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25 你敢诬我!

025 你敢诬我!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端亲王这里招呼打过了,他还有正事儿,宋澈那边他无论如何是要去见的,廊下清了清嗓子,又掏帕子来把汗擦了,昂首挺胸往宋澈公事房走去。

    宋澈房门紧闭,隔壁公事房倒是人来人往。

    宋澈是地位极高的亲王世子,又是正二品的佥事,身边有一批专门处理事务的小吏。

    徐少泽才到了廊下,衙役就上前来见礼,听说是寻宋澈,便拐进敞开门的公事房唤道:“林都事,这里兵部徐侍郎求见佥事大人。”

    林威走出来,站在门槛下略略打量两眼徐少泽,笑着拱手:“徐大人稍等,下官这就前去通报。”

    徐少泽觉得林威这目光有些异样,再一想又陡地认出来他就是那日在树荫底下磕瓜子的小吏,顿时骇然,心道莫非是把对徐镛的猜想又联想到他身上?他却已经去敲宋澈的门,——算了,宰相门前七品官,人家是宋澈的属官,就是再失礼他也得忍的。

    林威躬腰进了屋里:“大人,徐大人求见。”

    宋澈头也没抬,提笔写了两个字,眉头渐渐聚拢:“哪个徐大人?”

    “就是兵部侍郎徐少泽,徐大人。”林威耐心地解释着,“也正是徐镛的伯父。”

    宋澈听到徐镛二字,脸色就骤然冷了,“不见。”低头又写起字来。

    “徐大人来是为公务。”林威又斗胆提醒了一句,“听说徐镛近来在家并不太平。”

    那日一早宋澈追杀徐滢的事早传遍整个衙门,宋澈跟徐滢之间有恩怨也是内部里是人皆知的事,林威提到这个也不算意外。

    宋澈这才想到徐少泽管着兵部事务,又想到徐滢的狂妄可恨,心里暂已平熄的那股怒气果然就被挑了上来。

    不太平?能有什么不太平?不过那小子一看就是个不安份的主,徐少泽既然找上门来,那正好,他这里早已磨刀霍霍等着徐镛半个月后前来受死了,先从徐少泽这里挖出点料,说不定到时候下刀也更快些。

    遂道:“请进来吧。”

    徐少泽跨进门,宋澈已经在侧面西窗下的侧厅内坐下了。桌几上摆着碗茶,还有几样糕果,看着闲适,但那副终年不解冻的面色却让人不得不打起精神。

    “下官拜见大人。”他深深施了个礼。

    宋澈端坐不动,眼角儿垂下来望着手里的茶:“坐吧。”

    徐少泽在下首坐下来,见他岿然不动,便就把手上几份公文呈上去:“这里是几份卫所军户的核查名单,都是历年比试中得过佳绩的子弟,今年秋季武举上恐怕要用,下官趁着闲时给大人送过来。”

    大梁虽然盛世太平,自天下大定之时便已放马南山,但高祖深知建国不易,守国更难,规定每六年行一次武举,绩优者录用为官或者重赏,三代皇帝下来无人敢忽视,到了如今这“天禧盛世”,皇帝更是重视选择人才,上一届的武举三甲如今最差都已经做到了正六品。

    宋澈本来没指望跟他说什么正经事的,但既是跟武举有关,他便又不得不看了。

    前次五军营内部校演,中军营名落孙山,这让他这个临时总教官十分没脸,这次武举若是中军营还出不了几个人才,那他简直都不要在别的大营面前抬起头来了。

    徐少泽见着他神色渐暖,心下略安,愈发陪笑道:“不知道大人对这份档案可还满意?若是不满意,下官可回头再做一份过来。”

    宋澈将卷宗合起放在几上,漫声道:“不必了。大人还是把精力放在如何筹备今秋武举的事上吧。”说完瞅了眼他,端起茶来搁在唇下,又说道:“你们家徐镛怎么样了?”

