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 > 贩妖记 > 第一百五十二章,非凡的气

第一百五十二章,非凡的气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双面怪犬卧在了地上,雨水拍打在它的身上,在车灯的照射下能清楚地看见它身体微微地颤抖,肌肉和皮肤的痉挛反应了其内心中的黑怕。

    环绕在双面怪犬四周的黑气在来回飘荡,在老先生的四周像是有看不见的墙,黑气过不来,双面怪犬甚至不敢龇牙,就这么趴着,用祈求的眼神望着眼前的老先生。

    老先生轻轻地转动伞柄上的一个卡扣,没想到伞柄是可以拔下来的,插在伞骨架里的是一柄雪亮的短刀。他举起短刀,慢慢地插入双面怪犬的脖子内,这把短刀快的不可思议,甚至远远超过我们用的三棱刺。

    鲜血很快就顺着双面怪犬脖子处的伤口流出来,被老先生用一个玻璃瓶装了起来。

    “我想这么多应该够了。”

    他晃了晃手上的玻璃瓶,我们仨九死一生都没做到的事,人家轻轻松松几秒钟就给搞定了,真是不服不行啊。

    老先生转身走过来,将血瓶封好盖子,塞入了我的怀中。随后说道:“请你再等一下,还需要处理了这头妖。”

    他再度转身走回去,双面怪犬依然趴在原地没有动,亦或者说是不敢动。

    “妖不能进入人类的城市,这是近千年订下的规矩,如果破了戒便要死。”

    听到他的话,双面怪犬仰起头又低声呜咽了几句,像是在抗争,四周的黑气又不安分地躁动起来。

    “规矩便是规矩,就如同法律。因为这些规矩才造就了今天的世界,也因为这些规矩才使得秩序得以保存。你犯规了,就该接受惩罚。”

    说话间他将手里的短刀点在了双面怪犬的脑中央,双面怪犬的呼吸立刻变的急促起来,它的气也跟着开始焦急躁动。

    “嗷!”

    忽然间,这怪物低吼一声,从地面上猛地蹿起,竟然张口向老先生咬了过去。果然这犊子肯定不愿意就这么了断一生,血盆大口几乎已经咬住了老先生的脖子,可就在这个瞬间,短刀上雪亮的光芒忽然一闪,四周的气突然急速运转起来。

    也许一秒钟都不到,亦或者是更短的时间,短刀已经刺穿了双面怪犬的脖子,鲜血顺着短刀的刀柄往下流,滴落在了泥土中。而张开嘴的双面怪犬甚至还来不及闭上自己的嘴巴,身子就已经不受控制地倒下。

    由生到死,从活着变成尸体,这样的变化快的让我瞠目结舌。

    老先生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盖在了双面怪犬的脸上,接着又用短刀以迅雷之速刺穿了怪犬的心脏,两刀,彻底让这头差点弄死我们仨的怪物没了任何生机。

    天空的大雨渐渐停止,阴冷的大风也不再吹过,老先生插回短刀,将雨伞收起,转头看着我说:“巴先生,你是想自己回去,还是让我送你一程?”

    我还没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缓过劲,看了看地上怪犬的尸体,又望了望老先生微笑的脸,感觉着再次变平静的气息。

    这一刻,脑袋真的是一片空白!

    白色的轿车,应该很贵因为内饰非常豪华,我不太懂车,这方面还是要问胖子,但也见过凯迪拉克这样在那个年代称霸一方的豪车,可和眼前这辆比似乎还要差一些。我坐在后座,几乎是半躺着,老先生开车还算稳,透过后视镜瞄了瞄我后微微皱眉头说道:“对不起,请原谅我有些无礼,不过你能不能不要把血弄到我的座椅上,那是真皮的,如果沾了血迹很难洗。”

    我当时心里那叫一个不爽,自己都快被弄死了,居然还被要求正襟危坐,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我也不想……”

    车子微微摇晃,我的睡意很强烈,说话时候都显得虚弱。

    “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不会睡觉,你流血过多体温也一直在下降,睡着后体温会更加低,那样会没命的。从我们出发到最近的医院一共需要大概四十分钟,因此,我们可以聊一聊天,或许能帮助你度过这段困难的时间。”

    他说话语速很快,但听的很清楚。客气的有时候不像是位老先生,倒像是某个刚刚踏上社会的文弱书生。如果不是我已经见到了他杀死妖怪时候干净利落的手段,我或许会蹬鼻子上脸般以为自己能克住眼前的老先生。惨笑了一下,开口问:“您是崔老爷子的朋友?”

    “算是吧,过去有一些焦急,他是个有趣的人。”

    开车的老先生点点头回答。

    “那您又是什么人?我知道你来头很大,也一定是道上的高手,还望赐教。咳咳……”

    说话的同时我还在咳血。

    “对不起,我的来历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那样对你没有好处。”

    他显得很神秘,闭口不谈。

    “好吧,你和老爷子怎么认识的?”

    我脑袋很晕,开始随口发问,也不怎么过脑子。

    “淮海战役,他跟随部队进上海,我们那时候认识的。”

    回答的简单明了,我笑了笑开口问:“您这里有烟吗?想抽一根。”

    老先生抽出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烟盒,铜质的那种,只有特别讲究的人才会用。他打开后我拿了一根。

    “打火机在你的左手边,抽烟的话请打开窗户,我不希望烟味留在车子里。”

    我严重怀疑这老头有洁癖,叼着烟,点了火,一口入喉整个人仿佛活过来了似的,这烟丝很好,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抽到不同的烟。

    “这烟真不错……”

    我由衷说道。

    “看起来你的情况好一些了。”

    马路上没有任何行人,我们已经驶离了泥泞的山路,正式进入平坦公路,车速也跟着往上提。

    “谢谢您救了我……”

    这句话刚刚一直没说,我望着他的背影,真诚地开口。

    “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欠崔先生的一个人情,现在还上了。”他停顿了一下,随后仿佛有感而发般开口道,“我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你几句,不要做自己力量之外的事,也不要奢望自己无法抓住的财富。不是每个下大雨的夜晚都有人会来救你。”

    我一愣,却没有辩解,车子在路上飞驰,而我靠在座椅上慢慢闭上眼睛,终于还是睡着了,而这一觉睡的却相当漫长。

    梦境内,我看到那曾经追赶灰狼的巨大黑影正朝我飘来,它离我很近,却没有变成怪物的样子。我想后退,但身后却是一堵坚不可摧的高墙,无路可逃,甚至连一件可以用来防御的武器都没有。

    它飘到了我的面前,缓缓停下,隔着漆黑凝望我。

    “你还想杀我?”

    我开口问。

    但没有回答,双面怪犬的脑袋从黑气中透了出来,看向我的眼睛里却没有了任何凶恶,只有悲痛和可怜的绝望。死亡之后,才知道生存的意义。但可惜生命只有一次,这一生的死,便等于结束一切。

    我伸出手想触摸它的脸,但眼前的画面却如同被大风吹散的尘埃不见踪影。

    猛然间睁开眼睛,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漆黑一片,周围传来其他几个病人的鼾声,我试着坐起身子但身上绑着绷带,尤其是我已经骨折的那只手,此刻石膏又换了。

    我深深呼吸,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绷带勒的很紧,但至少我还活着。

    又一次死里逃生,仿佛一场噩梦醒来。有人说经历的多了自然就会变的麻木,我想我已经开始麻木,醒过来后看见的是病房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轻声叹息道:“看来又要在这里住上一阵子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