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三百四十二章,冰与火(1)

第三百四十二章,冰与火(1)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第三次泡在药浴桶里,赖囯峒并不在房间中,只有我一个人。

    仰着头,蒸汽和汗水顺着我的脸往下流,能清楚地感觉到水珠滑过我的脸,看见黑暗的房顶下白色的蒸汽袅袅向上升腾,环绕着,如同身处在一场不会散去的梦境。

    感觉看见的东西越来越清楚,亦或者说仿佛能感觉到四周的一切,从风到植物的晃动,从人细小的说话声到空气里那不易被察觉的温差。

    我好像在变的越来越纤细,仿佛整个世界都快将我吞噬了,融入这片世界中,变成它的一分子,变成一滴水,变成一片土地,变成大风中的一粒尘埃。

    “在想什么呢?”

    赖囯峒走进来后问道。

    我好像听见了,可却没有说话,赖囯峒瞧了瞧我有些奇怪地走了过来,伸手贴在了我的额头上,他的脸出现在我眼中。

    那一瞬间,我看见的却不是一张完整的人脸,而是在他身体内快速游走的气。

    “没事吧?”

    他开口问道。

    我才回过神来笑了笑说道:“没事,刚刚有点走神。”

    他奇怪地看了看我后点点头说道:“哦,没事就好。我已经把报告报上去了,过几天应该就会有消息来的。你耐心等等,对了,这几天你身体有什么变化吗?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或者感觉哪里有变化?”

    我张开嘴想将自己对四周事物环境的变化感受说出来,可是才想说话的时候,门口的战士就敲了敲门说道:“领导,外面有人要见你。”

    “哦,我知道了,你们等一等,我这就来。”

    他开口说了一声,随后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我出去一下,你继续泡着,等到时间后自己出来好了,咱们治疗的成果这几次都比较好,所以我估计挺过第一阶段不是什么难事。”

    我点点头,他走出去后,我靠在木桶边上,盯着墙上缓慢走着的时钟,耳边传来奇怪的笑声,像是那个一直出现的幻听的声音,但仔细一听却又不太像,更年轻一些,声音也更尖锐一些。

    “呵呵呵……”

    他在我耳边笑个不停。

    我对幻听早就见怪不怪,所以也没什么反应,没想到这个新出现的声音在笑了一阵子后说道:“你整天泡在这里面舒服吗?”

    显然它是在和我说话,这不是幻听第一次尝试和我交谈,但如此清楚地交谈而且还是在我脑袋正常的情况下,却让我微微吃惊。

    “你是谁?”

    我试着问道。

    “不觉得你看见的世界越来越清楚了吗?不觉得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感觉都更清楚了吗?”

    他越是这么说,我反而觉得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脑子里乱糟糟的感觉很不舒服吧?经常听见别人说话的声音,而且经常是一些你不知道的陌生声音,还会看见一些奇怪的人影。那么真实……”

    “人影?”

    我奇怪地皱了皱眉头。

    “嗯?你还不知道吗?原来你不知道……”

    伴随着笑声,消失在了我的耳边。

    “喂喂,说清楚啊……”

    我呼喊了几声,但刚刚那个幻听的声音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耳边,消失无踪。任凭我怎么呼唤,这个声音都没再出现。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像是个旅馆,谁都可以进来住一下,还是那种不需要付钱不需要打招呼,说进来就进来的小旅馆。

    墙上的钟悠悠地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站起身来,撑着木桶的边缘往外一跃,原本只是轻轻地一跳没曾想居然稳稳地落在了木桶外面,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像是电视里放过的武林高手似的。自己都被刚刚的举动吓了一跳,挠了挠头,惊讶地自语:“怎么回事?任督二脉自己就通了?”

    擦干身子穿上衣服走出去后,耳边开始传来一些低沉的窃窃私语。

    “那个人怎么还不走?”

    “惹了那么大的麻烦,怎么还留在这里?”

    “听说上面马上就要下命令赶他走了,害的我几个战友都受了伤,明明是自己招来的事儿,偏要我们承担。”

    我听见营房内一些战士不停低声说着什么,但原本应该是听不见的,因为他们距离我都比较远,而且说话声音很轻,但现在的我却可以听的很清楚。掏了掏耳朵,一阵风迎面吹来,耳朵里有奇怪的回响,如同在我耳腔内穿梭的“呼呼……”声,刺的我耳朵有些发麻。

    往自己的房间走,刚走到走廊口忽然下意识地回头,小冰站在我身后,和我对视了一眼后微微有些吃惊地说道:“你听见我的脚步声了?”

    “没有,只是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人。怎么?又来打热水?”

    我奇怪地问。

    “不,是来找你的,你跟我来一下。”

    他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上去。

    我皱着眉头,跟着他走到了营房后面的操场上,因为是夜里所以操场上没什么人,四周也没有亮灯,看起来很暗,幽邃的看不见尽头。

    时冰走到操场中央,回过头用并不算和善的眼神望着我。

    “什么事?你可以说了。”

    我开口问道。

    他手上有森冷的寒气吞吐不定,就在此时突然出手,寒气从我面前扫过,我下意识地退后,身子非常灵巧地在地面一撑接着纵身一跳落在了身后比较远的地方。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站稳的时候拍了拍手,去掉了手上的灰。

    “你干什么啊!我招你惹你了!”

    我开口喊道。

    他却依然不答话,手掌转动,一股股寒气在其手心内转动,随后往前踏出一步,猛然间一掌拍下,手掌落地,竟然将整个地面冻结出一大片寒冰。被冻结的冰层向着我脚下蔓延,我急忙后退,现在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只能逃。

    他似乎瞧出了我逃跑的方向,从另一边包抄上来,伸手捏了个法决,喝道:“水德散寒,起水为冰,去!”

    地面上的寒气快速凝绝,变成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碎冰朝着我脑袋洒了下来,我急忙护住脸,但落下的碎冰块还是锋利的可以划破我的手臂,一片碎冰落下后,我整个手臂满是血痕,倒不是很痛,可血红的一片看起来有些吓人。

    他却趁机断了我的后路,大手挥动,寒气随着他的手指移动,将我团团包围。我小心地戒备着,同时喝道:“你什么意思?到底想干什么?”

    时冰还是不回答,只不过眼中的杀意却更浓了几分,双手挥动,手掌在空中挥洒出一大片寒气,第二波碎冰已经在其面前形成,而且数量比第一波更多,其中有一些体型比较大的碎冰块几乎和匕首一般长,闪烁着可怕的寒光,看的人心惊。

    “你他娘的要杀我?”

    我高声喊道。

    时冰袖子举动寒气向前猛地一撒,狂风吹来,卷动大量的碎冰朝着我正面袭来,我急忙后退,但身后就是包围我的寒气,被断的后路,以及正面袭来足以致命的碎冰正所谓前有狼后有虎。

    “操,老子会怕你!”

    我开口喝道,将脸埋在双手中,就在整片碎冰落下的一刻,我的心还是因为紧张而整个“砰砰”乱跳,而且越跳越乱。

    “啊!来吧!”

    我喝道。

    手臂上忽然很热,耳边传来心跳加速的声音“咚咚咚……”越来越快,越来越乱,血液好像要点燃皮肤,紧闭的双眼内也是一片血红。

    烈焰却在这时候,被点燃!

    疯狂的红色火焰燃烧起来,碎冰化作水,惊人的热量落在我脸上,慢慢睁开眼睛,所看见的竟然是一双燃烧的手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