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章,走婚

第一章,走婚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每个人的一生当中,都会经历一些离奇的事件,而我所经历过的,可能却比你听说过的还要离奇百倍。

    而这一切的起因,始于当年的一场“走婚”。

    我姓巴,双名小山,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有些文化却还没正经上班的社会青年。二十岁那年开春我跟随上海一个民间文化学术研讨会到泸沽湖附近考察当地民风。之所以去那里考察,是听崔震那个两百来斤的大胖子说那里有个少数民族的婚姻价值观很薄弱,可以一妻多夫,我对此煞感兴趣。

    在坐了数天火车,又倒了好几天的汽车,牛车之后,我们到了当时的目的地,一个摩梭族的寨子。

    摩梭族很少和外界来往,当地人有自己的语言和风俗。不过,因为崔震之前几次来过云南西北部走动,结识了寨子里的几个老乡,因此他们并不排斥我们。

    夜里,举行了很盛大的篝火晚会,载歌载舞的摩梭人和我们几个喜欢热闹的研究员玩的很开心。

    我记得当时崔震坐在我旁边,笑着说摩梭人有个很不寻常的风俗,叫做走婚。

    大致上是因为摩梭人是母系社会,这里不崇尚一夫一妻的风俗。白天的时候若是有姑娘看上了哪家的小伙子,就会暗送秋波。小伙子若是也中意对方,到了夜里就会爬姑娘家的窗户,敲开窗户后在窗户外面挂上某个信物,当天夜里就可以洞房。第二天,却各回各家。若是哪方忽然不喜欢对方了,就自然分开,没什么离婚手续。

    我一听啧啧称奇,这走婚的风俗听起来和大城市里格格不入,保不齐崔震这家伙带队来摩梭族寨子考察也是有这方面的意思。

    篝火晚会进行到一半,我喝了不少酒,肚子有些胀,脑袋也有点晕。起身往后面的草垛子里走,到了四下无人的地方正想方便,旁边忽然走过来一个人影,我眼前模模糊糊的,只是瞅见了一个长发的身影,其他的没看清楚。

    她绕着我转了一圈,我笑着问了一声:“姑娘,你是哪位?”

    对方忽然贴了上来,扑进了我的怀里,我立刻闻到一股子香气,当时还是二十岁的小伙子,着实有些意乱情迷,挠了挠头后说道:“姑娘,这是干什么啊?”

    那姑娘牵着我的手就往外走,我当时闻了那香气脑袋似乎更晕了,她一拉我,我立马就跟了上去,这一前一后两个人也不知走了多久。我脑袋越来越晕,只是见了前方有一座房子,她走到门边上,指了指旁边窗户口的楼梯。

    我心里想起了崔震说的走婚。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这姑娘应该是看上我了。反正这里是摩梭族,没那么多痴缠情爱,大不了过了今夜,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于是摇摇晃晃地扶着楼梯爬到了二楼,进了房间,周遭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是瞅见了那姑娘站在门口背对着我,黑色的长发一直披到地上,穿着倒是摩梭族人的衣服。

    “姑娘,我还没看清你的脸呢……”

    我笑呵呵地说,随后坐在了床边。那姑娘慢慢侧过脸,我心里正乐呵呢,感觉今天是来了艳福。却见她慢慢地靠了过来,轻轻地坐在了我的身边,我依然只能看见她的半张脸,显得漂亮清秀,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惊艳。接着香气又扑面而来,我脑袋一晕,彻底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特别舒服,梦里似是和那姑娘痴缠了也不知道多久。只感觉自己快活和神仙似的,但是第二天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距离寨子有一百多米远的树林里。

    当时醒来就有些发蒙,自己明明是跟着个姑娘走的,怎么醒过来后却在这破地方。想站起来,却觉得身子骨发软,脑袋如同要胀开一般。踉踉跄跄地回了村子,崔震见了我还追问我昨天去了哪里,我没好意思说,毕竟那还是我的头一次。

