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一百九十章,真面目

第一百九十章,真面目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十分六合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但我总觉得当胖子说出女鬼已经被灭的时候门卫老大爷的表情有些古怪。

    我站在树林子里,等了几分钟后再走出来,我和胖子只进过门卫老大爷家的外屋,值班室是分成里屋和外屋两间。我总感觉门卫大爷这间里屋可能会有秘密。

    他站在门口抽了根烟,神情显得有些憔悴,眼睛望着学校的方向好似非常空洞。

    这样一个看起来上了岁数,而且无儿无女的老人怎么看都不会和灵异事件有关系。或许是我想多了,这几个月经常发生古怪状况,加上我经历了好几次死劫,神经太过紧张,肯定会影响我的判断。

    世界或许没那么复杂,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

    等了几分钟,老大爷叼着烟走回房间后,我慢慢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心想:还是算了,我没理由去怀疑人家一个在学校工作那么久的老人家。

    走到门卫间,本来想和老大爷打声招呼,接着就走。可探头一卡你,老大爷不在外屋,想来应该是进里屋去了。我轻轻叩了叩门,也没看见老大爷走出来,想了想,总感觉心里过意不去,就推开门走了进去。走到里屋门外,正准备说话没曾想这么一抬头居然看见门上贴着一些奇怪的纸片,这些纸片并不显眼,贴在门框上一圈。不靠近的话是发现不了的。

    什么纸片啊?

    我心里奇怪,凑近了这么一看,神色瞬间大变,整颗心也跟着沉了下来,贴在门框上的纸片居然是一些樱花状的符纸!

    这些纸片太熟悉了!在过去几天时间内我看见过数个类似的咒印,日本兵的头骨上,那些孩子的身上,黑影所变化的咒印。所有这些樱花状的符纸出现的地方都会发生灵异事件!

    我刚刚打消的怀疑念头此刻又萌生了起来,老大爷绝对和这一连串的事件有关系。

    我将右手背在身后,握住了图山刀的刀柄,左手敲响了老大爷里屋的房门。

    “咚咚咚……”

    几声响声传来,里面传来老大爷的呼喊声:“来了来了,谁啊?”

    他打开门,一眼看见了我,微微一愣随后笑道:“东西找到了?咋还不回去呢?”

    我往后退了一步,左手举起就,手指夹着一张樱花状的纸片说道:“老大爷,这纸片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他看着我手指上的纸片,却并没有任何异色,笑道:“这是我的一个小爱好,平时喜欢剪剪贴纸,有时候会送给小朋友当玩具,被你看见了啊,剪的不好,哈哈。”

    坦荡的表情让我一瞬间感觉是自己误会了他,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看着好玩,您剪的挺好的,送我一张,我拿回去玩玩。”

    应该不是他,笑着转身朝外走。就在走出两步之后,整个背部的汗毛忽然间完全竖了起来,这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仿佛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我猛然回头同时拔出图山刀,老大爷手上握着剪刀正刺向我的脸,正好被我的图山刀架住了。

    这么近的距离,我看见的老大爷却和之前有着惊人的变化,没有了和善的笑容,没有慈祥的语气,他浑浊的眼中满是杀意,那种感觉就好像恨不能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大爷,你怎么?”

    我吃惊地问道。

    “你不是早就应该看出来了吗?还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你根本就没丢东西,一直在试探我。”

    他手上力量比我想象中大的多,压着我的手不停地将我往下按,我一个大男人居然还不如他这么个老头。

    “大爷,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连连后退,竟然被其逼到了墙角。情急之下,我抬起膝盖对着老大爷的腹部狠狠踹了一下,老大爷粗没有防备,被我这一脚踢中,表情露出狰狞之色,但却不得不往后退,两者之间因此拉开了距离。

    “你到底是谁?”我戒备地看着他,同时扫了一眼出去的门口,此时距离我还有两米左右,“你和这一连串的事件有什么关系?你所说的所有事情都成真了,日本兵的鬼魂,图书馆的怪物,还有那个被害死的日本女孩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老大爷却冷冷一笑,轻轻地脱掉了披在身上的绿色军大衣,在这件军大衣下露出来的居然是一件唐式古朴的长衣,风格偏向日本,在唐朝时候经由日本遣唐使传回日本国内,之后变成了日式服装。黑色的底子,宽大的袖子和类似套裙的下摆,以及一根长长的束腰带。在我查阅的资料中,很多日本阴阳师都穿过类似的服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阴阳师的制服。

    “你是阴阳师……”

    我吃惊地说。

    “既然都到了这步田地,我也不瞒你了。我的确是日本的阴阳师,而且我在很久之前就来了中国,参加过二战,之后还在这个学校教过课。那个被害死的女孩儿,就是我年幼的女儿!”

    此话一出,我顿时吃了一惊。

    “不对,如果你那时候就有女儿,而且还参加过抗日战争,那你应该至少七十岁了,现在的你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

    我还是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这就是咒术的力量,可以让我看起来更年轻,更有活力。当然,对我帮助最多的则是我的复仇心!当年我带着女儿来这里教书,那时候没人知道我有阴阳师的身份,我也不准备对外人提起。我是个和平主义者,即便当年被日本军部逼迫着做了一些错事,但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用所有力所能及的方法来弥补过去的错,但为什么你们就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呢!我和女儿住在看不见太阳的房间里,也拿不到什么钱,甚至无法给我女儿买件像样的衣服。受尽了白眼,吃尽了苦头,但我都能坚持!但为什么你们要夺走我的女儿,那年她才十六岁,我回家看见她的时候,她赤裸着身子,吊在墙壁上。死了,我所有的希望都死了!难道我做过错事就一定要受到惩罚吗?”

    他大声地冲我呼喊,声音已经沙哑,然而面对他的我却说不出话。不同的时代总会留下不同的错误,而这些错误往往会落在人们的身上,苦难最后会酿造成可怕的仇恨。

    “我消失了三年,之后改换身份,学习汉语,甚至尽量改变自己的容貌。回到学校做了一个看门的工作,在那段日子,我利用阴阳咒术杀掉了欺负我女儿的人。现在的我,和照片上过去的我已经迥然不同,我放弃了我所有的过去,我的名字,我的家庭,我的身份,就是为了报仇。”

    他摸着自己的脸,就像是在摸一张戴在脸上的面具。

    “既然你已经报仇了,那为什么还要对这些孩子出手!”

    我厉声问道。

    “不仅仅是这些孩子。”说出此话时,我似乎在他脸上看见了一丝恶魔般的笑容,“我对每一届孩子都动过手脚。”

    “什么意思?”

    我整颗心都震动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

    “就如同我话里的意思,从我在这里开始当门卫算起,每一届进入学习的孩子中都会有一两个被我下咒术,变的痴呆。不过从来就没有家长或者老师注意到他们是中了咒术才变成这样。这是个没文化的国家,尤其是这些农民,有些人甚至自己都不识字,他们想象不到自己孩子的变化居然是人为的。因此,即便我出手那么多次,可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直到这一回。”

    他冷酷地说出了一件可怕的事。

    ps:今天第三更送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