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八十五章,豪门逆子(2)

第八十五章,豪门逆子(2)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总有一天,我总有一天会成为大人物。我会超越爷爷,超越阴阳寮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超越安倍晴明。我将变成安倍家族乃至整个阴阳寮历史上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倍云山站在空房间里对着墙自言自语。

    这种怪异的行为在压抑的生活环境下已经变成了安倍云山的一种常态,他经常自言自语,仿佛在给自己打气又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我偷偷跟了上来,轻轻用手指推开了门缝往里面瞧了一眼,骤然间听到安倍云山在小声地自言自语。正想走进去的时候,忽然看见这小子身上冒出来一股淡淡的黑气。这股黑气很淡,不仔细看几乎是看不见的,黑气是从他的脊椎部位飘出来的,透过皮肤升腾到了半空中。在他说话的时候,这股黑气环绕在他的头顶。

    “怎么回事?”我心里也在纳闷,难不成是这小子在修炼什么邪功?可这股黑气看起来虽然很邪性可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这股黑气我居然看不透,既不像是纯粹的灵气,又不像是厉害的邪光,让人觉得邪恶不敢靠近,可又感觉不到太强的侵略性。它仿若是依附着安倍云山而生,说的夸张一点,就像是他的影子一般。

    安倍云山絮絮叨叨自言自语好半天,我因为那股黑气的缘故没敢靠上去而在后方观察。等他说完了一连串的话后,似乎心情好了许多,这才站直了身子。同时黑气也不知不觉间回到了他的身体中,看起来似乎并不想让安倍云山知道自己的存在。

    安倍云山长出了一口气,转过头来这一望,刚好看见了我,顿时一惊。下一秒才张开嘴巴要说话,就在这时候我缓过神来三步并两步地冲到他面前,一掌将其按在了墙壁上。

    “芦屋芳子在哪里?”我开口便问,他挣扎个不停,还想去摸腰间的灵符,但刚有些小动作便被我的气控制了身体,整只手顿时无法动弹,全身如同被大量的气束缚着。

    “我问你话呢,听不懂吗?”我喝了一声,安倍云山艰难地张开嘴,低声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这种简单的日文我还能听的懂,一看见这小子不配合我这心里就冒火。本来他投靠邪道阴阳师搞事儿和我没多大关系,我还能因为他搞事儿而弄点好处。但上次他放出远古邪魔,结果那邪魔还跑到了我的身上给我整了一出幺蛾子,这让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因此看安倍云山也是越来越不顺眼,好好的安倍家继承人不当,非要出来做这种邪门歪道的事情,还牵连了我。

    越想越气,越看他越不顺眼,我这手上就开始使劲了。穴海内的气开始侵入对方的身体内,在经脉之中运行,安倍云山当时便感觉到巨大的痛苦,身体开始痉挛抽搐。但我手上却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

    “停下来,我……我……啊!”安倍云山低声嚎叫,疼的满面苍白。说实话,这种程度的痛意还真不能和我走火入魔时候相比,差的远了,但对过去娇生惯养生在大家族里的安倍云山而言那可就不同了。

    “快停下来,我受不了了!疼死了!”他抓着我的衣服开始求饶。

    “告诉我芦屋芳子在哪里,说了我就停手!”我咆哮着,安倍云山还想挣扎一下,但这一次的挣扎和坚持没挺过太久终于松了口。

    “在……在门外面的走廊左边尽头的房间里,快住手,好痛啊!”

    我见他不像是说假话,便松开手,释放出去的气尽数回到了我的穴海内。安倍云山瘫坐在地上满面大汗气喘如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我走上前去准备将这小子给打晕,可就在这时候之前见过的那团黑气居然又从他的脊椎处飘了出来,而这一次飘出来的黑气给我的感觉却充满了敌意。仿佛是因为我折磨了安倍云山而让他无比愤怒!黑气化作两团分成左右两边朝我袭来,我不知其深浅,先前安倍云山被邪魔附体的时候也没见有这种黑气飘出来,当下不能确定这团黑气的厉害程度便急忙后撤。黑气飘浮的速度不算快,缓慢地朝我袭来。但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团黑气中散发出的敌意越来越浓,同时我注意到安倍云山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凶恶,充满了对我的仇恨和杀意。

    这事儿我似乎瞧出些意思来了,仿佛安倍云山自己看不见那团黑气,而黑气和他的内心世界息息相关,就像是他内心中阴暗面的具象化。他内心越是阴暗那团黑气就越是强大,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仇恨和杀意,所以那团黑气冲着我不断袭来也敌意渐长。

    我伸手一按腰间,虽然不知道这小子身上到底整出了什么幺蛾子,但这团黑气不灭不行。我一把将七杀鬼刀给拔了出来,既然这团黑气充满邪性,那我就以恶制恶,七杀鬼刀这么凶还真不怕这团黑气。

    可就在黑气飘到我面前,而我也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安倍云山自己突然抱着脑袋喊出了声,组里大声喊痛,身子蜷缩起来不断地用额头撞击地面,那种痛苦的表现比我刚刚将气打入他身体内时强烈的多。

    伴随着他身上莫名其妙的剧痛,向我飘过来的黑气忽然停住了,而且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提着七杀鬼刀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安倍云山出了什么状况。可放眼看去,这小子躺在地上好像没了动静。

    “不会死了吧?”我心中暗道,缓缓走了过去伸手贴在了他的脖颈处,还有脉搏人还活着,估计是疼晕过去了。

    我蹲在地上望着安倍云山心里就奇怪了,那团黑气奇怪就不说了,他怎么莫名其妙就头痛欲裂?而且看起来他晕过去后那团黑气就消失了,好像是连锁反应。

    按照道理来说,安倍云山真算的上典型的豪门逆子,最近一连弄出两件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来,放在任何一个大家族里他都难有出头之日。但如今安倍家居然还在拼命地保他,这就很奇怪了。我不禁心中起疑,难道他就真的那么受待见?安倍家老家主就真的这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孙子?要知道安倍云山可不是安倍家唯一的第三代,再说了,他上面还有安倍出川,人家也是年轻人,而且无论是城府还是实力都比安倍云山强多了。

    “难道安倍家和这个孩子之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然而我心中就算有千种猜测,可毕竟没有证据而且当务之急也不是管这档子事儿多时候,我还得赶快去把芦屋芳子给救出来。

    确定安倍云山晕过去后我偷偷出了门,顺着走廊走到了左边的尽头,果然看见几个人守在门口,看架势里面关着的估计就是芦屋芳子。

    “站住!”守卫一看见我立刻喝道。

    我开口说道:“黑鹦大人让我来给芦屋芳子送点东西。”

    两个守卫瞅了我半天,又检查了我的令牌,但还是没让我过去,其中一个反而拿出了对讲机看起来是要和黑鹦核实我的身份。这一核实还得了?我不穿帮了?说时迟那时快,他刚拿出对讲机我立马一脚蹬了过去,对方直接被我踹在了地上,旁边的人见状反应也很快,转身举起刀子对着我就捅了过来。我岂会没注意到他?刀子过来的一刻我肩膀往后一撞,将他的手给挡开了,然后抬起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穴海中的气冲入他的身体内,也就一两秒的时间便将此人击晕过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