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天字嫡一号 > 061 又有约会?(求月票)

061 又有约会?(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是程筠。 --徐滢连忙笑着颌首:“小侯爷好。”正要解释,却见他身后又负手漫步进来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头戴乌纱折上巾,一身淡黄色宗亲常服,双眼虽半垂却如明灯,薄唇虽含笑却隐藏机锋,完全不是宋澈那等让人无语的幼稚鬼,深知是了不得的人物。

    但却看不出是太子还是皇子,只得略看了看后便垂首,深深施了个礼。

    程筠道:“这是太子殿下。”

    徐滢便又单膝跪地拜了拜。

    太子甚少到访各衙门,原本看见徐滢手里还端着盘子,还准备提醒程筠莫要吓着她,一见她知道自己是太子,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毫不露怯,不由也笑了:“连个从七品的小吏都这么从容不迫,看来咱们的小王爷真是驭下有方啊。”

    程筠素知徐滢淡定,也冲她笑了下,才伴着太子走向宋澈房里。

    端茶倒水也是小吏们的事,徐滢看了眼林威他们那边,还静悄悄没动静,太子他们也没让通报,恐怕回头又要挨宋澈埋怨,便又端着盘子回了去,通知了林威刘灏去沏茶,才又折去公厨院子。

    宋澈这里正吩咐经历们明后日的行程,忽见太子和程筠连袂而来,连忙让人退下去,起身迎过来。

    太子笑道:“太子妃害喜,看见我只觉烦得很,我只好出宫到处晃悠,慕溪说来看你,所以就来了。”

    宋澈道:“准备明儿下卫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挑出来应试武举。”

    太子跟程筠相视而笑:“武举初试的名额共有五百个,各军营的十个名额虽然有免去初试之权,但似也用不着你佥事大人亲自下去挑选。你这是因为上次五军演练的事跟后军营较上劲了?”

    宋澈有些脸红:“哪里?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顺便下去看看而已。”

    林威和刘灏倒茶端果子进来。程筠看看他们空空如也的身后,不动声色端了茶。

    枣泥糕重做起来要费许多时间,徐滢在公厨转了半日,挑了盘栗子糕回了公事房。

    三个人正在寒暄私事,徐滢默不作声将点心放在宋澈面前,又插上银叉就走了。

    宋澈把徐镛调到身边本是有鬼,程筠和太子可都知道他跟徐镛传出来的那点破事儿。再加上日前在河堤闹的那么一出。蓦地想起她方才那句嗜甜的男人好色,心里便虚了虚,再揣着这鬼去看太子和程筠。便正对上程筠一脸探询的微笑:“徐镛怎么到你这里来了?”

    宋澈越发心虚,手里杯子一抖,连忙放下来。

    太子懒洋洋扭头:“方才那个就是徐镛?”徐滢来的时候他明明跟宋澈说着话,连眼角也没往她脸上溜一溜。偏又神奇地知道程筠说的是谁。

    宋澈哪里有脸说把她挖过来是为了整走她,遂道:“这几日军务忙。临时调了过来帮手。”

    “忙?”太子扬扬眉,一手虚支着椅子,笑得意味深长。

    宋澈心里又开始发毛了。他怎么连个谎都说不好!

    程筠笑道:“听说是徐侍郎的侄儿,也是官家子弟。不如把他叫过来坐坐。”

    太子并没什么意见。

    徐滢才回到座位上喝水润喉,这里衙役就把她传过来了。

    一进门,三双眼如灯笼似的灼灼望向她。

    好在她见惯大场面。微一顿便就笑着上前,躬着腰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和大人们有何吩咐。”

    宋澈溜眼望着太子。太子道:“听说你伯父便是兵部侍郎徐少泽,徐大人的伤好得怎么样了?”

    徐滢道:“回殿下的话,昨日看见家伯正拄着杖在院子里看书呢。”

    太子点点头,看到宋澈面前插银叉的栗子糕,又想起刚才在门下她的从容,遂漫声道:“佥事大人不是常欺负你么?你怎么又肯被调到这里来?”

    宋澈立刻被茶水呛了。

    程筠也看过来。

    徐滢道:“回殿下的话,殿下许是听错了,佥事大人高风亮节宽容大度,对上忠诚对下关爱,并没有欺负下官。话说回来,纵然佥事大人真有关照下官之处,下官身为五军衙门属官,上司有临时调遣,也该服从命令,欣然往赴。”

    太子盯着她看了会儿,冲宋澈笑道:“瞧瞧。”

    宋澈又羞又臊,站起来道:“好了好了,我们去找宋裕,我知道他新近得了套好茶具。”

    太子只好站起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凳子都没坐热,便催起我们来。”

    程筠笑望着徐滢:“徐镛也跟你们大人一同去。”

