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一百二十五章,伊邪那美

第一百二十五章,伊邪那美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大人,头领的法术奏效了。”一位邪道阴阳师走到安倍出川的身边低声道,“要不要现在动手杀了他?”

    “不必,杀了他肯定会招来军龑那边的动作,我们没必要惹这个麻烦。另外,他身上有幽冥鬼鸦。你想动手杀他自己也不想活了吗?”安倍出川摇头道,听见幽冥鬼鸦这四个字,那位邪道阴阳师也微微缩了缩脖子,显然有些害怕。

    “就把他放在这里吧,他就算承受的住幽冥鬼鸦的攻击,但未必能走出幻境。你们继续加固阵法,确保父亲的计划完美实施。”安倍出川说完后便派了两个人盯着我,自己开始监督阵法的情况。

    我眼前先是出现了三道血红色的光,这三道光的样子看起来和之前攻击我的三眼乌鸦血红色眼睛很相似。周遭一片漆黑。说不出的诡异。如今的我毕竟也非吴下阿蒙,根据眼前的情况我多少能推断的出,肯定是中了幻术。当下沉心静气,试图将自己从幻术中拉出来。可闭上眼睛打坐了一段时间后再睁开眼睛,自己周围的环境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到了此时,可以初步断定这是个非常高深的幻术。而我现在还能身处幻术中显然外面的人并没有攻击我,可为什么他们没有趁机对我动手呢?

    心里正好奇,这时候从对面三道血红色的光芒正中间那道下方走出来一个身影,拖着斜长的影子缓缓向我靠近。

    “谁?”我开口喊道。片刻后方才看清,从红色光芒中出来的竟然是一只乌鸦,那只乌鸦和之前的乌鸦一样,三只眼睛而且还散发出阴森的红色邪光。我一看正主出现了却也没急着动手,现在自己处于幻境内,可以说是处处有陷阱,步步有危险,任何冲动或者不过大脑的行为也许都会害死自己。

    乌鸦停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歪着脑袋看我。我们一人一鸟之间大约保持了一分钟左右的僵持。接着突然间乌鸦尖啸一声,幻境的黑暗中传来无数拍打翅膀的古怪响声,又像是风划过天空的响动。一片黑色的羽毛自天上落下。划过我的眼前。我抬起头,看到无数黑色乌鸦在空中飞旋,在红色光芒的映衬下。这些黑色的乌鸦若影若现看不真切,但数量之多可不是之前数十只能比的。我面前的乌鸦怪叫不断,天上的乌鸦群忽然发疯了般冲我扑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想施法可一抬手才发现自己在这片幻境中居然没有一丝气能用。当下往后退,转身想跑可乌鸦们却穷追不舍,很快密密麻麻的乌鸦群便将我包围在了中间。翅膀、爪子、尖锐的喙将我身上拉出了一道道血口,无奈中我只能抱住头蹲在了地面,但很快裸露在外的后背也承受不住这么多乌鸦的攻击,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我甚至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幻境内的死亡也将是真正的死亡。在这个我连法术都施展不了的幻境中,面对这么一群可怕乌鸦的攻击,似乎死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天台上。阵法中的天照大神看起来已经快步素盏鸣尊的后尘,因为一连发动多次攻击,被刺激后疯狂的天照大神气喘吁吁,已经瘫坐在了地上。看样子似乎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候,一切阴谋的始作俑者,安倍家的老家主带着人上了楼。这一次跟在他身后的不只是邪道阴阳师和自己的心腹。竟然还有芦屋摩崖。

    本来面对安倍家的威逼利诱还想宁死不屈,保持自己气节的芦屋摩崖在看见这老头释放如同神迹般的力量后终于还是屈服了。其实这倒是不能怪他,阴阳师和巫女其实一样。都是侍奉神明的人。只不过巫女是奉献一切给神明,而阴阳师则是取得神明的信任而使用神明流传下来的法术和力量。如果安倍家的老头真的能在吞噬了两位古神的神力后成神,那也就等同于成为了整个阴阳寮都该效忠和膜拜的存在。侍奉这样的安倍家老头倒也不违反阴阳师们的准则,加上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跟着这老头或许还真有不少好处可捞。

    其实当时安倍家老头对他说的话也很有作用。芦屋摩崖虽然嘴上不说,但这些年在自己家族内也没少受气。心里也觉得对自己不公平,比不上哥哥就算了,偏偏还比不上自己的侄女。偌大的家业就要交给一个没什么大报复的小女孩儿料理。而自己的才能居然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

    “处理的怎么样?”安倍家的老家主吸收了大量的神力,尤其是在这两股神力融合后,整个人一下子年轻了太多。看起来像是从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头变回了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不仅如此,他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灰雾状的光芒,甚至在这群人眼中,老头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种奇异的光芒下,有一种让人看不清的感觉。

    “巴小山已经被幽冥鬼鸦控制住了。阵法已经加固,两个古神的力量被吞噬了大半,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安倍出川急忙说道。但眼睛却看向芦屋摩崖,看起来对于芦屋摩崖还有些提防。老头很满意地点点头,走到了阵法前,隔着阵法能看见虚弱的两位古神。素盏鸣尊已经陷入昏迷而天照大神还留下了一些精力但也是强弩之末,她抬起头望向老头,忽然面色一变,眼睛中竟然有泪水落下,随后开口用无比悲伤带着嘶哑的声音说道:“母亲…;…;”

    这个场面有些奇怪,毕竟站在她面前的其实是个老头当然是中年人比较年轻的外表。而她一开口喊的却是母亲。

    “你能看见我的灵魂。那就应该明白我为何而来。为了我的复活,交出你的灵魂,把你最后的力量给我。”

    大日女尊缓缓地朝老头走来,最终两个人隔着阵法看向对方,谁都触碰不到谁,但仿若灵魂的对视。大日女尊满面泪水地说道:“您的怒火正在被一个可怜的人类利用,母亲,请您醒来吧,离开这个人类的身体。”

    就在她说出这话的一刻,奇异的事情又再次发生。灰雾状的光芒中竟然慢慢浮现出一个古怪的人影,这个人影看起来是个日本女人,但很模糊并不凝实,同时一个不属于安倍家老头的声音却从他自己的嘴里发了出来,冲着大日女尊便开口说话,而说的话四周的人都听不懂,喊的那是古神语。

    “您的怨恨会毁灭这片大地,您的悲伤会淹没众生。母亲,那都是很远之前的过去,为何还不放下?”大日女尊的声音越来越悲伤,甚至透着一股浓浓的绝望之意。

    “不!”这一次喊声中伴随着那个奇特的女人声音和老头自己的嗓音,同时灰雾中凝聚出来的女人幻象也状似疯狂。

    “可是您真的要这么做吗?为了复仇,舍弃我…;…;舍弃您心爱的儿子,我的弟弟吗?”大日女尊让到一旁,露出了已经昏迷过去的素盏鸣尊。这一下,刚刚还疯狂的女子幻象突然沉静下来,透过老头的身体表现出了同样悲伤的气息,她的双眸凝望着躺在地上的素盏鸣尊。在古老的过去,眼前的这个孩子为了自己而和父亲争吵,挑战象征绝对权威的伊邪纳岐。永远忘不了他被赶走的那天,也就在那天,她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必须将所有的权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上,才能避免类似的事发生。

    “母亲,您在做什么?您想杀死我们吗?”天照大神望着面前的灰色影子说道,“如果您真的需要那么多神力,请您吞噬了我全部的神力,但放走弟弟好吗?他是那么地爱您,尊敬您,将您视为他生命的全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