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注册
十分六合注册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53 明争暗斗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不对,”万夫人忽然又停住脚步,回头说道:“既然连一个小吏都察觉到你们行事,世子身边那么多人,怎么会察觉不到?”

    宋鸿愣住了。

    万夫人又道:“宫里那么多贵人在场,他不可能不设暗哨,他本就防着你我,又岂能有那么容易让你的人进入?若是没露破绽倒也罢了,关键是徐镛知道了这事,他就不可能不知道了。”

    宋鸿听得心惊,“夫人的意思是?”

    “我要是猜得不错,他也许早就知道你们的计划。”说到这里她蓦地回过头,“而徐镛很可能是他安排在那里的一个眼线,本来的作用或许是充当信使。但此人并不堪重用,当他看到了你的人,便沉不住气的吆喝起来了。”

    宋鸿微惊。

    万夫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说道:“他当然是早就知道这一切,当你们计划泡了汤才没有让事情漫延开。没想到这小子这几年面上看着跟从前没什么两样,暗地里倒是还会撒网捉鱼了。”

    宋鸿屏息了好半日,才找回声音:“那像夫人所说,那徐镛砸了酒缸惊走鲁安鲁庆,岂非还是好事?”

    “恐怕正是如此。”万夫人冷冷挑了唇角。

    宋鸿沉思起来。

    母子俩正说着话,门口侍女道:“王爷回来了。”

    万夫人连忙起身,使了个眼色给宋鸿,扶着发鬓走了出去。

    宁夫人也正好从对面廊子里走了过来。

    朱漆庑廊下,端亲王边与伍云修说话,边负手进了承运殿,身后的典史手上还拎着七八盒描漆食盒。

    见二位夫人皆在,端亲王交代了伍云修几句什么。等他退下去,便就进了殿坐下,说道:“吃了太后赏的粽子不曾?”

    后头跟上来的宁夫人摇摇头,拢手站在他右首。万夫人微笑上来给他递衣袍,说道:“太后娘娘的赏赐,岂是人人能有的。妾身们看着孩子们得了赏,便比自己得赏还要高兴十倍。”

    宁夫人也笑了笑以示附和。一面又接过万夫人给端亲王取下的翼善冠来。

    端亲王换了常服。走回榻上坐下,接过宁夫人端来的茶,又说道:“澈儿喜欢吃甜食。你把太后赏本王的那几盒点心给他送过去,看他有什么喜欢的,他不要的你们就留下好了。”

    宁夫人看了眼万夫人,笑说道:“听姐姐说。常山王这两日也好吃甜的。”

    “为口吃的也要跟他哥哥争么?”端亲王抬起头,把揭开的茶碗又盖上了。

    万夫人眼底闪过丝寒光。抬眼时却又是十里春风,“哪里是这个意思?鸿儿再爱争也不敢跟世子争不是?世子打小没了母亲,妾身们本就该多照顾他些。宁妹妹的意思不过是说鸿儿前儿病了几日口味也变了,王爷怎地话也没听完就埋怨起人来?没的倒成了宁妹妹把我给得罪了。”

    端亲王笑着瞅了她们一眼。吃起茶来。

    宋澈跟宋裕程笙他们一直聚到月上东山才回王府。

    进了荣昌宫,小厮们便把端亲王让人送过来的食盒挪了过来。

    “王爷说世子有喜欢的就留下,若是不喜欢就让送给常山王和陈留王他们去reads;拯救女配。”

    宋澈敞着袍子半躺在藤椅里。顺势撩了撩手指,和风和细雨便就将食盒盖子全都揭了开来。

    宋澈扫了眼。撇开脸道:“一个都不喜欢。”

    和风细雨便把盖子又盖上。

    宋澈忽然又坐起来,胳膊肘撑在膝上,两眼骨碌转了半圈,说道:“全部留下。”

    细雨问:“不用送去给常山王和陈留王吗?”

    流银呸他道:“凭什么王爷给我们世子的东西要给他们吃?就是扔了也不给他们!”

    细雨立刻抹着脸退下了。

    流银又横了一眼剩下的和风,把他也给瞪走了,然后才陪着笑回到宋澈身边,端了醒酒汤给他,说道:“真是些没眼力劲儿的小兔崽子。”

    宋澈扭身过去背朝着他。

    流银对着他背影看了看,又转到他这边,咬牙道:“都是那徐镛给闹的,他可真是个煞星。这么重要的计划居然让他给破坏了!这要是就这么放过他简直天理不容。爷可无论如何得把他给治治,这次再也不能姑息他了!”

    宋澈瞪了他一眼,背转身去。

    流银凑近了点,又说道:“要不,小的去衙门给他使点什么绊子,或者找个人暗地里把他打一顿?让他知道怕了然后自动消失?”

    宋澈再瞪了他一眼:“你把我当什么?对付他我还用得着使这些手段?”

    流银讷然张嘴。

    宋澈一骨碌爬起来,盘腿坐在椅上,端了那碗醒酒汤在手,咬牙望着窗外又发狠道:“治肯定是要治的,新仇旧恨加一起,这一次,他休想再逃出我的五指山去!”

    宋澈让徐滢等着瞧,徐滢还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翌日早起又精神抖擞到了衙门。

    端亲王身为大都督,上衙的时间并不固定。忙的时候有可能通宵达旦,不忙的时候往往接连好几日不来,又或者是溜一转儿便就走。眼下这太平盛世,哪里需要什么时时刻刻守在衙门处理公务?所以都督院里的小吏们也很自在。

    今儿早上端亲王又没来,庞焕和杜林德便就泡起了香茗端出了花生瓜子,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录着卷宗,一面哼着小曲儿聊着八卦,徐滢进来时,两人就立马咳嗽着把话头停了,然后同沏了杯香茗到徐滢桌上,哈着腰又坐了回去,悄没声儿地把花生瓜子给收了。

    这俩人自打在她手下吃了个大亏,已经十分老实。既然这么有觉悟,徐滢当然只有欢迎之理。

    徐滢品了口茶,冲他们笑了笑。

    他们立刻也陪了个笑,然后扭回头去坐好。

    徐滢手里的茶才放下,门外忽然传来了说话声。她探头看了看,是几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虽然身着锦衣看得出来有身份,但却不是这官服,跟廊下衙役不知打听着什么。

    正疑惑着,同时趴在窗台上打量着的庞焕和杜林德忽然又把头收回来,神秘兮兮地跟她道:“徐兄可识得这几个人?”

    徐滢怎好意思扫他们这番卖弄的兴致,摇摇头表示不认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