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十分六合 > 第四二九章 表扬我!

第四二九章 表扬我!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猫痕伤最新章节!

    连经洲作息时间很规律,吃过早饭不去办公室就在书房写写东西或者看看书,周末也不例外。只有一种情况除外,就是要教训连一帆的时候。

    周六,连经洲吃过早饭进去书房不到一刻钟便拿着两本书走了出来,往客厅的沙发上一坐,随手拿起报纸。连一帆妈妈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又是教训儿子的前奏呀!只等一帆从楼上下来一顿胖揍。不行,得让一帆有个心理准备。

    连一帆妈妈沏了一壶茶放在茶几上,找了个借口抽身上楼。看了一眼楼下,轻轻推开连一帆的房门,“帆,你最近没做什么错事吧?”

    连一帆举着牙刷从浴室中晃出来,“我怎么知道,那得我爸说。”

    “快些着吧,你爸在厅里等你呢!”连一帆妈妈叹了口气,拉开窗帘帮着连一帆归置房间,床头摊开了一堆书,连一帆妈妈逐一合上看了看封皮。这不都是正经书吗?也不知道老连又看儿子哪里不顺眼了?

    洗漱完毕,连一帆从柜子中提出一套运动休闲装,在身上比划了一下挂了回去。又提出两套西装先后比了比,都不满意。“妈,我正装是不是太少了!”

    “你平时不是不喜欢穿正装吗?”连一帆妈妈发现今天儿子很反常。

    “算了,就这套吧!”连一帆留下一套单扣偏休闲款的西装,又挑了件素色衬衫。忽然冲着镜子晃了晃头发,“妈,沈姨是不是有剪头发的工具,让沈姨帮我把头发剪短一些。。”

    连一帆妈妈半张着嘴,惊讶不已,“那是给咱家靓靓修理毛发的。再说,你这头发又染又烫的没少惹你爸生气,舍得剪了?”

    “看着不太舒服!”连一帆拿起摩丝、风筒一通捣鼓,直至落拓不羁中看出点儿成熟稳重才放过自己。换了衬衫,穿上西服,扎上腰带。

    连一帆妈妈帮连一帆整理了一下衬衫袖口。“我儿子就是精神,今天有活动?”

    “嗯,要紧事。一会儿你帮我挡着我爸,他要打,回来打!”

    “唉,你们俩父子呀,一对臭脾气。”

    连一帆妈妈大发着感慨,连经洲突然推门进来,“干什么呢一直不下去。”径直走到书桌前,拍了拍连一帆妈妈刚刚整理的书,“以后看什么书跟我说,不要直接从我书房拿!”

    “孩子爱看书还不好?”连一帆妈妈忙上前拦着。

    “你去给一帆把早饭热热,别不吃饭就走”连经洲依然绷着脸,语气却有所缓和。

    “这就去。”连一帆妈妈拍了拍连一帆。好好跟你爸说话!

    “爸!”连一帆扭向房门,随时准备逃跑。

    “这些书你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从哪拿的放回哪去。楼下茶几上有两本册子,你先拿着看。”

    “哦。”连一帆低着头。

    “跟简繁去工厂别知道点儿皮毛就到处指手画脚的,多听多看多学习。”

    “爸,你又查我!你也知道我老大的事?”

    “不去工厂你从我书架上专挑有关硬件生产的书干什么?至于简繁,关于她的议论我还是听到一些的。不过,年轻人只要精力够用,广泛触及不是坏事。倒是你,虽然有一点进步,千万别沾沾自喜。”

    “哦。”连一帆舒了一口气,“爸,这些书就先放我这吧!有时间我就翻翻。”

    “好!”连经洲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几步走出房间。

    连一帆怔了一下,挠了挠头。嘿,不打还真不舒服!做了几个深呼吸,欢快的跑下楼。

    “没惹你爸生气吧?”连一帆妈妈早已等在楼下。

    “没有!”连一帆从茶几上拿起两本书,坐到餐桌旁,一边吃,一边翻看。“这两本书是我老爸写的!”

    “有用吗?”连一帆妈妈关切的问。

    “嗯。”连一帆快速囫囵了两口粥,将碗推开,专心致志的翻书。老爸写的这两本书还真有用!一本设备工厂管理概要,一本硬件设计与生产流程分析。

    “先吃饭吧!”连一帆妈妈恨不得儿子每吃一口饭都要用眼睛盯着。

    “不吃了,妈,我走了!”连一帆将书装入包中。

    “再吃点儿!”

