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天字嫡一号 > 057 你太奸佞(求月票)

057 你太奸佞(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哦,是了,他们家习惯攀龙附凤嘛,这小子瘦里吧叽地身上没有三两肉,看着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脸蛋虽然看得过去,但是光靠这个肯定是不能拴住什么权贵人家的小姐的心的,多半是为了抬高身价,所以略学了几样皮毛。:3w.し

    心里的不屑就写在了脸上。

    徐滢也懒得理他,什么叫狗眼看人低嘛!

    不过他既然把头低到了这份上,不管有没有诚意,该说的还是得说。

    她起了身,从案后走出来,到素日他吃茶的小偏厅坐下,说道:“我说这个的目的是想告诉大人,千万不要以为我没有什么真材实料,我外祖家出的雅士多了去了。大人如果既想严抓卫所军纪,又想避免给皇上惹麻烦,眼下倒有个机会。”

    “说!”

    “收集证据,捅到都察院去。”

    宋澈锁眉撂了茶杯,“说的倒轻巧,三十八个卫所全是世袭的军户,他们合起伙来欺上瞒下,偏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把柄让人抓,就是时有强占土地的风闻,也让人抓不到确切证据,你说捅到都察院就捅到都察院?”

    徐滢笑了下,“慢慢来嘛。如今大把人眼馋那十来个候补的缺儿,王爷铁面无私,他们别想有空子可钻。可若是他们寻到大人这里来,大人从中挑个家世背景硬点的,又机灵懂事的插进去,让他在下面跟军户们混熟了,什么猫腻打听不到?”

    宋澈略怔:“你让我给他们走后门?”

    “迂腐!”

    徐滢啧声摇头,指节叩着桌面:“这叫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不打进他们内部。又怎么才能得到他们相互勾结并且肆意妄为的证据?这样底下军户军饷到不了手,底下土地又逐步被他们吞并,这后果不比走后门严重得多?——大人您不是号称三十六计样样娴熟么?”

    宋澈红了脸,丢了个后脑勺给他:“我才不像你卑鄙奸佞!”

    “大人这么端方正直,那就当下官没说好了。”徐滢拍拍手从桌上拈了块豌豆黄,然后道:“这证据要是搜集到了,皇上就是不全办也得办个五六成。他们所强占的土地也会定会归还百姓。百姓们有了田土,还不得对您佥事大人感恩戴德?

    “办好了这案子,大人不但堵住了那些多事人的嘴。而且还大大提升了您在王府和衙门里的权威,对您以后严惩歪风乱纪可是大有好处,大人可要三思好。”

    宋澈瞪着她,仿佛要把她一块块卸下来。

    徐滢吃完豌豆黄又吃完了剩下的茶。站起来,笑眯眯退了下去。

    宋澈一脚踢翻她坐的凳子。直到她消失在门外才收回瞪视的目光来。

    她的这些旁门左道虽然挺让他看不上,但是又不能不说很有用。眼下求到端亲王这里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权贵子弟,论实力背景他们当然是有的,端亲王不给他们面子也是不想把这锅水搅得更浑。若照徐滢所说从中挑个出来替他办事……

    他起身拍起桌子:“人都去哪儿了?!”

    正忙着扫地的流银一个箭步冲过来哭趴在他脚下。

    徐滢回到公事房,林威刘灏他们就已经竖起大拇指在等他了。

    不过隔了堵墙,虽说军机重地的墙壁屋梁都做过特殊构造。但即使是具体说的什么听不到,那么大的咆哮声又怎么会传不到门外来。

    照例又是一番唏嘘。徐滢拢手等他们都感慨完了才坐下,使了个眼色与林威刘灏,口里道着去净房,出了门却又在门下竹丛后等着。

    林刘二人寻到她,说道:“可是有事?”

    徐滢笑着道:“林兄刘兄素日对小弟多有关照,小弟铭记在心,只是一直无有机会报答二位。也不知道二位对如今手头这差事有什么想法没有?”

    林威觑觑刘灏,纳闷道:“不瞒你说,我们俩家境比徐兄你都略好点儿,这份差事就是丢了也没什么要紧。只不过到底男人大丈夫,总不能终生碌碌无为,仕途上能有发展自然是好的。但眼下咱们跟宋佥事相互都看不顺眼,要晋职恐怕难的很了。”

    又道:“不知徐兄如何会突然提起这个?”

    徐滢笑道:“二位兄台若想改善跟宋佥事的关系,眼下便听我的,你们即刻悄悄地把京师城里打算谋中军营这批候缺的人员背景什么的统统找出来,这两日一旦听到宋佥事提及此事,便把这名单递上去,包管宋佥事对二位大表赞赏。”

    刘灏且惊且喜,“此事当真?”

    徐滢扬扬眉:“且试试无妨。”

    林刘二人脸上便有春风浮现了。

    如今的徐镛在他们眼里简直地位超然,他能够屡次在宋澈手下全身而退就说明他的确有两把刷子,眼下他既然这么说,又岂有不信之理?虽说是不指望晋职,可是这衙门到底是许多人抢破脑袋也想扎进来的。如果跟宋澈之间的关系能变得融洽,总归是有利无害罢?

    而徐镛居然独独地把他们俩叫出来提点这事儿,也就说明把他们当了自己人,二人豪情立现,也不再多话,跟她深深抱了一拳,便就按捺着心情回房了。

    徐滢跑去端亲王院子装作察看修门的进展,去了去净房,也回房办正事。

    给宋澈出主意倒不是成心卖弄,也并非真要跟他较这口气,而是过不了几日徐镛便要回衙,他性子与她截然不同,面对宋澈刁难是绝不会像她这样大胆跟他斗的。为了使他能够回归到正常的状态中去,缓和宋澈与“徐镛”的矛盾势在必行。

    宋澈那家伙虽然幼稚,但是他自幼接受严格教育形成的素质却在,就算是气她恨她,但她说的那番话有无道理,他必然能够分辩。

    而徐镛虽然不如她奸巧,可是腹内并非空空如也,虽然不定能再给宋澈解决什么燃眉之急,但至少凭他的沉稳是不会坏事的。再者林威刘灏二人得了她这番指点,日后也将更加与徐镛同声共气,一个好汉三个帮,她得尽可能地给他制造些有利条件。

    果然接下来大半日都相安无事。

    宋澈虽然仍旧视徐滢如眼中钉,但从他接下来并没有再搔扰徐滢来看,应是把她的话听了进去,暂时却按下了对付她的心思,而林刘二人也依她之计前去打听消息。(未完待续)

    ps:罪过罪过,上传了却忘了设置发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