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五十二章,兵不血刃

第一百五十二章,兵不血刃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黑牛的背景资料里写的不够具体,我的手下很多人来路都不算正,为了要保护他们免于被审查组刁难,所以我在对他们的背景资料交代时都用了一些花招。简单点说就是故意隐瞒了一些事情,黑牛的皮肤很特殊,据他自己说,小时候夜里总会有一个老头来找他,带他到村子外面,然后在他全身涂抹一些特殊的药膏。这些药膏改变了他的皮肤,虽然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黑牛在愤怒或者情绪异常激动的时候,皮肤会比城墙还要坚硬。而据我私人的调查,这个小时候一直为黑牛涂抹药膏的老头,应该是某位邪道中人。但就目前而言,这些药膏的成分不明,但对黑牛没有太多的影响。”赖国栋果然是有所隐瞒的,507所内部室友审查组的,如果审查组认为组员背景有问题就会来个隔离审查,那基本结果就是被赶出507。像黑牛,铁骨和时冰这类人,哪一个背景没问题,都经不起查的。

    黑牛干掉男子的同时,时冰还被三四个假人包围着,千里雪真的如同满天大雪一般飘下,从局面上来看,时冰完全被压在了下风。但转机,顷刻间到来!

    “寒气由大地而来,冰龙飞九天之上!”他手掌扭转,四周的寒气忽然发生惊人变化,恐怖的寒气围绕着其身体徘徊,最终化作九条如蛇又似龙的身影直扑空中而去。九道影子腾空而起,四方寒气爆发,天空中所有飘下的千里雪都被冻结成了冰块,同时将空中的假人打成粉碎。

    但这些假人毕竟不是本体,本体如果还在,难保不会再有假人出现。就在此时,时冰手指一点,一道寒气化作冰影破空而去,在空中来回穿梭,竟然一击命中了擂台边缘。可怕的寒冰将擂台边缘打穿,竟然有个人影从擂台的夹缝中滚了出来,身子已经被冻成了冰块。

    “原来躲在这种地方,难怪发现不了。”胖子看到这一幕后冷笑一声说道。

    第二阵,至此全部拿下。对面灵龙和身边一群人气的已经跳脚,好似在争吵,我笑了笑说道:“下面还有一阵,对方应该会派出最厉害的人,我看我们这里就由我上场吧。”然而,我才站起来,却被赖国栋轻轻压了一压,赖国栋在我耳边轻语道:“还没到你上场的时候,这最后一阵,我来打。你看着就好。”

    其实从五年前对付韫俍开始,我就没见过赖国栋正经地出手,更多的时候他都坐在营房的办公室内。对于这位在507的内部评测中只有玄字水平的组长,我却很好奇。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应该更加深藏不露,在那张平静的面容下一定还有什么是外界所不知道的。

    毕竟在507所内,人们给赖国栋的绰号叫赖三手,意思是赖国栋永远会藏着一手!

    赖国栋走上擂台,应该是今天这一场的最后一阵,擂台看起来被破坏的也是够呛,边上的角破了一个大洞,表面烧焦,冰冻,雷电扫过的痕迹到处都是。

    对面争论了好一会儿,最后走上来一个人,摇摇晃晃的看起来像是个醉汉。身上穿着邋遢的衣服,走起路来一步三摇,抬眼看了看面前的赖国栋,笑道:“哎呦,打赢你,我就有买酒钱了。”

    “是个醉汉啊。”洛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好笑。

    “别小看对手,这时候能上场的绝非善类。”我摇了摇头道。

    醉汉一屁股坐在了擂台上,从怀里摸出个酒器,拧开盖子后张嘴灌了几口,但似乎酒不多,没喝几口就喝了个精光,叹了口气说道:“要打就快点打,打完我好去买酒。”

    “在下赖国栋,507所上海组的组长,阁下是?”大战之前自报家门,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我啊,尘世间一个醉汉,名字什么的不值一提,倒是圈子里好些朋友都叫我醉老怪,呵呵,倒是挺贴合我的,哈哈……”

    “醉老怪?好像听说过,印象里好像是在北方活动的个散人,据说年轻时候是个猎户却很贪酒,听说山里有些土兽会酿酒,就大着胆子在晚上进山摸酒。结果还真被他给找着了,当时夜里土兽都睡了,他一个人在酒池边上喝了个痛快,没曾想,因此得了本事。但难怪脾气性格,虽然有了本事可却依然贪杯,平日里就靠给有钱的金主当打手赚酒钱。但说实话,实力还是很高强的。组长遇上这个人,怕是有一场恶战。”看起来这个老鬼还是有人知道的,才自报家门就立刻有人开口说出了其来历。

    擂台上的赖国栋笑了笑,接着举起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跟着走到了老头面前蹲下来后也不知道他和这老头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那老头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哈哈,我认输,我认输了!”

    这个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灵龙那边也是满面吃惊,在场观战之人没有一个想到过是这种情况。

    很快灵龙就气急败坏地冲到擂台边骂了起来,但老家伙却满不在意地背着手要从擂台边走下去。赖国栋笑着转身往回走,连我都目瞪口呆。

    灵羣站起身来,先是看了看左右两边的情况,接着说道:“既然这边认输了,那灵芊那方获胜。”

    赖国栋走了回来,立刻被我们一群人团团包围,乱糟糟地一直在问他到底说了点什么,那老头居然肯认输。

    赖国栋耸了耸肩,非常平静地说道:“兵不血刃是我一直追求的境界,我上台和那老头说,如果他肯认输,我就请他喝十年的酒。他不愿意,我就说如果真打起来,我拼了命就只打他身上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嘴巴,打烂了嘴巴就没地方喝酒了。第二地方是胃,打穿了胃他也没办法喝酒。这酒鬼就怕了,不愿意和我打,索性认了输。”

    “这样也行啊!”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么回事。

    我笑了笑道:“姜还是老的辣,赖组长到底是过来人。”

    既然获胜了,我觉得也没必要再留下来,正想带人离开,对面刚刚输了的灵龙那边人马显然有些愤愤不平,这孙子带着一群人包抄上来,将我们几个的去路给堵住。

    “刚刚的结果我不认可,我们再比一场,再比一场!”这家伙嚷嚷起来,身后的打手和跟班也跟着喊了起来。

    我眯缝着眼睛,冷笑道:“灵家原来是没有规矩的啊,输了不认账。”

    “我没输,你们用了什么狗屁手段,我没承认我输了,再来打过!”他嚷嚷个没完,我却也没动手,反而回头看着远处的灵羣老头,开口喊道:“原来灵家的人都是这样的,那这场比武还有什么意思?”

    灵羣也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回头给了涽亚一个眼色,涽亚踏黑云而来,人还没到三道雷电已经从空中劈下,吓的灵龙等人急忙后退。

    “灵羣说了,谁要是再捣乱,直接弄死。”涽亚这话杀伤力极强,刚刚还嚷嚷着闹事的灵龙眼见情况不对,也没敢再造次,冷着脸带人走了。

    他们一走,涽亚却转头看着我说道:“灵家的高手还有很多,小心驶得万年船,灵羣让我告诉你们,别以为轻轻松松就能走到最后。”

    这句警告的话意思有些怪,我记在心中冲涽亚点了点头,旋即带人离开。

    看似站在我们这边的灵羣又仿佛回到了中立位置,这老头到底什么目的,我暂时还看不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