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网址 > 009 什么德性

009 什么德性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因为流银那句“肾亏”,昨夜特意睡得早些,一早上起来照镜子发现眼底下的乌青果然浅了些,再想想昨儿跟伍云修打听来的那事儿,心下愈发有了些底,于是意气风发到了衙门。

    遁例在廊下骂了那帮小兔崽子一番,进门坐下,喝了口桌上摊到刚刚好的茶,起身又进里屋拿折扇。

    才拐到屏风处,面前白影一晃,一个人正好从屋里出来,立在门下冲他揖首:“下官见过大人。”

    宋澈压根没料到屋里还有人,定睛皱了眉,再一看这躬下去的身影似有点眼熟,又立刻道:“你是谁?”

    徐滢抬了脸,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道:“回佥事大人的话,下官徐镛。”

    “是你?!”

    宋澈一大早的好心情顿时见鬼去了!

    “你怎么在这儿!”一看直了腰的她身上衣裳也有几分眼熟,走近细看了看居然是他的衣裳,他整个人立时傻了傻眼,接而开水烫脚般跳了起来:“我的衣服怎么会在你身上!”他居然敢趁他不在进来偷穿他的衣裳?谁给她的胆子!

    “小的奉王爷之命来借穿大人的衣服,大人不在,小的只好先斩后奏。”徐滢坦然回道,脸上看不到什么愧疚慌张以及恐惧,仿佛凭这句话就足以对得起天地良心。

    宋澈一张脸黑得能直接刮刮下来熬墨汁了!这个活腻了的,穿了他的衣服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在这里显摆!“我数到三,把我衣服脱下来!”

    “对不住了大人,”徐滢弯了弯腰,“下官要是脱下来,可就没法跟王爷交差了。”

    宋澈一张黑脸倏地转绿了。

    他已经不想跟他废话了!他的刀呢?他的剑呢!

    他团团转地望着四处。

    徐滢哪能看不出来他要做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趁着他闪出条过道来时飞快到了门口。

    “往哪儿逃?!”

    宋澈反手拿了个砚台往门上砸过去,房门立刻当着她的面啪嗒一声关上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今儿我让你活着回去,我就不姓宋!”

    徐滢赶紧跳到另一边。宋澈扑上来,一手掐住她的脖子,一手抓住她的衣领。

    徐滢背抵着墙壁挣扎,扯嗓子大嚷起来:“大人别扒我衣服!下官不好龙阳,恕我不能侍候大人……”

    门外传来好多声倒抽气的声音。龙阳……扒衣服?

    宋澈也瞬间停下来了,脸色从绿转到青,从青又转到绿,一双眼也似乎可以直接喷火把她烧成灰。

    “你敢诬蔑本官!”手指头如刀子般直戳过来。

    “大人要撕下官的衣裳,难道不是要用强?”徐滢捂紧了胸口回道。

    宋澈连头发丝儿都似要着火了,他松开揪着她衣裳的手,扬起拳头砸在桌面上,咬牙吼道:“我再说一遍,把衣服脱下来还给我!”这家伙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偷穿他的衣服,还敢诬蔑他有断袖之癖!要不是怕杀了他对外更加说不清,他不把他活活掐死才怪!

    “那可不行。”

    徐滢拨正了衣裳,拢手道:“方才下官已经说过了,下官乃是奉王爷之命来借衣裳的,大人不在房里,下官又赶时间,只好先斩后奏。这诚然是下官不对,但下官也是王命难违,并非有意冲撞,还请大人恕罪。”

    “脱衣服!”宋澈踩着她话尾,一拳又砸在她旁边墙壁上。

    徐滢顿了有那么片刻,说道:“真要脱?”

    “脱!”声音如雷轰鸣。

    徐滢再顿了顿,点点头看着地下:“好吧。那大人转过身去。”

    宋澈磨着后槽牙,瞪着她背转了身。

    刚刚转过去,就听房门吱呀一声响起来,他蓦地回头,眼前却哪里还有那家伙的踪影!