    徐滢才不去,他们这帮王孙公子在一起,她去了摆明只有端茶倒水当小厮的份,何必这么为难自己。笑道:“下官手头还有些琐事要忙,虽说是佥事大人宽厚,但下官却也不能忘了分寸。拿了朝廷的俸禄,自然是该做好份内事的。”

    程筠笑笑,不再说什么,落在宋澈后头,慢慢出了门槛。

    徐滢自是要送出院门的。

    到了廊下,太子和宋澈边走边说话,而程筠越走越慢,到了拐角处,竟是停了下来。

    徐滢也只好停在他身后。

    他回过身,冲她笑了笑,目光落在她颊畔缨带后露出的半边耳垂上,说道:“听说前些日子你也摔伤了腿。”

    徐滢没料他会提起这个,忙笑应:“小伤而已,早就好了。”

    程筠点点头,再笑道:“济安堂的余大夫,也常到程家看病。”

    徐滢一下子笑不出来了。徐镛的伤是余延晖看的,正常情况下他们这种有道德的医者都不会在外乱传别家的患者情况,可是程筠提到徐镛的伤又提到余延晖,难道意思是说他已经知道了他们李代桃僵来衙门的事?

    她饶是再机敏,一时间也未能立刻反应过来。

    程筠又笑了笑,转身走了。走了两步他又踟蹰慢下,最终又还是回转了身来,说道:“我昨日听司天监的人说,崔家正在筹划崔嘉的婚事,这几日正在请司天监拟良辰到徐家提亲,真是恭喜。”

    徐滢愣了愣。

    崔家提亲这事,也值得他跟她恭喜么?

    崔家随时会来提亲这她知道,但却没想到会从程筠这里率先知道消息。

    上次在程家,他让冯清秋去跟崔嘉请教吹笛子,很显然说明他是清楚崔嘉对冯清秋怀着什么心思的,难道他刚才说那些话给他听,乃是为告诉她崔家提亲这事做铺垫,让她知道崔家并不是什么好人家?

    程筠也是这么八卦的人么?

    不过,又得感谢他这么八卦,他不八卦她又要怎么才能知道这件事?

    杨氏和徐镛八成是盼望着她早日嫁去崔家的,徐家出于利益关系,肯定也不会阻拦,原先她想着为了门婚事去伤徐镛杨氏的心也不值,寒了他们对她的一番心,她自己也没好处,可如今既然提前知道,当然就得争取争取。

    这么说来,早上崔二小姐递来的那封帖子,就愈发有些蹊跷了。

    一时间心思纷涌而至,抬眼再打量他,目光里就有些罕见的深黯了,“小侯爷莫非——”

    “下月初一城西伍门寺会有场莲台法会,正好我是那里长年的香客,有被邀请去用斋席,不知道我有没有幸邀请徐兄一起去?”

    未请徐滢把话说完,程筠已经微笑说道。

    徐滢微凝了双眉。

    他也请她去逛寺庙?最近这是怎么了,很流行去听梵音吗?

    她若有所思望着程筠,微笑了下。

    徐府这边徐镛在书房里呆得有些发闷。

    虽说难得有时间筹备武举,但日日闷在屋里,练武也练不得,出门也出不得,见客也见不得,除了掰着指头数日子便就是一遍又一遍地派金鹏去济安堂买药,连请余延晖上门都只能找晚上徐滢在家的时候,也觉得有些难熬。

    再想想徐滢跟宋澈之间接连闹出的风波,他这眉头就始终舒展不开来。

    好在是府里最近没出什么异常,徐少泽在养伤,冯氏就是想寻三房的晦气也没有机会。上次徐冰被宋澈打那事,也在冯氏撒火之后没再有动静传来,应是徐少泽压下来了。

    林阁老将致仕的消息他也有收到,徐少泽这么隐忍,看来并不只是怵着宋澈,而是为着冯玉璋竞争首辅而来,等冯玉璋当上首辅,局面恐怕又会有变化了。

    下晌正在书房无聊翻看其外祖父留下来的一些零碎文章,算算徐滢也快回来了,就抛了书。想喝杯茶,石青去了买药,丫鬟却又皆在内院,只得走出门自己寻人。

    才到房门外,就听见石青引着人往院里走来,陆翌铭的身影正好出现在院门口,目光落到他身上,立时便惊讶道:“不是说你去衙门了吗?”

    徐镛退避不及,只得硬着头皮道:“今儿衙门无事,回来得早。”

    陆翌铭也未做他想,抬脚便进了院来。

    徐镛如今慢些走还能够保持不让人看出来,等陆翌铭先进了屋,他也装作清理书本慢慢回到书案后坐下。一面跟金鹏使了眼色让他去守着街口别让徐滢回来撞破穿了帮,一面问起他前几日在龙舟赛上的差事。(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