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九十六章,狱友

第一百九十六章,狱友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蹲号子的日子不好受,里面和想象中不同。没人在乎你过去多风光,曾经是什么大人物。有钱的还能过的好一点,没钱的就只能忍受。

    在号子里,只有有钱有关系的人才能住单人牢房,设施也很不错,据说吃的东西也和我们这些人不同。和我住一间的是个中年人,身材特别魁梧的那种,背上还有伤疤,脸上还有纹身,一看就不是善茬。

    我进去的第一天,分配到他的牢房时,狱警就警告我,让我夹着尾巴做人,别当刺头。

    “你因为什么事儿进来的?”

    晚上,睡我对面的中年人问道。

    “我杀人了。”

    躺在床上的我开口回答,床板很硬,被子却很薄。房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臭味,估计是后面的茅厕传出来的。

    “哈哈,你这知识分子模样还杀人?咋回事啊?”

    他笑了笑问道。

    我皱皱眉头,这件事我不想再提,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说。”

    对面的大汉微微一愣,片刻后忽然扑了过来,我吓了一大跳,伸手往外推,这家伙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接着摸出削尖的木头顶住了我的脖颈低声喝道:“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这是号子里,可不是外面的大街,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样都可以的地方。在号子里就得懂号子里的规矩,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明白吗?”

    我喊不出声音,这家伙力量贼大,心里不愿意服气,举起手一拳头打在了他的鼻子上,这家伙没想到我被利器顶着脖子还敢还手,顿时大怒,举起拳头对着我鼻梁很砸,两下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鼻骨可能断了,先是剧痛,接着是火辣辣的刺激感。

    巡逻的警卫发现了情况,及时阻止将我们给拉开了。

    “呵,9528,第一天进来就打架是吧?胆儿够大的啊!不好好治治你还不成了,关禁闭!”

    9528是我的号码,接着先拉着我到医务室简单包扎和处理了一下,纠正了鼻梁骨后就被关进了禁闭室。如果在录像带里看见禁闭室时不会紧张,那是因为拍戏里出来的禁闭室都并不暗,我进去过真正的禁闭室,那是我不想进第二次的地方。

    潮湿,满地都是烂泥,还有粪便和尿液的臭味,墙壁的缝隙中还不时地有虫子爬来爬去,没有光,没有窗户,完全漆黑的一个小屋子。

    你甚至没办法完全躺下来舒展身体,只能靠着墙壁坐下。

    那种被漆黑包围的感觉或许旁人无法体会,在最初的十分钟里你也许还很平静,甚至如果没有那些臭味和虫子的话你会非常享受。但当你过了最初的半小时,当还是看不见光,甚至睁开眼睛都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时候,你才会体会禁闭室这三个字真正的可怕之处。

    我们生活在一个到处都有光的地方,月光,路灯,霓虹灯,日光灯,车灯。光带来希望和安宁,但当这一切都消失了之后,面对彻底的黑暗,那希望会如同奔腾的流水般转眼消失不见。

    再细小的声音都能听的很清楚,听力仿佛一下子变的非常出色。虫子们在石缝间爬动的声音会清晰地传入你耳朵内。甚至还有牙齿咀嚼的响声,我开始不断地拍打自己身体,脑袋,衣服,害怕这些虫子钻入我的身体内。

    但当禁闭超过三个小时,人就会出现幻觉。

    我蜷缩着身体,捂着耳朵,想让自己不去听那些可怕的响声。但这却帮助不了我,因为幻觉是我自己大脑所产生。

    “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是好人,你要偿命,为什么你还活着!”

    “你也该死,杀人偿命,你错杀了我,你也该死!”

    我清清楚楚地听见老大爷的声音,但这个声音里已经没了那种温柔的感觉,而是充满了可怕的质问,他在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仿佛就在我四周有魂魄在飘浮,我蜷缩的更紧了,甚至不停地颤抖身体,痉挛加上冷汗,身体传来一阵阵寒意。

    我害怕了!之前天不怕地不怕,以为自己和孙猴子似的我真的害怕了。

    伸出手疯狂地敲打禁闭室的门,嘶哑地喊叫起来:“放我出去,求你们了,放我出去!太黑了,我害怕!”

    那些嘴硬的说自己多么厉害,那些凶狠地说自己血性坚强,那些浮夸地称自己喜欢黑暗的人。其实并不真正了解恐惧这个词。

    年轻时候总不懂事,而最不了解的却是自己。

    没有经历过风雨,便没有资格称自己已经看穿了这个世界。

    第一次紧闭关了我足足十二个小时,我在恐惧中晕了过去,醒来后还是黑暗,那种在漆黑里摸索绝望的感觉仿佛可以扭曲我的心灵。

    “咔……”

    禁闭室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外面有光照在我的脸上,我几乎站不稳,趴在地上呕吐个不停,但因为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吐出来的都是唾液,整个胃痉挛似的抽搐,扶着墙想站起来,但双腿却软的没力气。被旁边的警卫扶住后拉了出去。

    “下次别犯事,如果再犯事,就关十八个小时听见了吗?”

    说完他狠狠地敲了一下铁门,我蜷缩地躺在床上,片刻后那个和我打架的大汉走了进来,他看起来情况也不是很好,但比我强些,至少自己还能走的动道,而且坐下后还能平静地喝水。

    “小子,不错啊。”

    他瞄了我一眼,开口说。

    我没说话,傻愣愣地看着地面。

    “我知道你的感觉,说老实话,第一次被关禁闭的时候我吓的在裤子里拉了泡屎。你失禁了吗?”

    他又问。

    我依然不说话,但微微摇了摇头。

    “这点上你比我强,其实关禁闭没什么了不起的,单纯就是黑点看不见光也没关系,但你应该也听见了吧?禁闭室里那些声音。”

    他端着水杯走过来,望着我说。

    我一愣,看向他的同时皱起了眉头,随后点点头,虚弱地说道:“我听见被我杀了的老大爷在对我说话,那应该是幻觉。”

    “哈哈,每个关禁闭的人都这么想,但我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幻觉!”

    他说话间往外面看了看,接着勉强笑了笑开口道:“我挺喜欢你的,至少这牢里敢和我动手的人不多,关禁闭还能比我强的更是没有。你这脾气和我挺对付,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保证你在这号子里安安稳稳过日子!”

    “我需要付出什么?”

    我皱着眉头问。

    “我和狱警混的还可以,有几个也算是能说上话。我让他们查了查,你是被判防卫过度,就关两年是吧?”

    他居然查过我的底,让我有些意外,慢慢坐起来,点点头道:“是的,两年。”

    “我要在里面蹲五年,今年是第二年,所以你比我早出去。我也不要你帮我做什么坏事,我老家还有个老母亲,腿脚不好。你帮我照顾一下,寄点生活费给她,这就成。”

    他这个要求也不是很过分,这家伙前后态度转变之快让我有些不适应。

    “咱们前一秒还在打架,后一秒你就找我帮忙,没什么企图?”

    我奇怪地问。

    “我这么和你说,同住一间牢房,以后就是自己兄弟,你比我早出去能照顾我家老母亲,那就是恩情。我这人是有恩必报,懂吗?”

    他说话间坐回了自己的床上,此时外面的警卫开始巡逻,马上要宵禁了。

    “你叫什么?”

    他忽然问道。

    “我叫巴小山,你呢?”

    我想了想后如实回答。

    “我叫董浩然,不过朋友都叫我砖头,山东临淄人。”

    ps:今天第一更送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