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二百一十三章,砖头殉难

第二百一十三章,砖头殉难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我记得小时候,老爸还会做一些手工活,没上学之前我的玩具都不是商店里买来的,因为家里没那个钱。

    父亲有一次做了把粗糙的宝剑给我,木头的,现在想想还挺简陋的样子。但是我很喜欢,拿在手里把玩了一天。吃饭完的时候坐在天井里,外面晚霞映红了整片天,一向不善言辞的老爸忽然开口说道:“山儿,以后长大了想干啥?”

    我挥动木头剑,比划着大侠的样子喊道:“我就想当个武林高手,喝,哈……”

    父亲抽着烟,笑了笑说道:“挺好,但当大侠是很辛苦的。”

    “那当然,以后我要找个武功高强的师傅学本事,学好了本事才能当大侠!”

    我笑呵呵地说道。

    他却摸了摸我的头,低声说:“不是学好了武功就能当大侠,而是正直的人才能当大侠。”

    “那爸,啥样子算正直啊?”

    我奇怪地问。

    “这就要你自己长大自己去学了,不过,随便杀人,随便欺负别人的人肯定不是正直的人。好了,快吃饭,都冷了。”

    我爸很少会对我说这样的话,他文化程度还没到能说大道理的地步。但有些话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对。

    “无论你生前受过多少苦,但也没有赋予你可以随便杀人的权力!”

    就在我说出此话的同时,梵逻鬼已经走进了房间中,话音落下,我一甩手,手心中洒出一片血液,这些血液溅在墙壁上。那些绘制在墙壁上的红色朱砂因为我的血液而被激活,整个墙壁写满了佛家大悲咒,此刻这些朱砂绽放强盛的红光,伸手抓住我的殉婴首当其冲受到影响,低下头,怒吼起来从其口中喷出大量的黑水。身体痉挛地抽动,跌倒在地,绝望地看着梵逻鬼。最后,被我用图山刀插爆了脑袋。

    抹掉了嘴边的血沫,忍受着身体的痛苦,站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梵逻鬼。

    “现在就剩下咱们一对一了,来吧!”

    我冷哼一声。

    梵逻鬼看着地上两头殉婴的尸体,勃然大怒,缓缓举起手,释放出的阴气拂过墙面,将我写在墙壁上的大悲咒一层层抹掉。

    我毕竟不是得道高僧,写下的经文没有很强的法力。朱砂伴随着墙面剥落,整个牢房都摇晃了起来。我举起图山刀冲向梵逻鬼。但刚冲到一半,身子就被阴气给缠住了,接着梵逻鬼一个闪烁落在了我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将我从地上举了起来。

    “你……凡人……该死……”

    它含糊地说着我能听懂的语言,当怨气到达一定程度,恶鬼也可以说出人类的话,它们因为怨气而冲破了语言的界线,由此也能看出梵逻鬼有多强大。

    我几乎已经不能呼吸,举起图山刀正要砍下去,没想到梵逻鬼手上的鬼爪一下子刺穿了我脖子上的皮肤,随后层层阴气顺着它的指甲传入我的身体中。这不是最快杀死我的方法,当如果我被阴气杀死,那死后多半会变成恶鬼,而它控制着我的尸体,我死后化作恶鬼也难逃其魔爪。

    这家伙是想在我死后奴役我!

    “放手!”

    我举起图山刀重重地砍在梵逻鬼的手上,加持过老巫法力的图山刀立马斩断了梵逻鬼的手,梵逻鬼尖叫一声,向后退,我来不及休息抬脚就朝梵逻鬼狂奔过去。兽骨匕首串着莫坦教的钱币洒了出去,套在了梵逻鬼的脖子上。这是我先前对付羽鬼的法子,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也能对梵逻鬼有效果!

