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二百二十九章,老友之死

第二百二十九章,老友之死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不是每个人都和虚竹那样吞噬了别人的功力却安然无恙,想用一个瓶子装下整个大海那是不可能的。? ? 李顿珠便是那个瓶子,而他想装下的却是整片银河。瓶子已经裂了,而且最终肯定会碎。此时的李顿珠正在往陨落的方向上走去,而且已经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他的意识开始变的不清醒,能量不断地从身体内溢出来。被吞下去的妖丹最终会将他带向死亡……

    两位地仙都没有动,以他们的阅历很清楚李顿珠最后的下场,现在不需要和他硬碰硬只需要等着他死去。而且现在的李顿珠就算只是个裂开的瓶子,可好歹内部有庞大的能量,和他动手或许会伤了自己。

    两位地仙保护着自己的“老板”退到一旁,留下李顿珠一个人站在炼丹房内,孤独而痛苦地等待死亡。

    我靠着墙看着已经不似人形的李顿珠,心情非常复杂。

    二十岁那年我就认识了他,他救过我朋友的命也救过我的命。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后来因为理念和价值观不同所以分道扬镳。但说心里话,我从来都不曾真正恨过他。甚至如果他愿意低低头,愿意承认当年是自己的错,我和胖子还会拉他入伙还会将他当成自己的朋友。

    在内心中,我其实是感激他的。可现在已经走到人生尽头的李顿珠如此痛苦,却没有人能送他一程。我不奢望自己能救他,而且我也不是烂好人更不是救世主,只是面对自己曾经的朋友如此痛苦,在我内心中我渴望给他个痛快,或许那才是对他的救赎吧。

    钟八年和玄天洞洞主都不敢上前,他们俩只剩下了三成功力,现在自顾不暇。

    珠子痛苦地呢喃,扭曲的眼睛里流下血泪,一只还算完好的眼睛看向了我,目光相交,在这个刹那我仿佛看见了他眼神深处对于死亡的渴望。

    他在恳求我,即便话说不出来,可我知道也能深切地感觉到他想解脱,想要我用手上的刀结束他的痛苦。那不单单是**的疼痛,更是灵魂在能量冲击下被折磨的痛楚。

    我低下头,现在冲出去我没把握能杀了珠子。而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等到他死亡至少还要一两个时辰,也就是说珠子还要忍受一两个时辰的痛苦。如果我和他交手,必然会受伤甚至会受重伤,那到时候钟八年他们就有机可乘。

    无论怎么算只要我出手了就肯定会吃亏,最好的方法便是看着他死,然后再出手灭掉钟八年和沙老。

    “你……”可偏偏在此时,我又听见了李顿珠的声音。他还是望着我,接着血肉模糊的手缓缓抬了起来,如同渴望一般地对我伸出手。

    “杀了……我……小山……杀了……我……”断断续续的话传来,我咬着牙手指微微抖。

    躲在不远处的众人也都商量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表示此时此刻我不应该出手了断李顿珠,得不偿失而且画蛇添足。

    但只有胖子说了一句:“你们还是不够了解山子啊。”

    他的话让众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可很快众人便看见我提着七杀鬼刀从墙角走了出来。

    “小山这是要干什么?”军龑吃惊地问。

    胖子点了根烟,叹了口气说:“他就是这个脾气,我就说了你们不了解他。这小子是个聪明人但也是个傻子,他肯定是想帮珠子解脱。”

    “可为什么?李顿珠不是早就和你们断绝朋友情谊了吗?”唐雨嫣不解地问。

    “在山子的世界里,如果他从一开始认定了一个人是朋友,那一辈子就是朋友。即便那人从背后捅了他一刀也不会改变。所以我才说他是傻子嘛,真他妈的傻……”

    在胖子说话的同时,我提着刀慢慢走到了李顿珠面前。现我的两位地仙同时紧张起来,尤其是钟八年和沙老,现在钟八年只有三成功力要是和我对上的话肯定要输,他一输那沙老的命怕是保不住了。

    “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看着钟八年和沙老说道,“我这一刀是为了他来的,等下才是你们。”

    珠子望着我出“呼呼……”的古怪响声。我将烟头吸尽随后踩灭在了地上,开口道:“珠子,咱们认识二十多年。可能曾经是朋友也做过敌人,你坑过我我也对付过你,但今天你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却如此痛苦,让我看着你就这么受尽折磨而死……我巴小山做不到。你我的关系说上一句老友也不为过,今天,我来送你一程。前程往事,恩怨因果。今日了断!”

    我在七杀鬼刀上附着白色的烈焰,右脚后撤全身的穴海运转起来。明知道这是个冲动的举动,也知道我这一去必然会受伤,但我还是要这么做!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杀!”狂吼之下我向着珠子那边狂奔,珠子没有反抗还在用最后的意念控制自己的身体,但受到威胁的妖丹自主动了攻击。可怕的冲击波扩散开来。第一道冲击波打在了我的七杀鬼刀上,我前冲的身体立即被挡住随后不断地被往后推。

    “喝!”厉声暴喝,七杀鬼刀开始慢慢切开第一道冲击波,冲击波一寸寸断裂,最终被七杀鬼刀完全切开!

    “还没完!”暗中的众人惊呼起来,因为在我切开第一道冲击波的时候,第二道由妖丹释放出来的冲击波已经杀了过来。我深吸一口气再次将七杀鬼刀劈在了第二道冲击波上,第二道冲击波比第一道更强,可怕的能量震动我的内脏和灵魂。

    “哇!”我一张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草,山子受伤了!”胖子惊呼起来。

    虽然喷血但我的脚步却没有停,一步步向前,第二道冲击波被七杀鬼刀切开。此情此景落在两位地仙眼中简直不可思议。

    “他居然打穿了两道冲击波,怎么可能?这小子到底有多强?”玄天洞洞主心中盘算,要是自己遇上的话或许在第二道冲击波来临的时候就败下阵来了,但我却将第二道冲击波也给切开了。

    而此时我已经走到了珠子的面前,第三道冲击波爆出来。

    “珠子,兄弟我送你上路!你……一路走好,杀!”咆哮声中,我将七杀鬼刀重重劈下,一向强悍的七杀鬼刀撞上了第三道冲击波,居然在这一刻出了可怕的悲鸣,它也感觉到了恐惧。

    “不要怕,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对通灵的七杀鬼刀喊道,刀锋和第三道冲击波激烈碰撞擦出了一连串火花。

    “我……”珠子看着我低声说道。

    “喝!”我手臂上的皮肤几乎都被切开,露出了粉红色的血肉和森森白骨,剧痛冲击着大脑但却更激我的意志。

    第三道冲击波在这一刻被我劈碎了!

    碎裂的能量和光影下,刀锋砍入了珠子将死的身体中,一刀落地,身劈两半。

    “谢谢你,山子。”李顿珠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带着一丝轻松。魂魄伴随着能量的冲击而粉碎,他的身体倒在了地上。我用这把刀送了一个好朋友离开,全身是血,胸口剧痛但眼睛还是红了,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难过。

    四十多年风雨人生路,却要亲手杀死一个老友,即便他曾经与我为敌都是不好过的。

    妖丹掉落在地上,我慢慢弯下腰将其捡了起来。

    “你们就是要这个东西吗?现在它是我的了。”我举起妖丹对着两边的沙老和唐先生喊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