要出城的,反正我们也不急。索性把你们送回家去,也图个心安。”

    老汉激动起来,但对于绷着脸的宋澈仍有些保留。

    他看得出来这行人来头不小。尤其先前宋澈还打听过卫所的事情。

    他惴惴地坐下来,等大夫开了方抓了药。便就挑了始终笑微微的徐滢搭腔:“有劳官爷们了。”

    “客气。”徐滢拢手笑应,回头看了眼宋澈。这里便就有何竟仍搀了他们爷孙上马。

    一路出城毫无阻碍。

    老汉家里并不远,就在方才相遇的屯里。

    沿途的房屋的开始密集,这村屯并不大,举目望去皆是些静幽幽的茅屋。设或有两间还点着灯,却也亮了一下就熄了。宋澈不免皱眉:“屯里没人了住么?”

    老汉嗫嚅了一下。

    徐滢温声道:“老伯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们只是路过此处。您跟我们说什么我们都决不会把话传出去的。”

    她是这伙人里最和善的,瞧着也最好相与的。老汉跟她倒是敞得开话匣子:“不瞒官爷们说,这屯子里都是廊坊卫所下的军户,自太祖打江山下来,祖辈都在这里繁衍,哪里有不住人的理儿?这四处没灯不过是因为灯油贵,我们都点不起,只得早早地歇下。”

    “灯油都点不起?”徐滢拢眉望着宋澈。

    大梁初期军户确实艰难,但这些年来没有战争,而且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灾害,朝廷又有相应的激励晋职的政策,军户们有每月六钱,米六斗的军饷,其家属虽无饷银,但却有田可种,还能免除各种赋税,这廊坊卫所的军户却连灯油都点不起。

    宋澈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老汉看不到他面色,接着徐滢的话又说起来,“何止是点不起灯油,如老汉这般揭不开锅的多了去了。老汉的儿子媳妇若不是又病又饿,也不会撑不住而死去。”

    说到这里他抬袖印了印眼眶。

    徐滢也不再做声,因为老汉的家已经到了。

    月色下一座垮了有小半边的茅屋,余下三间房墙体拿木桩打着斜撑,窗户纸根本已没有,眼下夏天倒还只有蚊子骚扰,到了寒冬腊月,也不知该怎么过。

    徐滢前世虽知之甚多,却也没有亲临过底层百姓的居处。到了院门外,跟宋澈也是一样地停住了脚。

    其实院子已不能算是院子,因为泥土堆成的院墙已经垮成了一溜土堆。老汉躬着腰在檐下徒手扒了把柴禾扎起来,颤巍巍点着做了个火把。

    “家里实在困窘,只能委屈几位。”

    徐滢忙道:“老伯先去熬药给孩子吃。”

    老伯踟蹰着,徐滢再三催促,才又交待男孩儿留下来,自己拿了药下去。

    徐滢微笑半蹲在男孩跟前,伸手探他的额,说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我姓于,叫百米。”男孩声音很显虚弱。

    徐滢把荷包里解下来,笑着举起来道:“百米一会儿乖乖吃药,我就把这个荷包奖励给你。”

    小孩子对于富贵人家的荷包装的什么并不清楚。百米盯着那荷包上精致的绣花看了会儿,目光怯怯看了看如铁塔般冰冷站在她身后的宋澈,收回又落到她脸上。

    徐滢轻拍拍他的手背,将荷包塞给他。

    徐滢起身望着宋澈,“按于家这状况,其实已满足脱籍的条件。廊坊卫不但不让其脱籍,反而还停发军饷收回土地,这就已能证实私吞军饷强占土地的罪行。但如果大人要想把梁冬林连根拔起,凭于家这点冤屈却还不够。”

    宋澈来这里之前对于家祖孙的凄苦并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当看到这比他的马厩还要破上百倍的院子居然是他们的家,而随便捆起来的一把柴草就是他们的灯具,而附近的军户竟然拥有每月六钱银子和六斗米粮的军饷却还连灯都不敢点,心里的怒火早快把他给烧红了!

    对徐滢的话也就不由自主的听进了心里去。

    他再环视了一遍这四璧皆空的“家”,咬牙转身:“去卫所!”

    “慢着!”

    徐滢在背后唤住,“大人就这么过去,跟方才直冲过去又有什么分别?”

    宋澈皱眉回头:“你又想干什么?”

    徐滢忽然笑起来,摊摊手道:“反正去沧州也晚了,我看不如回廊坊城里逛逛也不错。”

    宋澈倏地又黑了脸。

    他治下的军户都已经苦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思拉他去逛街?!(未完待续)

    ps:事实证明,大家手上的票挤挤还是有的,哈哈~请继续投票,已经上升了一位了~如果这个月能拿到前三,我连续加更三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