    被这串降魔辟邪的串子套住脖子后的梵逻鬼拼命挣扎起来,可是一伸手触碰到兽骨匕首就马上痛的将手收回来,鬼爪被辟邪之力所克制,一触碰手掌就会燃烧冒烟。

    我喘了口气,咳出来的都是黑烟,随后拿出了韩前辈给的铃铛,猛烈地摇晃起来,铃铛带来的第三重辟邪之力让梵逻鬼痛不欲生。它捂着自己的脸,身上的阴气不受控制地向外倾泻。

    能成!我脑海中蹦出了这两个字,别看它是个在历史上都很难缠的梵逻鬼,但我今天做足了准备一定可以将其降服。慢慢地向梵逻鬼靠近,走的近了我才能用图山刀结果了这玩意儿。

    可就在我走到它面前的一刻,意外忽然爆发。

    “啊……”

    梵逻鬼举起双手,狂暴地吼叫了一声,随后可怕的黑色狂风从其身体内冲了出来,席卷整个牢房同时将我打飞。

    我再度撞在墙壁上,倒地后连吐了好几口血沫,回过头看向梵逻鬼,却看见我套在它脖子上的兽骨匕首以及莫坦教钱币全都被震断了,钱币散落了一地,兽骨匕首更是飞到了墙角内。

    套在猛兽身上的项圈已经断了,梵逻鬼彻底失控!满怀着对我的仇恨,这回它不想再奴役我,而是只想杀我!

    我举起铃铛,拼命摇了起来,虽然对梵逻鬼有影响,可这种影响却被其强行忍受了下来。

    黑色的雪在我眼前下起,阴气和怨念所汇聚成的可怕黑雪飘洒在我的身上。强烈的灼烧感刺心而来,我看见自己沾染到黑雪的皮肤全部被烧焦,没有一块是完好的。

    “啊……”

    惨叫了起来,梵逻鬼走了过来,鬼爪高举正要对着我的脑袋砸下,此时其背后忽然有喊声响起。

    “喂,那个什么梵逻鬼,来啊,怪物!到你砖头爷爷这里来!”

    梵逻鬼转过头,站在牢房门口的居然是砖头,此刻的他手上握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铁棍,满脸狰狞地冲梵逻鬼喊道。

    “你他妈的怎么跑出来的?”

    我吃惊地喊道。

    “怪物,到我这里来,来啊!”

    砖头开口喊道,举着铁棍拼命地捶打墙壁。梵逻鬼回过头对着砖头发出警告的吼声。

    “快跑!你不是它的对手,快跑啊!”

    我冲砖头喊道,此时才注意到这小子手上拿着的居然是警棍!他怎么会握着警棍?还有怎么会跑出牢房来的?

    “我知道你,你他妈的被监狱长玩过了,就是个贱货,来啊,贱货。”

    砖头故意激怒梵逻鬼,这一招果然奏效,梵逻鬼猛然回头盯上了砖头,身子浮在空中,飘向砖头。砖头将一只手背在身后,仰起头喊:“来的好,来啊!”

    梵逻鬼落下,一把抓住了砖头的脖子将砖头按倒在地,随后另一只鬼爪高举猛地刺下。

    “操,别!”

    我从地上蹦了起来,看着砖头喊道,但已经来不及了。如同匕首般锋利的鬼爪瞬间洞穿了砖头的胸口,我看见鲜血喷涌出来,我的脸瞬间变的一片冰冷,脑袋“嗡嗡……”直响。

    “怎么会这样?”

    “那是什么?是血吗?”

    “红色的,死亡吗?”

    脑袋里冒出来好多奇怪的想法和问号,梵逻鬼将其尸体从地上举了起来,此刻的砖头还没死,口中含糊地往外吐血沫。将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手心中攥着一把朱砂,向着梵逻鬼的脸按了下去。红色的朱砂被抹在了梵逻鬼的脸上,梵逻鬼痛的惊呼,一把甩飞了砖头的尸体,惨叫着向黑暗中飞了过去。

    所有看见的画面都变成了慢动作,我扶着墙站了起来,向砖头跑过去。远处传来哨子尖锐的响声,抓着砖头的衣服,胸口已经被开了个巨大的窟窿,心脏看起来都快烂了。

    “他娘的,老子学你没学成……咳咳……我老家有个老母亲,你,帮我照顾一下……”

    这是第一次我看见自己朋友死在眼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样的心情。

    ps:今天第二更送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