    徐少泽正绞尽脑汁找机会把话往徐镛身上扯,他这里倒是自己已经先提了起来,那脸色就立时不自然了。

    宋澈皱了眉头。

    旁边奉茶来的刘灏连忙说:“徐大人,我们大人跟您打听徐都事的伤情呢,您怎么不回话?徐都事到底怎么样了?他的伤严不严重?多长时间能回衙门来?咱们可都盼着他呢。”说完又躬身面向宋澈:“下官说的是吧?大人?”

    宋澈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是不是也没差,难不成他还要因此解释什么不成?

    轻咳了声,他就低头抿茶。

    徐少泽认出刘灏又是磕瓜子队里的另一个,见状更是心里打鼓,这目击证人来了不说,宋澈还一来就打听起徐镛,还问起他什么时候回衙门,还盼着他回来!

    天哪,如果说前些日子听到他们私下议论时他还只信一成,这会儿却立时信了五六成了!

    瞧他这不屑多说的模样,难不成是根本就没打算遮瞒?

    徐少泽背脊冒汗,使劲咽了两口唾沫稳住自己,弯腰赔笑:“回大人的话,徐镛在家里吃得好睡得好,下官还给他请了城里的名医,最多二十天,也就能回来了。”

    吃得好睡得好?宋澈冷哼着,也罢,就让他临死之前过几日舒坦日子吧。

    他又抿了口茶。

    徐少泽吃不准他这什么意思,毕竟据他所知宋澈应该还没得手,到底他是在盼他还是恼他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面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小王爷,他的确是注意上徐镛了!

    “徐大人,我们大人想知道些徐镛的近况呢,他到底是怎么个好法,您不如说说?”刘灏捧着茶壶又从旁提示起来,“听说前些日子小侯爷要徐镛转交给咱们大人的那两本书,结果落到了大人手上,也不知有这回事情没有?”

    宋澈听到两本书,立时把脸扭过来。

    当日徐镛为何会去送书给他,他自然已经知道了,两本书而已,程筠那里他也已经拿别的书代替还了回去,刘灏猛地提到这事,他就起了警觉,端亲王让徐滢去查程家礼金册子的事当然是有用意的,这徐少泽拿去那两本书是什么意思?

    他目光幽寒望着徐少泽:“徐大人很爱喝茶?”

    徐少泽听到刘灏提到这茬也是郁闷了,这屁大点事怎么连五军衙门的人都知道了呢?再看宋澈这又是什么眼神?不就两本茶经,即便是徐冰从徐镛手上夺来的,他至于拿这要吃人的眼光瞧着他么?

    他硬着头皮回道:“下官,呵呵,没事也附庸附庸风雅。”

    宋澈前倾了身子,以野狼看猎物的目光打量他。

    徐少泽不止后背冒汗,连脖子耳根都开始冒汗了。

    本就是不容易亲近的人物,这么样被逼视着,就更要人命了!眼下他倒更宁愿去跟端亲王讨论卫所挥霍饷银的事,起码端亲王行为举止还是正常的!

    “徐大人是不是知道不少东西?”宋澈停在他半尺外的距离盯着他。

    知道不少东西?知道什么东西?徐少泽望着这张脸,鼻尖上都有汗珠了。

    面前这个人可是好男风的,他靠这么近做什么?虽然他很想巴结他,可他并没这个癖好,他也不会服侍人,而且年纪也大了,有些姿势恐怕应付不来……他心惊肉跳,难道他已经看出来他已经知道他想私养徐镛为娈童的事,所以在威胁他?

    他使劲地往后仰着身子,咕咚吞着口水,“大,大人,下官是绝对绝对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您,您跟舍侄的事,下官也绝不干涉,那孩子是个要强的,只求大人能担待着点儿,回头下官回府,也,也定会勒令他好生侍侯大人……”

    宋澈原本的脸陡然僵住了,善始善终?还有那好生侍侯又是什么鬼!

    也不过眨眼的工夫,他目光忽地转利,脸上的阴寒也立时凝成了寒冰!

    这杂碎竟然也敢诬他对徐镛有不轨企图?!

    “滚!”

    “大人!下官发誓会教训镛哥儿的,下官也定会效忠大人——”

    话音未落,宋澈一只手已拎起他的领子,不由分说将他丢到窗户外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