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网址 > 贩妖记 > 第一百零六章,夜课

第一百零六章,夜课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十分六合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这句话,这个情景一出现,顿时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不可思议,本来都快成功了可为什么最后素盏鸣尊会突然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而且将怒火转嫁到了我们的头上。晴子因为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而昏迷过去,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没了巫女也就没了和神明沟通的机会,在商量了一番后众人决定先离开高天原,出去之后再和安倍家族商量。

    可等到我们走出了高天原的神界结界,再抬头一看,方知情况不对劲,整个天空被红光照亮,这种红光和火烧云还不一样。是素盏鸣尊降临时候那种如同鲜血一般的红色,地面上散落着不少鸟禽的尸体,树林之中万物都仿佛处于凋零的边缘吗。众生好像即将被吞没!

    看到此等情景,我和前利雨郎都明白,这一回是真碰上麻烦了。

    回东京的一路上所过之处新闻里都在报导日本各地发生巨大灾难,尤其主要以地震海啸为主,当然,因为日本本身就是个地震高发的国家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引起太多老百姓的注意。可这件事在阴阳寮里那可就不同了,等我们回到东京的时候才知道,整个阴阳寮因为安倍家隐瞒祭拜素盏鸣尊的事情而吵开了锅。

    当然,阴阳寮的内务我管不着,所以回到东京后我便回了住处等前利雨郎从阴阳寮开完会回来给我说道说道。

    我这边该吃吃该睡睡,可前利雨郎在阴阳寮内可遭了罪了,整个阴阳寮简直变成了战场,耳朵边就没消停过双方打嘴仗不亦乐乎。等晚上我补了个觉醒过来后,前利雨郎才刚刚回来,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副生无可恋。

    “怎么样?”我打了个哈欠问道。

    “山哥,阴阳寮都疯了。素盏鸣尊的神魂被彻底激怒如同疯子一般在日本境内到处乱串,同时因为他的怒火而引发日本多地的灾难和大片动物的死去。开了一天会都没摆出一个解决的方法,我是趁机逃回来的,芦屋家还指责安倍家偷偷朝拜素盏鸣尊却将素盏鸣尊激怒,说安倍家无能让安倍家必须摆平这事儿。哎,总之就是扯皮。”前利雨郎满脸委屈地说道。

    正巧这时候军龑也回来了,一进门笑哈哈地说:“日本这次是乱套了,不过还没有人员伤亡,但经济损失已经造成。我在外务部有朋友,他说上面已经下了命令。让阴阳寮必须在三天时间内收拾这个烂摊子,否则阴阳寮就要大换血。”

    “哦,整点吃的,我饿死了。”我满不在乎地喊道。

    “山哥,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啊。”前利雨郎跟着说道,我一顿,叼着烟问:“我紧张什么?”

    “这件事和你也有关系啊!”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满面疑惑地问道。

    “安倍家这次为了推脱责任就对外说是因为你的血有问题,作为平息素盏鸣尊之怒的重要贡品,你的血却在素盏鸣尊吞下去后使得古神吐血。安倍家说是因为你的血液让古神受伤才激怒了古神,这事儿和你也搭上了关系。”

    “什么!他妈的,这事儿和我有毛关系。还说我的血让古神吐血?呵呵,他们怎么不说我的血能毒死古神。就算是这样又怎样?难不成让我去对付素盏鸣尊?老子就不去怎么样?有本事对我动手试试看,我发起火来可不比古神差。”我也是气上了头,当时便嚷嚷起来。可刚说完便有客人上门,等军龑的人开了门后我一看,来的人居然是芦屋摩崖,当然还不只他,身后还跟着好些穿着不同道服的阴阳师。看起来应该是阴阳寮的人,见到此景,我心中揣摩出可能真如前利雨郎所说,阴阳寮找上我了。

    一群阴阳师走了进来,我往沙发上一坐盯着他们问道:“呵呵,诸位这是干嘛?大驾光临想干什么?”

    芦屋摩崖很明显是这群人中带头的,走进来后坐在了我旁边的沙发上,低声道:“巴小山,这次素盏鸣尊的事情你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抱歉,我没兴趣,你们日本自己的古神你们自己管好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一摊手说道。

    “巴小山,你搞清楚,我们不是来请你帮忙的,而是你必须这么做这是命令!”芦屋摩崖口气有些严峻地说道。

    “哦?命令?我又不是阴阳师凭什么听你们的命令!没别的事了吧,没事就请走吧,我要吃饭去了。”这群阴阳师还真蹬鼻子上脸,命令到老子头上来了。下了逐客令后我站起身来朝餐厅那边走去。军龑的手下立刻走上来驱赶他们,芦屋摩崖脸色也很不好看,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开口喊道:“巴小山,如果素盏鸣尊彻底发疯,整个日本都可能被毁灭。一旦日本毁灭那封印素盏鸣尊行动的结界就会破碎。到时候素盏鸣尊就会冲出日本,作为日本的邻国我想你们中国怕是也没办法独善其身。素盏鸣尊是混乱之神,一旦他到达中国其后果可想而知,你还觉得素盏鸣尊之事和你没关系吗?”

    我一只手抓着沙发的椅背,笑了笑道:“如果你觉得你们的古神在我们中国能兴风作浪,那就让它去吧,到了中国自然会有人教它规矩的。该说的都说完了吧,不送!”

    等阴阳师们被赶走后,军龑走进饭厅看见我正下面条呢。他抽着烟缓缓走过来,低声说:“山子,这事儿的确和你没关系。但能帮还是帮一把,毕竟素盏鸣尊祸害不浅,现在虽然还没人伤亡可这才是个开始,之后保不齐会出什么事……”

    我回头看了军龑一眼,开口问道:“你是想让我帮他们的忙?可我拿什么帮忙?那可是日本神话世界里最著名的主神之一,我就是个凡人,凭什么对付它?”

    “咱们能帮多少帮多少,量力而行。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逼你……”说完后军龑抽着烟走出了饭厅。我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锅子,想想自己还要在日本待上半年时间,和阴阳寮闹僵毕竟不太好。而且芦屋家将来还可能是我对付507所的帮手,要是就这么闹僵的话实在是没什么好处。

    等我吃完面出来后,前利雨郎正忧心忡忡地打电话,我刚要开口便听见他喊道:“不好了,出事了!”

    “怎么了?”我问道。

    “阴阳寮在东京设下的结界捕捉到异乎寻常强大的能量波动,很可能是素盏鸣尊的神魂正在靠近东京。而这股能量的目标好像是芦屋芳子就读的大学,现在这个事件,芦屋芳子正在学校上夜课。刚刚芦屋摩崖打电话来,口气似乎是想要你……”前利雨郎知道我不愿意帮忙,所以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穿上外套,拿上武器后喊道:“走吧。”

    “去哪里啊?”前利雨郎傻呵呵地问道,坐在一旁的军龑却已经露出了一丝微笑。

    “还有哪里,芦屋芳子的大学啊,我们去会会这位须佐之男大人!”说完我提着木箱和七杀鬼刀出了门,军龑合上报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后面的前利雨郎则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们,但还是很快地跟了上来。

    坐着车很快就到了芦屋芳子的大学,而此时此刻整个大学都已经戒严。大学周围被芦屋家和阴阳寮各路人马围了起来,大部分学生都已经转移了,唯独只有芦屋芳子那个夜课班没收到通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