    “哎呀,妈!迟到要挨打的!”

    “谁打你?”

    “我们部门老大。”

    “别糊弄妈妈!哪有公司领导打人的?”

    连一帆指了指心脏,又指了指肺,“这儿,这儿全是内伤!”

    “那让你李叔送你吧!要不开家里车走。”连一帆妈妈未察觉连一帆脸上玩味的笑意,不由得担心。

    “不用,我腿快。”连一帆把书往包里一塞,披了一件驼色大衣,眨眼之间就跑出了院子。

    连一帆妈妈越想越不放心,折身走进连经洲的书房,“老连,一帆的部门经理怎么还打人呢?周末也不让孩子休息。”

    “打人?”伏案写字的连经洲抬了一眼。

    “可不嘛!孩子都被打出内伤了。”

    “这小子的话你也信!从小到大,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一帆的那个部门经理在集团颇有争议,自恃清高、专横独断。一个女娃子能有什么容人之量。一帆调皮捣蛋惯了,她能不整治他?”

    连经洲被搅的无法专心,端起茶杯,摇摇头又放下了,“以后少去集团。”

    “集团幼儿园申请经费我得去吧!偶尔去一次就听到关于一帆部门经理的那么多非议。”

    “不放心就让一帆辞职别干了!”连经洲向来反感将精力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揣测、道听途说、无缘由的担心无聊至极。若为这些无聊的事再去解释,全身的细胞都不自在。

    “可是我看一帆干的挺开心,你也说他最近很有长进。”连一帆妈妈内心很矛盾。

    连经洲不再言语,继续他的圈圈写写。

    连一帆妈妈叹了口气,问老连点儿事难死了,问一帆估计也问不出来什么,爷俩一个样!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不求惊喜,不是惊吓就好。没想到当天晚上,连一帆妈妈就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惊吓!

    连一帆跟随简繁到达工厂,一下车就遭遇到了闫敏的白眼。“连总来视察吗?连总的能力总是令人刮目相看。”略有埋怨的瞟了一眼简繁,怎么还把这位少爷带在身旁?酒吧那场闹剧还不够受的吗?

    连一帆耸耸肩,长臂一挥,“我先四处看看!”

    闫敏冲身旁的人嘀咕了两句,“请黎厂长来,陪连总四处参观一下。”

    “我要先换衣服吧!”连一帆兴致大增,“老大,你去车间吗?”

    “我去办公室看一下数据,你去吧!”简繁看出闫敏对连一帆的不友好,自然也知道为什么不友好。然而连一帆是无辜的,那场闹剧又不是连一帆的错,此时唯有呵护。伸手将连一帆的包接过来,“注意安全。”

    黎刚是闫敏新招聘进来分管生产的厂长,不惑之年,老成持重。看到连一帆略感惊讶,毛孩子一个!既然领导让带着他参观,就参观吧!谁知连一帆进入车间转了转,说的第一句话就令他大为改观。

    “黎厂长,您看流水线中这几道工序相同,是否考虑双排布置,让工人的移动距离相对短一些。”

    黎刚点头,表示认同。

    “我知道,流水线装配时您不在。”连一帆追了一句。

    “是的,等没有任务时我找人调整。当时也许看到厂房足够大,就随意装上了。”黎刚感到欣慰,没想到小伙子情商还蛮高。

    “嗯,缩短线路、减少运输工作量也需要考虑,目前看着还可以。产量上来后,如果设计不合理,工人劳动负荷就太大了。”

    “我会重新评估一下。”黎刚点头,“刚接手,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些问题。”

    一边走,一边讨论,看完全部的车间,出来时连一帆感觉要虚脱了。一晚上的书没白看,在路上又把老爸的两本书快速翻了一遍。嘿,还能起点儿作用!

    “走,去我办公室歇一会儿。”换下防尘服,黎刚热忱邀请。

    “哦,我先去看看我老大!”

    “老大?”

    “简经理。”

    “哦,哦!我带你去,在闫总办公室。”

    见到简繁,连一帆拉了把椅子往窗前一坐。没一会儿又站起,在简繁身旁晃了晃。哎呀,这些数据、报表什么时候能看完呀?我给黎厂长提了好几条改进意见还要跟你说呢!表扬我!

    “喝水!”黎刚给连一帆接了杯水,有些摸不到头脑。这小伙子刚才的表现专业、成熟、稳重,怎么忽然之间凳子都坐不住了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