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69 内应外合(求月票)

069 内应外合(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原来昨儿下晌通州那边千户所听说宋澈会去,所以做足了准备隆重招待,千户长还塞了两张银票夹在自己亲侄儿的卷宗里给林威,打算请他在宋澈面前美言几句讨个武举名额,林威压根不知道卷宗里有银票,傻了吧叽交给了宋澈,结果被宋澈发现,当场把千户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林威因此也受了牵连,被罚停职三日自省去了。

    这里正聊着,宋澈也到了,唤了刘灏便又下了卫所。

    这一日又是闲到捕蝇。

    晌午金鹏来报说袁掌柜果然不在铺子上,袁夫人在柜堂守铺,可见袁紫伊的消息打探得极真,到了日落时分,看差不多时候下衙,便就跟同僚们打了招呼,先行出衙来。

    上了车她把早就准备好的长衫给换上,官服官帽交给石青带回去,自己则与金鹏雇车往袁家铺子来。

    按约定到了上次所在的袁家墙下,金鹏藏在墙头草后打量了片刻,就收了脑袋道:“没看到袁姑娘。”

    徐滢看看天色,说道:“再等等。”

    虽说是撂下过时不候的狠话,可既然来了却没有当真拔腿就走的道理。

    徐滢让车夫去买了包糖炒栗子来,为安全起见,马车是在外头雇的。

    半包栗子吃完,落日余晖在巷子里投下最后一缕金光,终于黯淡地收回所有光彩。但却还是不见袁紫伊的踪影,徐滢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

    如果是在前世,她必然已掉头走人。可是如今又不同,袁家夫妇是怎么对待袁紫伊的她当日看的清清楚楚,袁紫伊除了她之外。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求救,也没有人可以救她,既然如此,她就犯不着骗她,骗她根本就没有好处!

    哪怕她们俩前世斗得死去活来,可是形势不同了,她袁紫伊一个商户之女就是再努力再有心机跟她徐滢的起点也不同了。就算还是有做人妾侍这条路挤进她的圈子。一来世家出身的她根本不会选择这条路,二来她也不可能就为了跟她斗而把自己的终生给毁了!

    所以,这死丫头一定是出事了!

    徐滢想到这里。立刻攀上墙头往里望,果然院里清清静静,廊下连个下人都看不到,更莫说袁紫伊。而后院与前院的穿堂门也关得死死的。

    徐滢退下来。沉吟了下,掏出衙门里的腰牌出来给车夫看:“不瞒大叔说。我是衙门里的探子,日前我接到消息说这里头私下里有人制印子钱,我想进去瞧瞧,大叔可能帮我望望风?”

    车夫本就是在承天门下接的她。听说他是衙门探子哪里有不信的?当场就道:“官人自去便是,小的定当替官人望好风!”

    徐滢称了谢,跟金鹏使了眼色。让他先翻墙进去,然后再接她入内。

    翻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踩在马车上再爬上去,也不是全无可能。

    天色将黑,后院里还没掌灯,这会儿入内也没有人发觉。金鹏对于徐滢要翻墙这事还是捏了把汗的,但当他落到地上,准备接住她时看到她利索地上了墙头,然后就攀着墙根儿哧溜下了地,全程没有半点的紧张彷徨,心里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徐滢指着后左侧罩房道:“你去那边,我去这边。小心些,查到情况告诉我。”

    金鹏点头,贴着墙根一点点挪过去。

    罩房只分左右两间,顶多外带了个小次间,根据袁家的人口数量,袁紫伊十有*是住在这个院子。

    徐滢率先找到垂着绣帘的房门下,听听动静,然后学了两声猫叫。

    屋里传来几声悉梭。

    徐滢再猫叫了两声,就有更多的声音传来。她想了想,退到远处廊柱后,捡了块石子打向窗户。屋里的声音更密集了,甚至已经有疑似捂住了口鼻的唔唔声。

    徐滢走到门边,抬脚踹开了门,然后闪到一旁,金鹏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见状贴墙进了去,借着朦胧暮色,赫然便见屋里地板上捆着个人,就光一看正是袁紫伊!

    徐滢上前扯出她嘴里的布头:“这是怎么回事?!”

    袁紫伊深吸了两口气,一面配合着金鹏松绑,一面急急地说道:“先别说那么多,跟我去拿死妖婆卖我的证据!我已经打听出来了,契约文书就藏在她房里的斗柜里!等天黑后牙婆就会来带我走,到时候会付给她银子!你帮我引开前院丫鬟,我去偷!”

    徐滢看看天色将黑,时间并不多了,于是立刻与她出了房。

    许是袁家的对自己的手段极有信心,所以院内没有一个人看守,只是把唯一通向前院的门给锁了。如果没有事先约好的徐滢,倒也的确没有人会来当这个救星。

    于是索性也不走正门,仍是遁原路翻墙出了去。

    墙下守着的车夫见到徐滢主仆带出来个少女,顿时惊呆,徐滢连忙道:“这是被他们押在里头的良家女子,就是她报的讯给我。”

    袁紫伊虽不知道徐滢扯的什么谎,但反应极快地她听到徐滢的解释后立刻凄苦地挤出了两滴眼泪。

    这里三人上了马车,出小巷,到了铺子前,金鹏便听徐滢吩咐去对面买了两桶才熬好的墨汁,进了袁家铺子后对着铺子里的绸缎全泼了过去!

    铺子里自然乱了,纷纷拿着尺子棍子什么的把金鹏追出大街来。

    袁紫伊趁乱进屋,一头扎进了院内。

    徐滢吩咐车夫把车驶到铺子门口,然后下车找来蹲在街角的两个小乞儿,掏了把铜板出来:“你们听我的号令,一会儿我示下,你们就立刻跑去左邻右舍散播消息,就说袁记绸缎铺子的掌柜不在,掌柜娘子的后院走水了,动静弄得越大越好。事办好了,这些铜板就是你们的。”

    乞儿们本就惯于做这种勾当,当即麻溜地起身,围在了徐滢周边。

    铺子里被金鹏引去了大部分人,徒留袁家的和两个伙计在内,周边铺子都渐渐开始打烊,而袁家的尚没动静,应是在等牙婆到来。

    徐滢在树下静站了会儿,就见街口有骡车驶过来,到了绸缎铺跟前渐渐缓下,最终停在徐滢这边的树下。徐滢往树后靠了靠,便见车上下来个红衣翠裳的精瘦婆子,并两个粗壮汉子进了门内。袁家的望见来人,立马就迎出来:“三娘可来了!”

    徐滢回头跟乞儿们打了个手势,乞儿们立刻四散奔走了。

    才走回大槐树下,就见有人骑着马儿带着随从街头走过来,那面容瞅着忒有些面熟。(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