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七十八章,鬼上身

第一百七十八章,鬼上身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猝不及防下的攻击打了个正着,药渣子糊了王老师一脸。她惊讶地往后退,嘴里不断发出尖叫。我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防她的眼睛,眼下看来她和学校里的黑影脱不了干系,万一也会定身的法术那我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啊!”

    她伸出手拍打自己的脸,想要将涂在脸上的药渣去掉。但还没来得及将药渣完全去掉,我已经冲了上去,用尽全身力量将王老师往后推,接着按在了墙壁上。一只手蒙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拿出莫坦教的钱币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随后用手托住她的下巴。

    莫坦教的钱币一入其口顿时发挥作用,王老师挣扎的很厉害,没过几秒钟耳朵和眼睛就开始朝外流黑色的水,像是血,但又比血要稀一些。同时她的颤抖更加剧烈,指甲深深地刺进我的皮肉中,疼的我快叫出声了。

    “他娘的,给老子出来!”

    我嘴里骂道,可没想到这上了王老师身的家伙力量却突然变大,猛地推了我的胸口一把,将我整个人击飞了出去。

    我撞在后面的墙壁上,胸口憋着一股气,差点没晕过去。抬起头却见王老师伸手将涂抹在脸上的药渣子全部抹掉,张开嘴将已经变的发黑冒烟的莫坦教钱币吐了出来。好家伙,看来是个硬茬子。

    “该死的臭小子!”

    王老师说话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听着就像是一部扭曲的留声机,断断续续,却又带着撕裂卡带的感觉。

    但好在这个附身在王老师身上的家伙似乎没有本事定住我,至少我看她眼睛的时候没事儿。既然没办法定住我,那我要对付她可就容易多了。

    直起身子顺了顺气,我冷笑一声说道:“你上了人家的身不肯出来,到底谁该死?哦,忘了,多半你已经死了。”

    王老师脸色铁青,头顶上的灯泡突然爆开,背后的窗户更是在狂风的吹动下裂出无数的碎痕。阴风不断地在耳畔呼啸,那个阴沉的声音从王老师的口中喊出,说的话我却听不懂,听着怪渗人的。

    “操,真以为我好欺负!”

    我拿出铃铛摇了摇,王老师脸色大变快速后退,我趁机向前走,从身上摸出几张之前为了抓双面怪犬而从韩前辈那里弄来的符纸,这些符纸据说都有驱邪之力,应该能派上用场。

    王老师急忙后退,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但却不时地听见从她口中发出的喊叫以及那双在漆黑里跳动的绿色鬼眼。

    “跑不掉的!”

    我加快脚步,本来中医馆就不是很大,没走几步就到了大厅内,王老师跳到柜台后面,和我对峙。

    “你跑不掉的,出来!”

    我大喊一声,却将手背在了身后准备做点小动作。没曾想,此时一股剧烈阴风刮过,将大厅外的大门一下子给吹开了,刹那间恐怖的阴气扑面而来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趁此机会,王老师一跃跳出了柜台快步朝门外冲!我急忙追上去,但跑到门口却见一道黑烟从王老师口中飘出,转眼间冲入黑暗内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王老师自己则摇摇晃晃地摔倒在地。

    我走上前,用手探了探王老师的呼吸,虽然有些虚弱但人还活着,应该是被鬼怪入体造成气虚,回家调养几天就好。背着王老师去了附近的派出所,扯了个谎后赶回了学校。没想到沈梦恬已经回家了,这姑娘看起来胆小,但其实还挺勇敢。

    我坐在老大爷的门卫值班室了,他发了根烟给我,说道:“抽根烟再走吧。”

    我也没拒绝,点上烟坐了下来。

    “小伙子,你到底是干哪行的啊?”

    他好奇地问。

    我想了想觉得也没必要对个老人家撒谎,便如实相告,当然说的更委婉一些。

    “哦,没想到天下间还真有那么多怪事儿。不过咱们中国历史那么久,很多怪事的确没办法解释。当初我就觉得图书馆不对劲,没想到还真藏着脏东西。那以后咋办?总不能让孩子们在这么个环境里读书吧?”

