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天字嫡一号 > 015 我要告你!

015 我要告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什么小侯爷的书?”

    旁边徐冰冲了过来,一把把书夺了过去:“程家小侯爷的书怎么会借给你们?”眼里一波波泛上来的都是鄙夷,仿佛一眼看穿了他们深藏在内的那颗虚荣的心。等她低头翻开扉页看到主人印章,脸上又有了尴尬,随即狠瞪了他们俩一眼:“必是你偷回来的!你竟敢偷小侯爷的书!”

    徐镛抓了只杯子砸过去:“你再说一句试试!”

    徐冰惊得退后两步,色厉内荏挟紧手上两本书:“我要去告诉父亲!你偷了小侯爷的书!”

    她决不会相信这是程筠借给徐镛的!他不过是个末流的小吏,程筠怎么会瞧得起他?怎么会借书给他?冯清秋吃了亏,转头又打了她一巴掌,她脸上现如今还疼着,而这都是徐镛造成的!是他害得她被冯清秋埋怨,害得她被打!

    徐镛又要发怒,徐滢把他拦住了。她扭头问徐冰:“你真的要去跟大伯告状?”

    “莫非你还想拦着我?”徐冰冷笑着。冲着她在冯清秋那儿挨的那个巴掌,就算这书不是徐镛偷的,她也定要在他这里把那番委屈讨回来!冀北侯虽然没有实权,但在朝上地位却是数一数二,徐少泽若知道徐镛偷了小侯爷的书,又岂会饶得了他们!

    “不是吧,只是两本书而已。”徐滢眨眨眼,“你反正也拿走了,就饶了我们这一回呗。若是大伯知道,不止我哥哥要落不是,指不定我和我母亲也要受老太太数落。”

    “那是你们咎由自取!”徐冰又冷笑起来,她就是要让他们吃排头,又怎么可能会放弃?杨氏吃排头最好,徐镛反正是个倔脾气,万一那犟劲上来,又犯点什么事儿,让老太太给逐了出去,三房的家产便就归了公,到时长房又能多分些不是?

    “哪有那么严重?”徐滢两手搭在膝上,微微地扬着唇角:“我们看完肯定就会还回去。大家姐妹一场,留点余地呗?”

    徐镛在底下猛扯他的袖子,被她抬手拂了开去。

    徐滢越这样,徐冰那气劲儿就越大,这会儿话也不回了,直接哼了声就走人。

    徐镛急得不行,“你怎么能这么窝囊?她要拿你就拿?连解释也不解释?”他自己倒不要紧,怎么能让杨氏和徐滢又去吃老太太的排头?

    徐滢吃着点心,慢条斯理道:“让她去闹呗。”

    说完她冲他笑了笑。

    徐镛瞪了她一眼,简直无语。

    这边徐滢跟徐镛把底都交了,徐镛听到她跟宋澈那桩又不由冷汗淋漓,心道好歹是不用她再去了,否则的话恐怕日后他得直接穿盔甲去见宋澈。杨氏这里听话也是忧心忡忡,但想到徐镛差事保住了,倒是也放下件心事。

    三房暂且无话。

    徐冰这里拿着书回了房,满心得意地琢磨起怎么让三房难堪来。

    偷窃放在哪一家都不是小事,何况徐老太爷临终前的遗愿还是让子孙光大家族。

    不管这书是不是徐镛偷的,总之她都要借这个筏子给他们一顿好看!

    这边厢冯氏也铁青着脸坐在屋里生气。

    冯氏今儿与徐冰一同去的冀北侯府,冯清秋打了徐冰的事她也知道,可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呢?那是冯家大爷的嫡长女,是冯夫人最宝贝的孙女儿,莫说只是打徐冰一巴,就是打了两巴三巴她也不敢放出半个屁来。

    她的生母是冯夫人的陪房丫头,因为侍候得伶俐,对冯夫人也言听计从,所以冯夫人才抬举了她几分,把她嫁到徐家来当了填房。虽说她一个阁老府出身的大家闺秀给人做填房未免不太好听,可她是庶女,嫁过来又是宗妇,在别家她不晓得,这在冯家已经是给了了不得的出路了。

    所以这些年她越发地亲近冯家和冯夫人,对冯家嫡出的子女均低下两个头,连她见了冯清秋都得把她当宝贝疙瘩似的疼,没想到徐镛竟敢当着程筠的面扫冯清秋的面子,他得罪冯清秋,不就是让她夹在中间难堪吗?这不就直接导致徐冰被冯清秋所打?

    要不是因为徐镛是徐家长孙,刚才她自己便就冲过去了!

    她气得肝儿颤的时候徐冰进来了。

    “母亲!母亲!徐镛他竟然偷了小侯爷的书回来了!”

    在撷香阁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们也不清楚,冯清秋只说了几句就打起人来。

    冯氏放了扇子,“偷书?”

    徐冰把书递过去,“您看!这儿有小侯爷的印章!”

    冯阁老的女儿当然识字,一看那小小的篆印,也严肃起来:“这真是他的书!”

    徐冰道:“小侯爷可是太后娘娘的侄孙,徐镛竟敢偷他的书,这要是回头查出来,岂不丢的是咱们的脸?冀北侯往皇上面前递句话儿,说不定连冯家都要受连累!”

    冯氏脸拉下来。

    牵连到冯家才是最要紧的,徐家这边就是事情闹得再大,谁也不敢拿她们怎么着,可若是这事真让人传出去抹黑了冯家,那么倒霉的必然是她们了。若是引得她在冯夫人面前失了宠,日后她在徐家又怎么站得起来?

    这件事一定不能轻饶了他们!

    她把书收了起来。

    夜里徐少泽回来,她便跟徐冰进了他书房。

    徐少泽作为一家之主,也作为能够爬到侍郎位置的一名能吏,听到她们说徐镛盗书还是本能的不信的,“镛哥儿平日里又不专好读书,而且脾气虽然闷些,却不是那等手脚不干净之人,怎么会去偷小侯爷的书?必是你们弄错了。”

    徐冰自然百般举证:“没有弄错!滢姐儿还跟我求情来着!”

    冯氏道:“若不是偷的,怎么解释这书会在镛哥儿手上?”

    徐少泽也答不出来。他一整日就跟在兵部尚书屁股后头转了,哪里晓得这些?

    “要不,我去传镛哥儿来问问?”徐少泽多少还是顾着太太的面子的。而且这得罪了冯清秋也的确不是小事,最直接影响的是他的地位和前途。

    冯氏绷着脸道:“就是传了来又能怎么样?他必是不肯认的。”

    她这么一说倒是也有道理。徐镛虽然是徐家子弟,行武出身,可他的外祖父以及杨氏都是识文断字的,而且学问还很不错,徐镛在徐家并没有正式走科举之路,没得到多少栽培,他心里若是因为好学而起了贪念,倒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无凭无据又怎好随便治人的罪?何况偷盗可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就算能屈打成招,难道还能打完之后回头再把书送回程家,跟他们招认是自家子弟偷了的么?徐家还要不要脸了?

    徐少泽顺着书架来回走了三圈,摆手道:“这书放在我这儿,我来处理。”

    冯清秋既然打了徐冰,那就说明徐家不拿出个态度来,这事没那么容易罢休。

    若要白眉赤眼地去揪徐镛的错处,定然没那么容易。而若能借这“偷书”之事把徐镛打顿板子,到底正好能给冯家一个交代,到时候冯家若还有不忿,顶多他再去赔个不是便是。

    只是无论如何得先去探探虚实,至少也得揪个说得过去的尾巴,才能够回来定徐镛的罪。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