    “混蛋你给我站住!”

    宋大佥事头顶已然冒出滚滚浓烟了!

    他咆哮着跳出门,指着前方拔腿开溜的某人飞步追去。

    栏外海棠树后小吏们齐刷刷探出脑袋来。

    天哪,他们跟在宋佥事身边这么久居然从来不知道他性好龙阳!刚才屋里传出来的声音他们可都听见了,他吼着徐镛让他脱衣裳哩!然而他还好凶残,人家徐镛都执意不从了,他居然还不甘心地追了上去!这也太可怕了!

    怪不得他最近两眼底下一片乌青。

    徐滢一路亡命地冲往端亲王所在的前厅,进了门已经只剩趴在桌上喘气的份。

    端亲王正在吃茶,猛地见她这般倒是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话没落地,门外宋澈便已杀气腾腾闯了进来,指着徐滢便以饿虎扑羊之势往上扑。

    徐滢赶紧冲到端亲王身后。

    端亲王被她拽得身子后仰,不由也拍起桌子:“一大早的,这是干什么!”

    “这恶贼竟敢偷穿我的衣服,今儿我非杀了他不可!”宋澈指着他身后,头顶火苗都已经噌噌冒出来了。

    端亲王微顿,扭头看了下徐滢。徐滢赶忙站起身,双手垂于身侧,眼观鼻鼻观心望着地下。端亲王扭过身回来,娴熟地和着稀泥:“也没什么嘛,他穿的挺好看,比你穿了还秀气,也省得我让云修再想办法了。”

    “什么叫穿的好看?”宋澈跳起来,“这是我的衣服!”

    “知道是你的衣服。”端亲王端着茶,慢条斯理道:“不就一件衣服嘛?你几时变得这么小气?是我让他去拿来穿的。你舅舅过寿,他穿身官服去,像话吗?”

    宋澈真的要疯了,“我舅舅的寿宴,凭什么要他去!”

    “他是本王的属官,随我同去,有什么不能去的?”端亲王拉下脸来,“本王好歹是个亲王,不说前呼后拥,身边多几个小吏随从有什么了不起的?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自己一个人驾着马过去,自己拍门拴马?”

    宋澈咆哮起来:“你身边不是有伍先生他们那么多人吗!”

    “云修要交礼金,要随本王推挡客人,剩下的那些侍卫要保护本王安全,都有事做。”

    “那他去能干什么?”宋澈冲过去指着徐滢鼻子,眼下连五官七窍都已经开始喷火了:“他们徐家都是专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奸巧之辈!他除了溜须拍马还会做什么?!”

    “这是什么话!”端亲王又拍起桌子,“他是你老子的属官,你说他只会溜须拍马,他溜的是谁的须拍的是谁的马?你把你老子当什么了?”

    宋澈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仿佛随时都有爆炸成火球的可能。

    徐滢见状连忙恭顺地弯下了腰。强权手下混饭吃,适当的伏低做小还是要的。虽说目前是有端亲王罩着,可人家这不是要用他办事嘛,回头他一过河拆桥,又真把眼前这炸了毛的狮子得罪狠了,再被他捏在手里,那她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宋澈握拳瞪了她半晌,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有种!你等着!”完了咬着牙,顶着张分辩不出什么颜色来的脸冲出去了。

    端亲王对着他背影叹了口气,转手招了徐滢近前:“你不要怕,他就是这个臭脾气。”

    徐滢连忙点头:“小的知道,多谢王爷相护。”

    当爹的自然觉得自家孩子是好的,可刚才要不是他在,她敢打保票她这会儿肯定已经挂彩了!

    说起来都是这端亲王害的,他是真不知道他儿子什么德性吗?

    ————————

    虽然暂时更新不稳定,可这是暂时的,新书要冲榜,希望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喜欢就收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