    老大爷有些忧心忡忡地说。

    这事儿我就管不了了,能做的也就是早些将鬼怪给抓了。

    “大爷,除了图书馆有猫腻外,学校其他地方是不是都干净?还有啥传闻吗?”

    听我这么一说,老大爷想了想后回答:“学校其他地方都还挺干净的,要是三天两头闹事儿的话恐怕也没有学生来上课了。不过我上班的这些年却见过几次日本鬼子。”

    “嗯?日本鬼子?这怎么回事啊?”

    我奇怪地问。

    “上回不是和你们说了吗?咱们学校以前是日本人的地方,后面还有碉堡,甚至有人在里面发现过尸骨。因此有些鬼魂之类的也不稀奇,这几天看不见了,但是早些时候在学校里巡逻,晚上的时候还能听见黑暗里有日本兵说话,说的是日语,叽里呱啦地听不懂。有时候还突然会有枪响,当时有几个值班老师都听见了,吓的够呛。不过,最厉害的是有一年夏天,下大雨打雷呢,学校放假了,值班老师也都不在。我一个人来上班,下午四点多天就一片漆黑。我穿着雨衣拿着手电筒去学校里巡逻。没想到在学校后面的操场角落里看见有个人!”

    老大爷说的还挺详细,此时抽了口烟,缓了缓后继续说道:“我一看有人翻墙进来,那还了得?就急忙走上去喊他,没想到这人也不搭理我,就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当时雨很大,站的远了根本就看不清楚。可等我凑近了一瞧,脸色顿时变了。那个站在角落里的人居然穿着军服!”

    听到此话我也愣住了,急忙说:“军服?那是个日本兵?”

    “我当时也有些害怕,没敢过去,就站在比较远的地方喊话。他不搭理我,在雨里站的很直,像是当兵的在立正。后来天上忽然一道闪电打下来,我就看见那个日本兵的一下子从眼前消失了。”

    老大爷这事儿说的离奇,早些年故宫据说也有这样的传闻,听说打雷的时候会出现宫女或者太监的身影,目击的人还不在少数。

    “那之后呢?还见过吗?”

    我急忙问道。

    “没见过了,之后太平了很久,这是唯一一次出事。想想也许是个劫难啊,社会在变,老东西要淘汰,兴许就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有那么多怪事发生。”

    老大爷话里有话,说的意思大概就是改革开放后很多地方因为发展而变迁,旧时的房子被拆掉,有很多人说一年不回北京或者上海你还能找到自己家在哪来,但是三年不回来,那估计你连路都找不着了。

    和老大爷聊了几句,嘱咐老大爷早些休息后我自己回了家。离开学校的时候是晚上十二点半,别看前后折腾了那么久,也不过才过去了两个小时。路上没什么人,公交车肯定也没了,从这儿走回去估计要两个小时,期待能有辆出租车来,或者有开小电驴的来接我也好。

    沿着路走了一段,晚上安静的很,后面是农田,大陆上鬼影子都看不见一个。却没想到,我走着走着,后面忽然传来了喊声:“喂,前面的朋友等一等。”

    我一愣,停下脚步回头看去,一个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背心,梳着大背头的男子正快步赶上来。长相还挺帅,个子得有一米八,白白净净但却不显得单薄,肩膀很宽,估计练过身体,身材线条很不错。

    “你叫我?”

    我奇怪地问。

    “当然,这大马路上就只有你,不叫你叫谁?”

    他笑着说,笑起来的样子还挺阳光帅气的。

    “那你叫我干嘛?”

    我又不解地问。

    “哦,我摩托车胎爆了,大半夜的也没地方修,走回去比较远,一个人感觉挺无聊的,正好看见你就叫住你聊聊天咯。”

    他开口回答,感觉说话的口气还挺实在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