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官网 > 第二百零九章,逼问羽鬼

第二百零九章,逼问羽鬼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羽鬼回过头看着我,双目中透出愤怒而邪恶的神色。面对我的挑衅,这头恶鬼显得很不悦。

    “我要答案。”

    但今天的我特别强势,答案就在眼前我在可能让其轻易跑掉。

    灰尘扬起,只见那灰色的身影挥洒出如同羽翼般的光芒,一层层翩然飘来,像是斑斓无形的光和梦。

    我往后连退两步,这一次困住羽鬼的做法是非常冒险的,但我也并非去打一场没有把握的仗!手掌转动,手上的莫坦教钱币忽然分散开来,串连成长长的一串。

    就在灰尘飘来的一刻,我及时转身躲闪,接着屏住呼吸,猛冲向对面的羽鬼。

    手上的工具有限,法器目前也就这几枚莫坦教的钱币,其实我还是着急了,如果能等到监狱长将我要的东西送来,那或许可以更轻松地拿下这头羽鬼。不过,真的等我准备妥当的时候,能不能引诱这头羽鬼上钩还是问题。

    就算现在不是我最好的时机,但却是我选择的机会!

    在天时地利都不利于我的情况下,必须创造出适合自己的机会!

    莫坦教钱币有辟邪驱魔之能,我将所有莫坦教的钱币全部堵上去,一定能将羽鬼拿下!

    不大的牢房中,我没走几步就站在了羽鬼的面前。阴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即便我屏住了呼吸,可是这些阴气却还是钻入我的毛孔内,双目看出去的视线已然渐渐变黑,同时头脑发热但身体却感觉到刺骨的寒意。这是阴气入体的征兆!

    可我本来就没打算要打持久战,胜负只在一瞬间!

    羽鬼还没完全看穿我的计划,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我在此刻扑上去,用莫坦教钱币串连成的项链戴在了羽鬼的脖子上。

    “啊!”

    羽鬼发出尖锐的嘶喊,莫坦教的钱币开始快速变黑,但羽鬼也在受到重创。

    “啊,啊!”

    它的喊声更响了,发了疯似的将我往外推,显然我还是低估了这头羽鬼的力量,莫坦教的钱币不一定能降服它,但这也不是我最后的手段!伸出手,将手指往粗糙的墙壁上拼命一划,凸出的尖锐石块将我手指划伤,一滴鲜血顺着指尖流了下来,正好滴在羽鬼的额头上。

    我虽然在《武当五行功》的修炼上没什么成就,不过好歹我也是练过的,气息加强过的血液比普通人要更特殊一些,准确地说是更具备灵性。

    具有我阳气和灵性的血液从某种意义上堪比驱魔辟邪的法器,这滴血落在羽鬼的额头上,像是灼烧般在羽鬼的头顶烧出了一个窟窿,冒出层层白烟,它痛苦地嚎叫起来,发了疯似地低吼。

    我将沾着血的手指按在其额头,灼烧的力量更强,羽鬼挣扎的也更加强烈,疯狂嘶吼。

    我皱着眉头,低声咆哮道:“告诉我答案!告诉我答案!”

    羽鬼愤怒到了极致,四方阴气疯狂钻入我身体中,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互相之间比拼耐力的搏击,谁先撑不住谁就输了!

    我脑袋越来越昏沉,而羽鬼的脑袋已经被烧出黑色的焦痕。它发狂地惨叫,痛苦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越来越严重。

    “告诉我答案,我要答案!”

    怒目远视地咆哮,羽鬼终于败下阵来,对我点了点头。

    “把阴气都收回去!”

    我开口呵斥。羽鬼按照我的命令,将所有的阴气全部收回了体内,接着我一把抓住莫坦教钱币串成的项链,拉着羽鬼走到了砖头身边。

    羽鬼化作一缕灰色的烟落进了砖头的身体中,我急忙将莫坦教钱币套在了砖头脖子上,被上身后的砖头慢慢低下头,好半天后才开口说道:“你,你想怎么样?”

