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七十章,冷漠的孩子(1)

第一百七十章,冷漠的孩子(1)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我和胖子读书时候的小学,好多年没回来了,前几次也只是从门前经过。变化还是挺大的,原本木头白漆的牌子变成了几个铜质的大字,大门也换成了铁的。小学四周开着几个小店,卖点小孩儿的文具爱吃的零食之类的。

    唯一没变的就只有小学门前那棵大树,过去我和胖子总是被分到打扫学校门口的包干区,胖子小时候有个坏习惯,想撒尿的时候经常就地解决。过去打扫卫生的时候,经常躲在大树后面,我还要帮他望风,闹出过不少笑话。

    “老早前面是一条小河,你还记得吧?咱们几个家伙那会儿经常在夏天到河里摸鱼,就只有你丫的不怎么会游泳。”

    胖子笑呵呵地对我说道。我点点头,现在小河不在了,已经变成了水泥路,听说过阵子还要和后面的商业街连通起来,反正社会在进步,但一些老的东西却渐渐被遗弃。

    看门的大爷还在,不过年纪已经很大了,留着白胡子,脸上皱纹很深,我俩走到门卫间,他瞄了瞄我们忽然笑呵呵地说道:“哎呦,是你俩小子啊。”

    “嘿,大爷你还记得我们啊?”

    胖子笑哈哈地问。

    “记得,当初学校里就你俩最调皮,摘学校的石榴,还往校长办公室里扔泥巴。特别是你这大胖小子,当初老在门前的老槐树底下撒尿,我都偷瞄看见好几次了。要是寻常的学生毕业了我也记不清,但你俩这么淘气,我哪能忘了?”

    几句话后又说到胖子撒尿的事儿,羞的胖子急忙挥了挥手喊道:“那是老早,坏习惯早就改了。大爷,我们今天是来见沈老师的,沈梦恬老师。”

    “沈老师啊?咋的了,你俩谁和她处对象呢?这姑娘不错,学生喜欢,对人也和善,还经常和我说说话给我带点水果啥的,是个好姑娘。”

    大爷笑呵呵地说着,看来沈梦恬在学校里的口碑还真是不错。

    “不是处对象,她叫我们来的,约了今天见面。她在几零几啊?”

    我急忙摇头说道,大爷点点头往里面一指说道:“里面第三排,三零一,你们进去吧。”

    学校里还和我们俩小时候差不多,回母校这种感觉其实说不上有多好,毕竟我俩不算是优秀的毕业生。在那个年代,能靠上国营单位混饭吃算是不错,要是干个体户发了小财就能得瑟。我和胖子怎么着都只能算是无业游民,勉强攀得上小商小贩的门槛,因此回来也没啥光荣的。

    望着三三两两的学生从我们身边走过,红领巾飘扬的感觉还挺好。我开口问:“胖子,你的红领巾还在吗?”

    “早他妈不知道塞哪里去了,咋了?别和我说你的红领巾还留着。”

    其实我红领巾还真的保存在衣橱里,只是没好意思说,笑了笑糊弄过去了。

    第三排三零一,老师办公室那时候也不是特别舒服豪华,一般都是水泥房加木头门,那个年代老师的待遇也就一般,主要是牢靠稳妥,比外面少了几分勾心斗角。

    我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一句:“请进。”

    推开门,抬眼便看见坐在办公桌旁改卷子的沈梦恬。

    “哪个班的学生啊?”

    她没抬头先问道。

    “是我们,许先生让我们来的。”

    胖子在我身后说道。

    沈梦恬听到声音抬起头看见了我俩,先是微微一惊,接着急忙站起来说道:“我还以为是学生呢,你们坐,我给你们倒点茶。”

    她显得很客气,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过来帮忙的缘故还是因为我们救了她的关系。

    这里要说一下,沈梦恬从宣明寺出来后休息了一段时间请了病假。当然宣明寺的事儿她也没提,大约一周后就开始恢复上班。听许老先生说,她家里条件还不错,父亲和许老先生是旧识,现在是一个国营厂的厂长,母亲是厂里的会计。家里小车也有,房子也有,比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日子过的舒服多了。她本人没有什么野心和大的志向,就想安安静静的上课教书育人。

    “你不用忙了,我们问点情况。”

    我开口道,沈梦恬点点头,坐回了办公桌旁,接着说:“是许伯伯让你们来的吧,昨天他给我打电话了。事情我大致的整理了一下。”

    “嗯,你先说一下事情的经过,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沈梦恬点点头,组织了一下措辞后开口道:“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我现在教三年级的学生,一个班级25个人。都是附近居民的孩子,具体的事件是从一周前发生的,学校里一个孩子请了病假,一天后来了学校。这个学生平时很调皮,经常不服管教,上课的时候小动作也很多也经常偷偷玩玩具。是个精力特别充沛而且有些小叛逆的孩子,可在生病回来后却变的异常安静,上课也不再说话,经常双眼无神的发呆。我起初没有发现这种情况,还是其他任课老师先和我说。感觉这个孩子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我作为班主任就找他聊了聊。发现他神智还是比较清楚的,和我对话也能顺利进行但总感觉特别安静,像是一下子变成熟了很多。给我一种好像在和大人聊天的感觉。”

    听到这里,我和胖子开始发现事情不对劲,开口问道:“只有他一个人是这种状态吗?”

    “并不是,我约了他的父母见面,但这个孩子的父母工作比较忙一直在调整时间。但这几天内,班级里陆陆续续有其他的孩子也开始请病假。周期不长,都是一天就回来上课。可这些孩子回来后的状况与第一个孩子几乎一模一样。无论原本多活泼,病假回来后似乎都变了一个人。”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多心了?孩子生病后经常会害怕担忧,然后安静一段时间就渐渐恢复。”

    我提出了疑问。

    “我也有过这样的疑问,所以这一周里我约谈家访了好几个人家,发现很多家长都反应生病的孩子回家后看似一切举止正常,但经常吃完饭做完功课就躺上床睡觉,不吵不闹,甚至睡觉也不需要哄。而最初出现问题的孩子我也观察到现在,他的情况正在恶化……”

    听到沈梦恬说恶化这个词,我心头微微一颤,感觉可能有变。

    “恶化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你能具体说一说吗?”

    我开口问。

    “最初的孩子渐渐开始变的不爱说话,而且上课看似在专心听讲,但其实是在发呆走神。有一次在我课上发现他在走神,我就走过去试图教育他。但当我刚一拍他的肩膀就听见他忽然冲我大喊大叫,反倒是把我吓了一跳。我控制不了他,他就像是发疯了似的冲我大喊,但不是那种说话或者辱骂,就是孩子般的嘶喊。可班级里其他的学生却没有任何反应,反而一个个冷冰冰地望着我。就像是陌生人,或者说像木偶……”

    事儿听到这里基本上可以断定为不寻常的事件,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各自的意思后,胖子说道:“可不可以让我们到你的班上看一看,或者听你上一次课。”

    “这个没问题,正好一会儿我有课,你们就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旁听。”

    沈梦恬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这段时间我想出去看看,这是我的母校,没问题吧?”

    我站起身准备往外走。

    “没问题,铃声一响我就会去教室。”

    约定了时间,我和胖子这才走出了沈梦恬的办公室。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