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下家

第一百一十二章,下家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珠子所说的这些传言,我听着就像是武打小说里的情节,感觉不怎么真实。

    “照你这么说,那我们的死活就没人管了?”

    胖子有些急眼,我们一直等着灵家那边给解药,没曾想现在还是命悬一线的样子。

    “我托朋友替你们问问灵家,灵焸这个人还是很讲信用的,我相信他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既然他答应了要给你们解药,那应该不会食言。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实在不行我带你们去一次灵家,上门要解药。灵家有头有脸,不至于欺负你们俩小辈。”

    珠子这些话说出来是为了让我们宽心,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却没再继续说下去。

    “倒是我们那批货,明天约了几个下家,你们要来看看吗?顺便开开眼界。”

    贩鬼卖妖这个行当,要学的东西很多,很多人认为最重要的是学习如何抓住土兽鬼怪,自然,这方面是一大难关。但在珠子他们这些老手看来,最难的却是如何与人谈生意。生意经涉及的方面很广,与人交流之中有不少门槛是需要历练才能明白的。

    简单点来说,练了一身好功夫的人不一定能在这个社会上混的好,而混的好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最能捉妖怪的人。嘴皮子也是本事,识人善辨也是能耐。

    “行啊,明天几点?咱们哪里碰头?”

    我举着酒杯问。

    “明天中午吧,你们先来找我,到时候我带你们过去。就你们仨来,别带其他人。做这种交易都比较隐秘,大家心里都防着点。”

    这酒喝到了夜里十一点,珠子和我们才分开,走的时候聚福酒家已经没了客人。宋老板打着哈欠送我们出的门,难得奢侈了一会儿,叫了辆出租车。当时的出租车大部分都是奥拓,也有少部分是捷达,富康之类。起步价一般在八块左右,每公里跳9毛。这价格和现在是不能比,但在当时觉得那简直是天文数字。我们平日是想都不敢想,洛邛还是头一回坐出租车。

    “嘿,我难得做回老爷!哈哈。”

    这小子傻不愣登地笑,我和胖子则摇了摇头。

    回到了胖子家,老爷子早就睡了,我们仨坐在房间里抽烟。这一次虽然赚了钱,但我们损失也不小。首先是哥几个的医药费,胖子和洛邛的伤势稍微好一些,加上老爷子有公费报销,所以花钱比较少。我这里比较严重,几天住院用了挺多。另外是手上家伙的问题,刚弄到的三棱刺掉了,兽骨匕首也在火里被烧成了焦黑色,以后肯定不能常用。这等于是一夜之间就把我从美式机械化部队,打回了小米加步枪的状态。

    “我看,过阵子咱们去早市看看能不能遇见那个尼泊尔人,等珠子那边款子到了,先给你弄把廓尔喀弯刀。就是价格贵了点,以后要是能弄到几把枪就好了。”

    胖子心心念念想要枪,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如果当时我们手上有一发王八盒子,那杀白面怪人会轻松不少。但当时已经不是战争年代,就连老爷子都搞不到枪,我们几个也别想了。

    “有机会,等咱们有钱了,可以到我老家附近的村子里收打猎的枪。好些都是自己改装的,有几把还是日本鬼子的步枪,子弹也不少。不过,就算弄到了,我们也没办法带回上海。这玩意儿被查到了,可是要蹲局子的。”

    八几年的安保措施已经相当完善,我们不得不将搞枪这个想法给压了下去。

    “另外就是这次遇到的厉鬼和僵尸,我觉得今后咱们仨肯定会遇到越来越多这种玩意儿。不学点实用的本事是不行了,胖子,我是这么想的。钱到手后,把寄给咱叔的那部分钱先去掉。剩下的钱除了添家伙之外,要想办法弄点防身的法器。就像之前我在珠子那里看见的几样法器宝贝。我们用刀可以杀土兽,但杀不了厉鬼僵尸。关键时刻,还得靠法器帮忙。不过,这其中的费用可不少,得精打细算一番。”

    当初我和胖子只是抱着要混点钱帮助他叔叔的想法,其实也没想好真要将贩鬼卖妖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毕竟还是比较年轻,说出去的话并没有太经过深思熟虑。但经历了大黑山和宣明寺这两档子事儿后,我终于发现,不认真对待,很有可能松了自己的命。前期的准备格外重要,如果下次再去探宝,势必要做好万全的工作。

    聊着聊着,夜也越来越深。胖子家的老座钟敲了一下,已经凌晨一点了。各自说了声晚安后回房睡觉,我躺在铁丝床上,却始终无法入眠。酒没到醉的份上,可脑袋却比平时还清醒。

    这一次的探险中,我已经能渐渐感觉到自己是那个带领大家的人。这不是自我良好,而是事实。胖子擅长与人交际,也敢冲敢打,但关键时刻拿主意的人是我。以后我们三个探宝,如果我拿错了主意,或者走错了路,也许就会害死这俩兄弟。

    别羡慕那些当老大的风光,其实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肩上要压多重的负担。

    这么胡思乱想着,一直到凌晨三点左右才睡着。第二天是被老爷子的咳嗽声吵醒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耳朵里传来了收音机的响声,以及老爷子严重的咳嗽。

    “您要不去看看医生吧?我让胖子陪您去。”

    擦脸的时候我对老爷子说道。

    他喝了口水,压了压嗓子后笑着回答:“不用,咳嗽还能把人咳死咯?我雪山都上去过,小鬼子都没杀死我,还能被这小毛小病地给弄了?别担心我,算命的说我能活一百岁呢。”

    老军人身上有一股气质,很让我佩服。那种真正经历过大风大浪而不是满嘴吹嘘的人,往往一言一语都能带给你震撼。

    “听说你小子把三棱刺给弄丢了?”

    老爷子眯着眼睛看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套上了体恤衫。

    “您那里还有备用的?”

    我傻笑着问。

    “没了!帮你们仨小子弄那几把军刺都是用了老关系了。也不他娘的知道珍惜,过去我们打仗的时候哪儿有那么好的武器,有时候没子弹了,就用锄头杀鬼子,你们这群败家小子。咳咳……”

    老爷子说话间又咳嗽了起来。

    “爷爷,你嗓子不好就少说话。饭我给你弄好了,回头吃的时候你放煤球炉上热一热就行。我们几个还有事,先出去了啊。”

    胖子拽着我出了门。

    珠子已经在招待所门口等着了,抽着烟,倒是挺悠闲的样儿。等我们走过去后,招了招手说道:“走,坐公交车去。路上我给你们说说今天来看货的下家都是什么路数。”

    这次珠子找来看货的下家一共有三个,但出的货只有两件。这是为了造成竞争局面,能将价格给抬高一些。

    “三个买家,这头一家是我的老相识,湖北人,是个大汉,叫关信,因为续了一嘴大胡子,所以圈子里的人都管他叫黑大胡子。他手上有几个钱,但不算是有钱的主。过去和我一样是干上家的,但这次好像是做了别人的经理人,代替别人来看货。所以用的是代理人的钱,手头应该比较松一些。”

    珠子坐上公交车后开始介绍几个下家的情况。

    “经理人?那是啥?”

    洛邛奇怪地问。

    “哦,就相当于中间人。有些买家出于各种理由自己不能露面,就会找个中间人帮忙采购,我们有时候也会做这样的生意,收取的佣金倒是也不少。”

    珠子开口解释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