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 > 贩妖记 > 第七十章,执拗的教授

第七十章,执拗的教授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事情开始朝着我没预料不到的态势发展,先是刚到玄海就被神秘的怪物冲散了队伍,接着我莫名其妙地进了水底的建筑群中。见到了神经质的老头,如今沈良业教授也疯了,我被困在这水底出不去。

    “就是它们啊,就是它们,你不知道吗?”

    他在我面前无意识地摆动手臂,说话的口气听着像个孩子。我问了好几遍然而教授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我只能自己寻找线索。四周地上散落着不少东西,压缩饼干的保质期还很长,而且数量不少,我估算了一下这么多的压缩饼干应该够二十来人的口粮了,一个人吃的话应该能吃上个一年半载。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武器和生活用品。

    这里肯定生活过人,沈教授一个人是没办法把这些东西搬过来的,但其他人嗯?按照沈教授的说法都死了,可为什么单单只有沈教授还活着呢?

    我在山洞里转悠了一圈后开始朝外面走,然而,刚想踏出山洞的时候沈教授却突然从后面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我喊道:“别出去,别出去啊!”

    我一怔,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不能出去?外面有什么东西啊?”

    “别出去,别出去……”

    他也不说理由,但话语之中却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紧张。

    “外面到底怎么了?”

    我越发觉得不对劲,正在此时,通道内所有的光线全部暗了下来,我感觉到不对劲之处,似是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正飘进来,急忙后退,拉着教授回到了山洞中。教授满眼紧张地看着前方,拉着我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看起来非常紧张。

    他是在害怕外面的东西吗?我定睛看去,只是看不清是什么东西飘了进来,我身上没有趁手的工具,图山刀也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了。更别说是猎妖弩之类的东西,只能握着骨刺严正以待。黑暗中有青绿色薄如轻雾的东西飘了进来,缓慢地掠过我眼前,我和教授都没出声,就连疯疯癫癫的教授似乎都因为害怕而不敢乱动。那青绿色的轻雾从我面前飘过的时候,耳边好像能听见那青绿色的轻雾中传出低沉的声音,像是呼吸声,很急促仿佛饥饿的野兽。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但我本能地感觉到眼前这团青绿色雾气中的东西不好惹,而且最好不要让它发现我的存在。我不敢乱动,它好像没发现我,在山洞中胡乱地转悠了一圈后飘了出去,我转头看去,记住了它飞出去的方向。

    等这团青绿色的雾气飞出去后山洞里重新亮起了微弱的光线,沈良业教授明显松了口气,但那一瞬间我看见他的表情,却似乎有些奇怪。

    因为在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好像不是疯癫的样子。

    等光线恢复后,他又重新变回了原样,在山洞里走来走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呢,忙个不亦乐乎,我蹲在一旁仔细观察,却好像渐渐看出了一些门道来。

    乍一看下他是在山洞中来回无规律地走动,如同发疯了一般来回奔跑。但其实他却是在做一些布置,山洞地上散落的一些类似石头和骨头的东西好像是他故意放下的。我看了好一会儿后他忽然快步走到我面前,拿出水壶递给我,看样子是让我喝水的意思。

    “嗯嗯……”

    他拿水壶递给我,同时拍了拍我的背。

    我接过水壶后喝了口,旋即说道:“教授,你是装疯的吧。”

    他背对着我,但明显身子微微一怔,很细小地愣了一下,却没有搭我的岔,继续拍打地面,我将水壶的壶盖拧紧,然后开口喊道:“教授,我知道你是装疯的,我不是坏人,你不用演了。”

    他却依然不理睬我,我猛地站了起来走过去开始将那些他故意从山洞外捡回来的骨头和石头踢飞,这下惹急了沈良业教授,立刻站起身来冲我喊叫,我拿出骨刺喝道:“我看出你是装疯的了,不用给我装了,我没有要恨你的意思。”

    他激动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一点点放缓下来,随后喊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装的也不太像。”

    我笑了笑说。

    他彻底放弃了伪装,坐下来后说道:“我果然不是好演员。”

    “你为什么要装疯?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还有刚刚那团青绿色的雾气是什么东西?”

    我不解地问道。

    他看了看我开口道:“想抽烟吗?我这里还有一包。不过没有火,我也生不来火。”

    说话间沈良业教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是没开封的万宝路,据说那时候很多搞研究的专家都喜欢抽外烟,因为听说外烟更能集中注意力。我手掌轻轻一翻,火焰在手上燃烧起来,沈良业教授顿时一惊,不过片刻后脸色就缓和了下来,抽出一根后凑了过来点上后深深吸了一口说道:“多谢,好多天没抽烟了,舒坦啊。”

    我也给自己点上一根,只不过我抽不惯外烟,味道太浓即便我不太懂烟也还是觉得很呛人。他这时候开口说道:“跟着我一起来的那些同志,还有几个是我带的学生都死了,我们刚到玄海的时候就遭遇了水龙卷的袭击,当时就死了好几个人,剩下的人保护我撤退,但还是被大水卷入了湖中,清醒后身边还有不少人,但遭遇了怪物的袭击,最后活下来的就只有我一个。”

    看起来他们和我们遭遇了一样的情况,不是我自夸,如果不是当时我出手挡住了水龙卷的话,那可能我们这一行人也会有一两个送命。

    “您能说的具体点吗?”

    我问道。

    “那我从头告诉你,我这些年一直在研究妖族,虽然这是很多正统的历史学家所不承认的,生物学家也嘲笑我们这一个学派,觉得我们不过是哗众取宠之辈,但在我看来真正没屁用的反而是这些人。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要否定可能性的存在。放在两千年前人们还不知道地球是圆的,放到一千年前人们还不相信飞机,电视这种东西的存在。世界本来就是变化着的,过去的所谓真理在几百年后就成了一坨狗屎,只有不断地去证明才能保证自己所看见的,所说的都是对的。”

    这一点上我还是很赞同沈良业教授的话,作为专家尤其是研究学者,如果总是固步自封那终究会被淘汰,不学习不钻研却还要充当权威的形象,才是很可笑的。

    “他们不相信妖族的存在,我就偏要证明给他们看,我过去带过妖的尸体给他们看,他们说那是受到核辐射的怪物。我拍了照片给他们看,他们就说电影都拍的出飞天遁地,弄个妖怪出来有什么难的?我就是不服气,如果我能证明玄海的存在,并且确定玄海的地形和进出的路线,那我就要带他们来看一看,让他们亲自看一眼这世界上还有他们不知道的生物存在!”

    沈良业教授这股执拗劲还真是让人钦佩,如果全世界觉得我错了,那我就偏要证明我是对的。

    “听说您收到了一个匿名的信封,里面玄海的地图?”

    我接口问道。

    “是的,就是靠这张地图我才进入了玄海。”

    “能给我看看吗?”

    我提出这个要求后,沈良业教授立刻将地图递了过来,看来他对这份地图真的很重视,都是贴身放的,我拿过来后一看就觉得不对劲,这图不是新绘制的,底子是牛皮,上面画的很详细,甚至标明了进出的路线,但却没有画出玄海水下的地形图。

    “信封呢?”

    我又问。

    “那个不见了,就只有地图在了。”

    他摇摇头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