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九十章,老爷子病逝

第九十章,老爷子病逝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回上海那天小雨,淅淅沥沥的,火车站里人头攒动,我背着包从火车上走下来,身后跟着一群人。沈教授和沈梦恬这对孙女走在队伍中间。快走到出口的时候我点了根烟,回头说道:“哥几个,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勇哥你带着你们507的人先回去报告,玄海已经沉了再去也没用。除非国家花大力气开采,不过也没必要,按照我的说法,玄海里的宝藏如果不想见世那肯定是拿不出来的。”

    此行唯一有收获的可能就是我,因为我扛着个大龙头回来,虽然很不方便,但真心也是值了。

    “好,你多保重。等我们安顿好了就来找你。”勇哥点点头,带着人走了。

    剩下的便是沈家的一老一小,以及那个一直跟着沈梦恬的小妖,小家伙的真实身份我一直没告诉其他人。如果让时冰他们知道这小家伙是个年幼的大风,那多半会被带回507所做研究,那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悲惨多了。而且小家伙看起来也非常粘人,一直跟在沈梦恬身边,甚至连沈梦恬去上厕所的时候也要在外面等着。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小狗……

    “这孩子怎么办?”沈梦恬拉着孩子的手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后开口道:“只能你带回去了,这孩子看来是离不开你,正好沈教授也是研究妖族这方面的专家,孩子在他身边还能顺便对他的研究起研究。不过……”

    停顿了片刻。我想了想后才说道:“它毕竟是妖,你们最好防着点,如果出现任何情况或者问题及时给我打电话,我会来处理的。”

    “放心吧,这孩子很善良,我相信妖和小孩都是一样的,有一颗天生纯洁的心。”有些人天生善良,即便是老了之后也不会改变那颗善心,沈梦恬便是这样的人,天性使然,我笑笑没说话,沈梦恬拉着小孩儿往外走,我看见出站外面不远处站着一群人,带头的就是我过去见过的许老先生秘书,看来是安排好了来接人的。

    沈梦恬和孩子在前面走,沈教授忽然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小巴啊,最近要是有空可以来找我哦!要是出去抓妖啊,土兽啊之类的东西时也尽管告诉我,带我去见识见识,至于我这宝贝孙女,你也年纪不小了,要是可以的话,多来看看多聊聊不是挺好吗?”

    他看来还真的挺中意我。老人家的想法倒是挺前卫的,也不嫌弃我是做这种行当的,一门心思想要我和他孙女好。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争取吧,您路上担心。”

    他点点头,摆了摆手后跟上了沈梦恬的步伐,目送他们离开后,我抽着烟说道:“小洛,你给胖子去过电话了吧?”

    “打过了啊,说好了今天这个点回上海的,让崔哥来接接我们,怎么还没到啊?”

    洛邛看了看大厅墙壁上的时钟,奇怪地说。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我看见了正走过来的胖子,只是这一眼看去,却见他的手臂上戴着黑红色的布。

    只是这一眼我便知道,胖子家出事了!

    老爷子到底还是没挺过这一关,年纪大了,加上年轻时候留下的伤,这一天其实我们一早就猜到,只是选择故意不去正视,但终究还是来了。

    路上胖子开着车,脸色阴沉,话也不多,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此行的过程。就没多说什么。凹陷的眼睛里有阴郁流动,脸上写满悲伤,我能理解他的痛苦,坐在后排的我轻声问道:“老爷子咋走的?”

    “你们偷偷出发后的第二天就不行了。医院给我们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来,第二天就动了手术。叔叔找了爷爷过去的老关系,请了专家会诊。但手术效果还是不好。隔了一天又不行了,这次抢救后拖了几天,老心脏彻底衰弱,抢救了好几天。老头子还是没顶住,走了……”

    纵然曾经一生戎马,可到头来还是败给了疾病。多少英雄大杀四方,死时却饱尝痛苦无力。

    我发了根烟给胖子,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节哀。”

    这么算起来我回来的时候正好是大殓的前几天,家里有些乱糟糟的,来送行的很多,花圈堆的到处都是,灵堂旁边胖子的叔叔披麻戴孝地坐着,还有几位我不知道身份但想来应该是胖子家族中老长辈的人也坐着。胖子带我们上了香鞠了躬后就安排我们坐在一旁,按照规矩等吃过了白面条后我们先回去。大殓那天再来出席。老爷子的遗体已经交给殡葬公司的人处理了,我和洛邛坐着,这屋子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但几天却显得格外陌生。

    屋里坐了很多不认识的人,没过一会儿,胖子的叔叔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翘着腿说道:“震儿的父母正从外地赶回来,估计大殓那天到。这几天家里比较忙。照顾不上你们。”

    “没事的。”洛邛急忙摇头说道。

    正说话呢,外面走进来几个穿军装的人,胖子的叔叔急忙迎了上去,我和洛邛没动。瞄了一眼后说道:“来头很大啊。”

    “咋个看出来的啊?”洛邛奇怪地问道。

    “看肩膀不就知道了吗?”我顺口回答。其实很早之前我就觉得老爷子身份肯定很特殊,如果单是老兵,那也不会受到那么多老首长的关照,甚至有时候我们还能看见首长的车停在房子门口。看起来像是在专程来看老爷子的。不仅如此,五年前搞三棱刺的时候,那可是军用的近身武器,老爷子说弄就弄来了。这关系可不是一点点的深。

    今天来上香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座的人都客客气气,我和洛邛自然躲在后面,可没过一会儿。一个警卫员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见了我和洛邛后开口说道:“你们知道哪位是崔震吗?”

    找胖子的?我一顿,抬眼看了看后说道:“他不在这里,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转告就行。”

    “哦,有些东西一直寄放在崔老这里,现在希望拿回来,具体的请崔震和我们联系。这是地址和电话。”对方递过来一张纸条,然后就走了。

    我低头看了看纸条,上面的地址一看就不简单,写着的是某驻地的地址。

    他们有东西放在老爷子这里?我心中倒是奇怪。怎么老爷子活着的时候不来要,现在人走了却来?这中间恐怕还有一些秘密。然而,毕竟这是老崔家的事儿,我不是这家里的人。等见了胖子后将纸条递给了他,交代了几句后胖子说后天就安排大殓,让我们早点到来帮帮忙。我和洛邛就回了据点。

    夜里,很久没睡好觉的我们俩早早便休息了,洛邛没过一会儿便开始打呼噜,我却睡意尚浅。睡不着索性上了天台躺在天台上往外看,雨后的空气很清新,微风拂面也很舒服。我们仨兄弟的年龄一天天在长,说实话,我也在考虑是不是要这样一直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活儿。细细想来,五年后我接手的生意比起五年前来说难度大了不是一点点,小打小闹的生意已经不做了,虽然大生意来钱快可也太危险。我虽然对自己记忆以及幻听和幻觉还有些疑惑,但如果赚够了钱,那是不是能在这里就停下呢?

    胖子和洛邛都有一定的积蓄,只要不乱用,将来靠这笔钱少说说能过正经生活,而且也不会穷。

    或许,我该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过回平凡的日子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