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网址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官网 > 050 路遇青梅(求月票)

050 路遇青梅(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怪不得当时他没怎么跟她纠结换岗的事儿。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这酒水里要是被人做了手脚,到时就是不闹出人命来,这场龙舟赛不也得停下来?皇帝太后还有那么多贵人权臣全都过来捧他中军营的场,端亲王和吴国公也放心地让他来组织,结果出这么大篓子,就算皇帝不怪他,他到时在朝上怎么交差?

    所以她那点事跟这个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了。

    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笑起来。

    真是人恶自有天收,他还真是处处有对头啊!也不知道对方是谁?竟然这么不怕死。

    “表哥?”

    正看宋澈已气到死去活来,柳树下的过道里却走过来几个人,当先已走到跟前的这个是十六七岁的一位小姐,气派不输冯清秋,五官不弱袁紫伊,走到他们面前,便往与宋澈肩膀蹭肩膀的徐滢看过来:“你们这是?”

    徐滢听到这声表哥,连忙退后了两步颌着首reads;大炼师。

    “你怎么在这儿?”宋澈一腔怒气被打了岔,皱眉望起这少女来。

    “我本来就在这里看舟赛啊。”少女仍然望着徐镛,眼里带着深深的探究,想来方才他们俩站的的确是太贴近了。

    徐滢并不看她,这种表哥表妹的狗血桥段她向来知道是该避嫌的,她只微微抬眼往她身后看去,便见两丈远外还站着两个凝眉望过来的人,正是徐冰和冯清秋。

    这两个人出现在这里并不是那么美妙的事情。

    她们俩都知道徐镛脚伤在房,先前陆翌铭那里倒可以设法作弊,眼下又如何来把这个谎给圆过去?

    三房与长房一向不大往来,一个月里徐滢与徐冰见面的次数绝对不会超过三次,可是为了安全起见。这种情况自然能避则避。

    不过一时半刻她还是有信心能撑过去的。

    她看了眼宋澈,宋澈的注意力仍在她身上,对于面前的程淑颖却是连余光都没投过去一分。

    宋澈素日在大梁拽得二五八万,敢叫他表哥的除了程家的也不会有别人,再者以冯清秋与程家的关系,面前这少女多半是程家的人了。再看她年纪不如程筠大,又十有*是程筠的妹妹。指不定还是竹马青梅。

    一想到这里。徐滢目光就往宋澈脸上溜去。

    宋澈的脸色却并没有因为这颗青梅的到来而缓和,他喷火的目光仍落在徐滢脸上:“跟我走!”

    徐滢又不是傻的,知道跟他走了必没有好果子吃。当然不去。可是眼下徐冰她们在这儿,那倒还真不如跟他走了的好。

    她说道:“大人先请。”

    宋澈就射了记眼刀过来,转了身。

    “表哥!”

    程淑颖见状抢先了一步挡在他身前,眼角略略地往徐滢脸上一扫。然后与宋澈笑道:“太后娘娘刚才问起你,说天儿热。让你别累着,抽空儿喝些解暑汤。”又道:“你知道我大哥去哪儿了吗?我刚才找了他好久也没见他。”

    “不知道。”宋澈*地。

    程淑颖有些无语。

    徐滢则有些尴尬,人家姑娘要说情话她搁旁边当大灯笼算怎么回事儿?看这姑娘刚才扫过来那眼神儿,必然也是个不好惹的。这还得多亏她眼下的身份是男人,若是个女的,恐怕眨眨眼都要当心飞来横祸。

    她两眼骨碌碌一转。便就笑道:“好容易程姑娘过来了,不如大人先护送姑娘回去也好。也免得磕磕绊绊唐突了姑娘。”不管怎么说,有些敌人是没有必要树的。

    程淑颖果然就看了她一眼,扬唇道:“你倒是眼尖,怎知我姓程?”

    徐滢抻了抻身子,说道:“姑娘浑身上下贵气逼人,放眼当今京师,除了冀北侯府程家,哪家里能有资格与端亲王府结下姻亲?姑娘行事低调,不欲人知,这是美德,但在下若是假装不识,就是下官的罪过了reads;天外寄生。”

    程淑颖噗哧笑起来、

    徐冰和冯清秋原是因为宋澈在而不敢冒然上前,等见着徐滢的时候已经都有些蠢蠢欲动,再见得徐滢三言两语把程淑颖也给逗笑了,便再忍不住,两厢对视了眼,抬腿走到他们面前来,先跟宋澈施了礼,然后问徐滢:“你的伤居然好了?”

    徐冰压根就没上三房来看过徐镛,也就不知道他伤的具体多重,再者这些日子徐少泽也在养伤,又交代她们不要惹事,跟三房的接触就更少了。

    徐滢和徐镛都是有准备的,只要在场不露明显破绽,就是撞见了说两句也出不了大问题。

    她冷艳地给了她一个白眼,侧转了身去。

    这种情况下,不做声当然最好。

    这么想着,她就又往宋澈身后挪了挪。

    宋澈就越发怒气上头了。他不是一直挺能耐的吗?敢跟他动手,还敢跟他顶嘴,怎么在几个娘们儿面前反倒怂起来了?他黑着脸瞪了眼她,又回过头来瞪着面前的徐冰,没眼力劲的死丫头片子,难道没看见他正赶时间要剥徐镛的皮吗?

    徐冰因着徐滢的态度挺生气的,但见宋澈这般,心下倒有些吃不准。

    刚才他们那拉拉扯扯的样子可真是让人看了心惊,他们之间当真有宋澈说的那么清白?如果他们真没什么,徐镛为什么一点也不怕他?而且还躲在他身后?宋澈也没有说什么?

    因而一时倒是又捏不准要不要再往下浇油了。

    可眼下冯清秋心里还对徐镛藏着怨恨,她又怎么敢没点表示?

    她斗胆道:“你怎么不来见过秋表姐?怎么越发地没规矩了?”明明她是小徐滢是大,偏她把话训得这么理直气壮。

    徐滢没理她。

    宋澈忍无可忍了:“你是谁!”

    徐冰吓了一跳,话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冯清秋见状连忙走上来福了福:“清秋见过小王爷。”

    宋澈倒是认识她的,不过这也没什么了不起,都是些没眼力劲的白痴!

    徐冰和冯清秋都窘在那里。

    徐滢在后头噗哧笑出来,刻意粗着嗓子道:“她就是徐侍郎的女儿,下官的堂妹。”

    宋澈扭头瞪了她一眼,被自己的妹妹训他竟然还有脸说出口,真是连他都忍不住替他丢脸!

    冯清秋本就是方才见着宋澈跟徐镛杠起来才拉了徐冰和程淑颖出来看好戏的。眼下见徐冰又败北,哪里肯就这么罢休?

    顿时也道:“徐镛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因着姑父的关系我也当得你半声表姐,冰姐儿说不得你我应能说罢?小王爷是你的上司又是亲王世子,当着小王爷的面儿,你竟敢如此倨傲,你是不是觉得小王爷脾气太好不敢处置你?就你这样藐视上官的态度,就是撸了你的官职也实不为过!”(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