    “我要答案,我要知道旧库房里有什么。”

    我开口说道。

    羽鬼非常虚弱,没说几句话就低下头喘息起来,好半天后仰起头说道:“旧库房是那梵逻鬼的埋尸地,它生前被杀,尸体一直埋在旧库房中,已经很多年了。后来化作恶鬼,又从阴间逃出来,自然会回到自己的尸体旁边,这是恶鬼的一种习性。其他那些殉婴是当初阴间跟着它的小鬼,现在被其一起带到阳间,也躲在旧库房中。”

    “那为什么殉婴要吞食内脏?”

    我接着问。

    “那是因为它们在准备一个仪式。”羽鬼说话有气无力,又喘了好几声后才开口道,“它们,它们毕竟是从阴间逃出来的,阴司鬼差对梵逻鬼抓捕的很严,一旦被阴司鬼差发现了踪迹,它们再被抓回阴间的话就永远没有回头路可走。也许会被填入黄泉,永世不得翻身。牢房怨气很重,但煞气也浓,一般鬼差是不会靠近的,可却不能永远保证它们的安全。但阴间流传着一个说法,用九份死人的内脏布成法阵,再以碎骨,指甲,头发之类的东西作为填充,是可以释放出一个邪术,此邪术可以永远屏蔽阴司鬼差的感知,让它们在阳间得以安全地活下去。”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羽鬼不得不弯下腰大口喘息起来。

    “这个邪术真的有用?”

    我问道。

    “不知道,我没试验过,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巴结这头梵逻鬼,它怨气比我大,出手比我狠,而且如果它成功布下了这个邪术的话,我也能跟着借光。现在它还不敢随意杀人,因为如果闹的太大肯定会引起阴司鬼差的注意,但等到这个邪术成型,这里就会立刻变成恐怖的鬼域,届时,此地所有的人都要死,上面派人来查也没用,我们可以上活人的身,很容易就能搪塞过去。”

    这才是那头梵逻鬼的真正目的,不仅仅是来报仇的,更是要将此地变成自己的一个基地。

    “那有什么方法可以将阴间的鬼差召唤上来?还有,你是否知道什么法器可以对抗梵逻鬼?”

    我接着问。

    “能对付梵逻鬼的法器很多,但都需要那些有本事,道行高深的人出手。你肯定不行……至于召唤阴司鬼差的法子,我……我不能告诉你。”

    它一边说着一边摇头。

    “你要是不说,现在我就灭掉你。”

    我一把揪住了它的脖子,厉声喝道。

    “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万一你将阴司鬼差召唤上来,对我也没有好处。我一样会被鬼差带回阴间,还有可能受到判官阎王爷的重罚。你杀了我倒是痛快,在阴间受尽折磨,我不甘!”

    看它的样子似乎没说假话,我想了想后说道:“那有什么方法能送你离开这里吗?”

    “我之所以留在此地,一方面是为了巴结梵逻鬼,但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尸骨也在此地,我生前是此地的女工,但死后尸体没有彻底被火化,埋入土中,如果你能将我的尸体挖出来送到外面,或者干脆一把火把我的尸骸给烧了,那我也都可以得到解脱。如果你能做到这些,我可以考虑告诉你召唤阴司鬼差的方法!你再怎么威胁我都没用,你无法想象在阴间受折磨的样子,不仅仅是阳间所想象的所谓刀山火海,还有很多的折磨比那些都要严重无数倍,没去过阴曹地府的人永远都想象不出,阳间是多么的美好,而阴间是多么可怕。”

    羽鬼说完后彻底闭上嘴不言语了,我抓着莫坦教的钱币,该知道的情况基本都了解清楚,我回头想了想后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有什么方法可以帮我抓到殉婴?”

    羽鬼在十来分钟后飘离了我的牢房,砖头疲惫地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而我则坐在床上看着地面,既然暂时动不了大的,那我就从小的开始下手!

    ps:今天第二更送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