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七十二章,心火引气

第七十二章,心火引气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武当五行功》可控五行之气,多简单的一句话,可真的想做到,却是难于上青天。

    调整身体内的气,本身就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很多学过气功的朋友会有些体会。

    用于老的一些话来概括,修炼身体内的气,基本分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感应到身体内有气,这一点可以说是最初级也可以说是最难。人能感觉到外面吹过的风,可却不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内血液的流动。能体会到流过的水,却无法感应器官的振动。气本身很难解释,可以理解为五脏六腑对应五行之后,因为振动而产生的某种能量。但本身玄而又玄,很难说清。感应气可不是小孩儿坐在地上,过了半天觉得肠胃蠕动就是气了。沉心静气,配合功法,还要看每个人的体质,当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内有气的时候,这不是模棱两可的幻觉,而是实打实的存在。于老说他过去见过几个天才,第一次打坐不过十来分钟,就感觉到了气的存在。而我天赋一般,在修炼了将近大半个月后才有所感应,还时有时无,只能说我没什么天赋。

    第二阶段就是开始感应五行之力,也就是身体五脏对应的金木水火土,五脏振动产生气,气在穿行于五脏之间,最后施展。于老说,能修炼到这一步就可以被称为气功大师,在圈子里也可以称作响当当的高手。因为,能将气以五行之术外放已经是常人所无法想象之事。

    第三阶段是以气御五智,达到神魂通感,而到了这一步就可以被称为入了修炼的门槛。神魂离体,招鬼唤魂都不在话下。他说道上有几位响当当的人物才能做到第三阶段,到了这一阶段在寻常老百姓看来几乎等同于神话故事里的仙人,那是极少见到的,个个都是传奇人物。

    至于第四,第五阶段,于老说的很模糊,因为似乎连他都不是很清楚。他给我的《武当五行功》其实还是基础,最多也就是能练到入第二阶段的门槛,于老自己是不是达到了第三阶段都还是未知数。当然,练气在圈子里也不算是最上乘的本领,全真教一些大前辈都是天赋异禀之人,他们手上掌握着不少稀有的功法资源,都是绝不外传的,那些才是真正的上乘本事。

    我要是想凭空点燃面前的灯芯,至少得入了第二阶段的门槛,可是我他娘的连第一阶段都没摸清楚,所谓的“气”说的神神叨叨,至今还掌控不了,怎么可能来个以气点火!

    但是情况似乎越来越紧张,黑发怪物似乎已经有所发现,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娘的,不管如何得拼一把,书里咋说的?哪个器官对应火来着?”

    那本《武当五行功》着实难背,本来就晦涩难懂,加上很多字我不认识,所以平时也没想过要硬记。握着长明灯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心对火!引发心火之气,传达四肢五脉,点火为引。

    脑子里渐渐记起了书里的话,引发心火之气,我操,怎么引发?把心抠出来吗?我是越想越气,越气越着急,现在可没时间给我盘膝入定,做不到对气的自由控制就不算入第二阶段的门槛。

    其实以我当时的本领,想引发心火的确有些痴人说梦,资质一般,心性一般,就连长相都一般的我还妄想能一步登天,第一阶段都没走稳,还他娘的想上第二阶段。

    怪物终于有所行动了,这家伙是看出了我点不了长明灯,之前一直在观察,它智商可不低,终于瞅出了我的问题,猛地扑了过来。

    雄黄救不了我,鬼虎牙齿也早就被我扔出去了,现在的我全身上下也就只剩下一把断掉的兽骨匕首,以及韩前辈送的那道符纸铃铛,但这是我最后保命的底牌,而且我也不觉得这对付一般野鬼土兽的符纸铃铛能对我面前的怪物有用!

    “引发心火之气,引发心火之气……”我嘴里拼命念叨,怪物离我越来越近,我感觉心焦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额头上不知不觉间已经冒出了汗珠。那么近的距离,从来没体验过如此夸张的生死时速。

    “快啊!”

    我心中怒吼,怪物已经冲到了面门前,一把抓住了我手里的长明灯,这厮也是聪明,不先攻击我而是想先把我那只握着长明灯的手给打伤,保证长明灯不在我手上,也能确保我没有办法再对付它。

    怪物的低吼声,喉咙里呼出有毒的绿气,四周蠕动的蛇群,还有我那只几乎要被捏碎的手。

    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很慢,慢的连我手上的痛觉也被无限拉长。心脏的跳动声,额头上落下的汗珠,一切都好像停止了。

    后来有人对我说,所有奇迹发生的瞬间,时间都会忽然变慢,纵然奇迹结束后当事人没有任何记忆,可那一瞬间发生的事却会令其一生难忘。

    而就在最危险的关头,我手上的长明灯忽然亮了!

    那微小的火苗照亮了我的眼睛,仿佛有神秘的力量可以在刹那间驱散所有的寒冷和恐惧。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火的缘故而点燃了这盏长明灯,亦或者是这庙里某种我所看不见的神秘力量在保护我。但无论如何,长明灯亮了!

    微弱的火光下,怪物急忙后退,惊恐地发出低吼,而四周盘踞着的蛇群也不断地向后退缩,我换了只手握住长明灯,慢慢地盘腿坐了下来。刚刚那个瞬间,吓的我双脚都麻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整个后背衣服全部湿透,而被怪物捏过的手痛的发紫。

    “差点死了,祖师在上,多谢庇佑,多谢庇佑……”

    我嘴里哆哆嗦嗦地碎碎念叨起来,长明灯的光芒很弱,照明的范围也很小,但至少在这圈光里我是绝对安全的。

    现在如果我举着长明灯走出去,至少有六七成把握可以安全离开,但是就这么走出去有些不甘心。其实我一直都是个挺贪心的人,这是个坏毛病。前脚还想着怎么逃跑,安全之后就立马想要反扑。这个缺点后来兄弟几个骂过我好多次,但就是死性不改。总想搏大的,当然,我虽然赌运特别差,但是搏命的运气却特别好!

    如果长明灯的火焰可以大一些,点燃这怪物身上的头发或者衣服,或许可以引火到它身上,然后将其烧死。但这是很冒险的行为,而且我也没把握能近的了怪物的身。

    怪物一直盘踞在房间的角落里,它很害怕长明灯的光,却在此时深呼吸了几口,随后张大嘴从口中吹出了一股绿气,这绿气不是向我来的,而是飘出了门外。我正奇怪这厮想干什么之时,外头忽然有大风吹了进来。这和之前在庙堂内吹来大风,熄灭长明灯的手段完全一样。

    “操,想故技重施啊!”

    我急忙背过身去,用身体护住长明灯,但阴风很大长明灯上那束火苗还是不停的抖动。

    “别熄灭了啊!”

    我心里是一个劲地求神仙拜菩萨,阴风猛烈的吹了十来秒,这才渐渐地平静下来。我回过头看去,便看到那怪物半靠着墙,显得有些吃力,呼吸也变的困难了许多。很显然,它和灵焸的一战吃了不小的亏,现在吹了十来秒的阴风就到了极限。强弩之末这个词正好可以用来形容此刻的怪物。

    “有戏!”

    我心中暗道,这家伙显然非常疲惫,伤势也没有完全康复。我或许可以拼命一搏,但必须要用长明灯的火烧着它,我看了看禅房四周,眼睛忽然落到了墙上的一副画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