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一百五十三章,病友

第一百五十三章,病友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老爷子有很多关系是我之前就知道的,可没想到能叫来个这么厉害的帮手。医生说我这个伤至少要养半个月,在第二天,胖子带着韩前辈调配的药和灵家给的解药来找我。

    进了病房便开始一言不发,坐下后等我将两个解药都吃了,他就坐在旁边看着,也没说话。这对一向屁话惊人的胖子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喂,怎么不说话?”

    我笑了笑问。

    胖子看着我,表情告诉我他没有和我开玩笑的意思。

    “怎么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问。

    他忽然伸出手拽住了我的衣领,巨大的力量几乎将我整个人从病床上提了起来,眼里如同喷火般瞪着我,脸色因为愤怒而显得苍白。

    “生气了?”

    做了那么多年兄弟,他为什么生气这一点我还是很明白的。

    “如果再有下次,你想以死来帮我逃跑,那老子就找人把你的魂招回来,然后炼成小鬼永远不能投胎。”

    我不得不说这是我听过最温情也最诡异的威胁。

    松开手后胖子坐回椅子上,沉默了片刻说道:“这几天我准备找人把妖怪的尸体给弄回来,那玩意儿肯定值钱。等你出院后找灵家以及唐先生过来谈谈生意,按照行情,这具妖怪的尸体怎么着也能卖出个十万。有了这十万,加上之前我打给叔叔的钱,以及他这些天自己借的钱或许就能先和老毛子和解,也就能回家了。”

    说起来,妖怪的尸体的确还在那片林子里,当时的情况我也没办法将尸体弄走。自己身体还需调养,只能点点头道:“那辛苦你了。”

    “别说辛苦不辛苦的,要没有你我也赚不了那么多钱,可能早就死了。洛邛喝过解药没事了,你放心吧,安心养伤,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胖子交代了几句后离开了病房。

    我躺平后看着病房的天花板,四下里很安静,不用经历生死危险的我没来由地想起了雨蝶。那日在她明明坐在轿车里,可为什么不看我一眼,是故意的吗?

    “这间病房,中间的床位。”

    护士的声音传来,似乎又有人住院了。我侧过头瞄了一眼,却意外地看见走进来的居然是我刚刚想的那个人!

    雨蝶穿着白色的外套,一只手插着吊水的针头,脸色很难看可依然难掩那份漂亮。

    身边没有人,是她一个人来住院吗?她回头看了看,正好望见了我。眼神交汇,她有些惊讶但却没有表现的有多夸张,向我点了点头,接着走到了我身边的床位旁。

    我不免有些尴尬,这间医院似乎是不分男女病房的,没想到住院养个伤居然还能碰到自己心仪的姑娘,也算是种缘分了。

    护士将病床上的隔离布给拉了起来,随后开口说道:“目前床位紧张,过几天帮你换到女同志的病房去。这几天你换衣服的时候都把帘子拉一下,或者让我们护士帮一下你的忙。”

    这个护士的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那会儿有好些护士对人是爱答不理。

    雨蝶躺在病床上,挂着水,我其实特别想找点话说说,但转念一想自己那天和她男朋友闹那么僵,也没见她出来说上几句,心里也有气索性就不开口闭着眼睛小憩。

    这样的气氛略显尴尬,过了约莫一个小时,我听见身边传来了声音。

    “你怎么也住院了?”

    雨蝶主动打开了话题,我心里还不免有些得意,还是你主动的!眯缝着眼睛,故意打了个哈欠后说道:“嗯?哦……我帮几个朋友出头,干了一架,受了伤就进来了。”

    说老实话,年轻的时候总觉得冒充黑社会特别牛逼,打架啊,出头啊,装大哥啊之类的在男孩子心里都是特别酷的事情。但其实这些话落在姑娘的耳朵里却是另一回事儿,不过那时候的我也不懂这些。

    雨蝶点点头道:“你好像很爱打架的样子。”

    我一怔,也没听出她话里的好赖,无所谓地说道:“兄弟有难,总要支援一把吧,哈哈。”

    雨蝶却不再开口说话,慢慢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这次换成我不淡定了,身边躺着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还和自己有过那么一段有的没的,怎么能就做个普通朋友?要是能发展点感情来,岂不是美哉?

    但我平日里也不算是伶牙俐齿,现在更是半天都憋不出个屁,想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那你是生什么病了?”

    说出来后我就觉得不妥,万一人家得的是那些不方便开口的病,我这么问不是让人家下不来台吗?

    雨蝶却笑了笑回答:“小毛病,没什么。”

    “哦,还是身体重要。咱们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是身体垮了,万里长征还怎么走的完?”

    我贫了几句,随后又安静了下来,这种没有话聊的气氛真让我尴尬的不行。

    “那个……你男朋友没来陪你吗?”

    我还是没忍住问了这么一句,少年时代的心,其实希望她能回答一句自己已经没男朋友了。但可惜,不过是自己做的梦而已,雨蝶摇摇头说:“他最近在外国,等过几天回国再来看我。”

    “哦……”

    心里还是失落的,但好在脸上没表现出来,亦或者表现出来了但我在尽量克制。

    有些心理学家说,男人的世界里其实是没有爱的,所有的爱其实都是对性的渴望和占有欲。

    我不完全赞同这句话,但也没有发言权,二十岁的时候我还没正经地谈过恋爱。

    不管如何,原本枯燥的住院忽然变成了一段令我偷偷愉快的美好时光!天天聊天,从一开始的尴尬到后来越来越能聊,有时候甚至聊到深夜,害的护士经常来提醒我们就寝。

    “巴小山,你说如果一个人最多只能再活个几年,那还有必要谈恋爱处对象吗?”

    雨蝶经常会蹦出一些奇怪的想法,然后立刻问我。

    我想了想回答:“我觉得是有必要的,咱们不是经常对那种身患绝症的人说该吃吃该喝喝,想干什么干什么吗?为的是啥,还不是希望他们走之前开开心心。那如果在死之前能开开心心地谈一场恋爱,为什么不可以呢?”

    “那会不会对另一半不公平?我是说自己明明要死,可还是和别人相爱,自己可以无憾地离开,那留下的爱人岂不是很可怜?”

    雨蝶摇了摇头问。

    “你这话倒也有道理,不过,我觉得事儿应该反过来想。一个人能找到真爱的概率有多大?大部分不都是浑浑噩噩地过一生吗?如果一个人可以找到自己的真爱,那么哪怕只能相爱几年,几个月,几天甚至几分钟也是幸福的。”

    我开口回答,这番话却让雨蝶沉默了下来,夜已深,我想她或许已经睡着了。

    如果不是有某个讨厌鬼出现的话,我住院的这段时光肯定会更加美好。

    在一周后,雨蝶的男朋友也就是上次那个坐在凯迪拉克里对着我让让的家伙出现在了病房中。

    “你怎么可以住在这种通铺?还是男女共用的病房!我马上让人安排,带你去香港就医,在那里住最好的贵宾病房。”

    他坐在雨蝶身边,牵着雨蝶的手满脸关切地说。

    我挑了挑眉毛,别过头去冷笑。

    “有些话我想了很久,也许是时候该对你说了……”

    雨蝶沉声开口。

    “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男子露出激动的神情。

    “我们分手吧……”

    “我们结婚吧……”

    我听见了两个不同的声音在一瞬间说出了截然不同的两句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