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56 敢下毒手?(求月票)

056 敢下毒手?(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的威胁她虽不放在心上,但却不能没有准备。

    端亲王府的基本情况她当然已经打听出来了。

    常山王宋鸿的母亲万氏家里也是显赫,其父在三十年前曾被授封太子太保,后来因卷入一宗大案而覆灭。端亲王少时与万氏常有来往,大约也有些情愫,后来便把万氏接进王府成了侍妾。万氏进府的翌年就生下了宋鸿,同年底又生下了郡主宋襄。

    反倒是原配端王妃总共也只生下了宋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看不惯万氏作为,翌年太后又听从宁德妃的建议将娘家庶妹宁氏送到了端王府。接着没多久也生下了陈留王宋沼。

    在宁氏生下郡主宋妲时,万氏也怀上了端亲王的第四子,虽然后来没保住,但至少能看出来,万氏的盛宠,并没有在宁氏到来后受到影响。

    这样的情况下,孤家寡人的宋澈必然会面临不少困境。

    宋鸿和宋沼皆有生母照拂,而且一个深受端亲王恩宠,一个身后有当皇妃的姐姐,不说别的,起码进出都有个照应。

    宋澈却不同。

    他虽然是名正言顺的端亲王嫡子,毫无悬念地坐上了世子之位,而且深受太后与皇帝宠爱,可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家常过日子,很多事明里暗里都不是光靠个身份就能够所向披靡的,威武尊贵如皇帝,倘若孤身在外失了照护,一样也可能被狗咬。

    所以再想想昨日在船赛上宋澈盯宋鸿的那眼神,就不难理解了。

    而宋澈之所以会气急败坏地来寻她算帐,怪她捣了大乱,必然也跟宋鸿脱不了干系。

    所以她就不信她祭出这招来。他世子大人还会不为所动。

    宋澈抿紧嘴瞪着她没动。

    流银看看徐滢又看看他,转眼跳起来指着徐滢:“啊呸!我们世子会需要求你?你就别给自己长脸了!我们爷五岁开始习武,六岁开始启蒙入学,八岁就能赋诗,十岁能拉弓,兵法三十六计样样娴熟,四书五经门门精通。我们爷需要来请教你?你也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吧!”

    “原来读了这么多的书。”徐滢啧啧声望着宋澈,“既然四书五经门门精通,那么不知道先生有没有教过佥事大人‘君子坦荡荡漾。小人常戚戚’这句话?”

    宋澈的脸又黑了黑。

    流银能跟在当今最受恩宠的亲王世子身边管理私务,肚子里当然不可能没几两墨水,乍听这话他愣了一下,转而他就破口大骂起来:“姓徐的你是不是活腻了!你竟敢说我们世子是小人?”

    “我可没说佥事大人是小人。”

    “小人常戚戚不就是说爱计较——”

    流银说到这里蓦然掩了嘴去看宋澈。宋澈一张脸黑得已经可以媲美墨汗了!

    徐滢摊摊手,叹了口气。

    宋澈揪住流银衣襟将他拎开。“限你一刻钟内把屋子回归原样!”说完他又走到徐滢面前,一拳捶在桌子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徐滢耸耸肩,“我口渴。说不出来。”

    宋澈眼刀甩过来噌噌地扎向她:“难不成还要本官倒茶给你!”

    “下官是为大人排忧解难,顺手倒杯茶给我,又何必斤斤计较?”

    宋澈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伸手来掐她脖子。

    掐死他就好了,掐死她这个世界就安静了!就再也不会有人给他捣乱了!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呢。她居然连端亲王的心思和他如今的处境都猜得到,谁知道她还有什么要说?她要是死了他岂不是也听不到了?——算了,他那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八成是故弄玄虚,他怎么可能会蠢到去信他的鬼话?

    这么想着他手上就又用了力。

    可是他这些日子一直呆在端亲王身边,端亲王又对他十分袒护,说不定他真的掌握了什么秘密呢?他自己平时跟端亲王一天说不上三句话,这小子却知道这么多,可见端亲王对她比对他这个亲生儿子还要好。

    算了算了,要不干脆等他说出来之后再掐死他,不就是倒个茶嘛!当年勾践还卧薪尝胆呢。

    于是伸出去的手又蓦地收了回来,瞪了眼她,他走到桌边倒了杯茶,咚地摆到她面前。

    “这个茶色不亮啊,都第几泡了!”徐滢摸摸脖子,咬牙瞅了一眼,打开他架在桌上的扇子边摇边说道。

    他那点变化她怎么会没看清楚?既是委屈求全了,那何妨又再委屈一点?小兔崽子,竟敢跟她下毒手!

    后头帮着流银一起收拾的侍卫们简直连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徐镛一定不是凡人,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几次三番惹毛了宋澈后安然无恙活到现在的?说出来好让大家膜拜膜拜啊!

    “不喝拉倒!”

    宋澈把茶泼了。

    徐滢既不催他也不逼他,只波澜不惊地坐在他的公案后拿他的扇子扇风,一面扬唇冷觑着他。

    宋澈瞪了她半晌,忍了又忍,最后吼来商虎:“泡茶!”

    商虎麻溜地去了。

    喷香的一壶大红袍被端过来,又沏满了一只雨过天青的薄胎官窑的杯子。

    徐滢掷了扇子,揭开碗盖嗅了嗅茶香,这才放到一边,望着对面的他说道:“早这么样多省事儿。”

    宋澈又瞪过来。

    她复又抖开扇子,斜觑着他说道:“听说闽州天心岩的那棵大红袍乃是当世茶质最好的岩茶,佥事大人这罐茶甘香绕喉,比起天心岩的茶还差了点,但是比起珠帘洞那一株又还好上几分,我猜应该是产于天濂岩那一株。”

    宋澈下意识就要臊她,然而忽一顿,一双眼在她脸上扫了几扫,又说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他不过是个一般官户出身的小吏,说起这些来居然头头是道,而且品茶的手法跟京中贵族们也如出一辙,再看他虽然刁钻,但是谈吐还算斯文,应绝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

    当然论起身份徐家也不见得有那么差,可是就徐少泽父女那涵养,可以判断徐家并不是什么礼教森严重视学术的人家。怎么他徐镛看着又明显不同?(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