    当时的考察期大约要一周左右,摩梭人好客,第二天又是酒水伺候,我喝高了之后,那女子第二次出现,将我带到了小楼内。这一回,我依然没看见她的正脸,即便想问,但是那香味扑面而来,我就立马晕过去,醒来却还在小树林中。

    一连两天发生一样的事情,我心里觉得有些蹊跷,就偷偷地找崔震合计。

    他一听完我的话,脸色当时就有些难看,我就追问到底啥情况。

    崔震阴沉着脸说道:“摩梭族的走婚里,女人叫男人‘阿注’。男人叫女人‘阿肖’。若是两情相悦那是最好,可如果分开之后,‘阿肖’不愿意,就会去求寨子外面的老巫。老巫会给女子一种香粉,这香粉能换回‘阿注’的心。但是,每一次使用都要用‘阿肖’的血来调和。算是云南这边的一种巫术。使用的次数多了,女子就会死去。死了之后,若是冤魂不散,就会留在寨子外面,找那些她看上的‘阿注’,然后带回鬼楼里走婚。我想,你怕不是遇上这种事儿了吧。”

    我一听崔震的话,吓的心肝直颤悠,脸色也刹那间难看起来。但是转念一想,这都是民间传说,哪里能当真,说不定就是我喝的太多,连续做了两夜的春梦。

    “你要是不信,今晚要不试试,少喝一点。”

    崔震当时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蹲在地上想了想后点点头道:“反正就算死了也做个风流鬼,不怕。”

    第三天夜里,我没喝几杯,到了晚上将近八九点的时候走到了寨子外面,看了看四下无人,冷风吹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感觉的确是自己多想了。正想转头回去,身后忽然闻到一股子异香,整颗心立马提了起来。

    我想往前走,可是脚步却有些打飘,感觉脚下使不上劲。身后似有动静,一转头,便看见那长发美女又出现在了面前。女子像是说着什么话但是我听不懂。香气让我心中警惕,不敢多闻急忙屏住呼吸,仔细盯着她的脸看,却还是被那厚厚的长发遮住了,看不真切。

    她似乎也觉得我有些异样,忽然抓住了我的手,我想挣脱可感觉脑袋微微一晃,清醒过来之时,自己已经站在了小楼外面。

    她拉着我却不松手,这一次竟然直接将我拽到了门口,女子手上的力气奇大无比,我心中想着怕不是和崔震说的传说有关系。连续甩了几下手都甩不掉,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子邪火,猛地停下脚步,女子一愣,回头的一刻我将手伸了过去,一下子将其头发整个撩开了!

    长长的头发下,此时露出了一张恐怖的面容。这左边一半是个俏丽可人的少女,而另外一半居然是一张可怕的骷髅。难怪每次她都用长发遮着自己的脸,即便是我看见的也不过是其中漂亮的一半。

    我立即往后退,但是手臂被她拽着,心里虽然害怕,可是更想逃走。我就发了狠劲,拼命地捶打那只抓着我的手。

    几下子之后,这抓着我的手被我的蛮力整个敲断,却见那薄薄一层皮下裹着的是森森白骨,我也因为用劲太猛而跌倒在地。只是当时那个情况,哪里顾得上多想,爬起来后扭头就跑。

    却听见身后的女子似是又在说什么,反正我听不懂,也不想听。一口气跑出去好几百米,累的气喘吁吁,正扶着树喘气内。

    身后暮然间传来响声,我一回头,才见那可怕女子的身影竟然紧追而来,空气里又有异香飘过。吓了我个半死,还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腿脚发软,加上吸入了大量奇怪的香气,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栽倒在地。

    这一次睡的比前两次更沉,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自己正躺在寨子的帐篷里。

    崔震和几个队员正坐在我旁边,见我醒了,崔震急忙问道:“可算醒了。你都发烧好几天了,咋回事啊?怎么在小树林里迷糊了?大家伙儿找了你好久!”

    我一惊,急忙爬起来,却感觉四肢越发无力,摇了摇头说道:“你小子说的对,我他妈被走婚的女鬼给盯上了!”

    此话一出,崔震脸色登时变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