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官网 > 第七十七章,身处险境

第七十七章,身处险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前利雨郎被我吓的几乎不敢动,神情恍惚,说话都哆哆嗦嗦起来。我急忙闭上眼睛,低声说道:“你先扶我到安全的地方去,我……我克制不住内心中的杀意。”

    等我闭上眼睛后前利雨郎多多少少感觉舒服了一些,急忙扶住了我的手臂,然后带着我缓缓走进了旁边的拐角处。等我盘膝坐下后便站在旁边为我护法,当然,这小子还是心有余悸,忍不住地要往我这边看两眼。

    而此时的我盘膝坐下,急忙运转身体内的气,同时搜索脑海中一些平心静气的功法。这一次用断剑也出现问题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影响自己的不是七杀鬼刀而是别的原因。

    闭上眼睛,内视身体中的情况,这一看我才发现了问题。在丹田中有一部分紫色的气,这部分紫色的气不是我修炼出来的。我现在修炼出来的气几乎都会自动流转到穴海之中。可这部分气落在丹田中,因为我丹田内的气大部分都已经流转进了穴海中,所以丹田内剩下的气无法和紫色的气对抗,紫色的气才在丹田中作威作福。

    我试探性地接触这部分紫色的气,一接触当时就感觉脑门发晕,胸口爆发出强烈的杀意。我急忙中止了和这部分气的接触,当然这么一来我也找到了自己莫名其妙想杀人,而且杀了人之后会兴奋的原因。当下便调动穴海运行,大量的气从身体内的穴海中汇聚而来,然后疯狂地涌进丹田中。但这么一做却出现问题了!

    三象归元功法的修炼运行方法便是将丹田内修炼出来的气不断地运输到身体内的穴海中,在穴海中沉淀下来进行自我运转,练到高深之处丹田基本上就没什么作用了,身体内所有的穴海都可以进行自我修炼,就如同变成了全身都是丹田,每一个穴海都可以和丹田一样运作。但现在我将穴海中的气导出来在引入穴海中,这就变成了倒行逆施。我当时也是急昏了头,忘记了这茬,这下可好,当气息反过来从穴海中逆转进入丹田内的刹那,我便感觉到腹中一阵剧痛。像是有人在我的丹田中点了一把火,疼的我全身抽搐个不停。

    “草……”我骂了一声,听见动静的前利雨郎急忙转头看了过来问道:“山哥,你没事吧?”

    我摆了摆手低声说:“你帮我去弄点冰来,快……”

    前利雨郎见我满脸痛苦,一颗颗冷汗如同黄豆般在脸上滑过,知道情况怕是不对劲,急忙按照我说的去做开始找冰块。

    再说我这边,大量的气重新汇入丹田中,正和紫色的邪气对抗呢。可因为运气方式不同,身体当时就出现了走火入魔的迹象,我意识到自己运功出现问题后拼了命地想挽回。可没想到走火入魔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多少。身体表面皮肤开始出现大量的血珠,经脉鼓胀,身体坚硬地像是变成了冰封中的木棍。

    脑袋是越来越不清楚,但如果我现在昏过去,放任身体这样发展下去那我怕是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就在这时候,前利雨郎提着一箱子冰块跑到了我的跟前,一看我的样子当时就吓傻了。因为我全身皮肤出现渗血的状况,包括脸上也是。所以他看见的我就是个全身是血的血人,他怎么会不怕?立即问道:“山哥,没事吧?山哥……要不送你去医院?”

    我现在脑袋已经混乱了,隐约间听见他的声音后我才开口道:“我……走火入魔……你拿冰块,往我头上按,我必须……保持清醒。”

    前利雨郎一听也没二话,立刻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大块冰就贴在了我的额头上,这一贴,冰块碰到我的皮肤表面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就化成了水。大量的白烟往外冒,前利雨郎见状赶忙拿出第二块,这一下子用了四块冰情况才稍微好了一些。而我这边因为脑袋上贴了冰块,寒气一刺激,才稍稍好了一些。

    我现在走火入魔的情况还不算严重,至少一发现我就开始补救所以还是有回头的可能。目前穴海流入丹田中的气已经被我阻截,残留在丹田中的气和原本沉淀在丹田内的气合二为一,开始对抗紫色的邪气。这方面还是好的,不过造成我走火入魔的情况是我倒行逆施,造成三象归元功法错乱,想要纠正这一点就没那么容易了。通俗来说,如果人一旦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基本就没个好,严重的甚至会直接送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补救,如果我能够修复身体内的经络,以正常的方式运转几遍三象归元的话,或许能将走火入魔的情况给挡下来。

    我深深呼吸,开始强行运功,试图将残留在经络中被阻断的气送回穴海中,这样至少能减轻我的痛苦。再等丹田中的气将紫色的邪气驱散出去,我再将丹田内的气回流到穴海后应该就可以摆脱走火入魔的状态。

    可眼下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我已经走火入魔了,想要将丹田中的气回流到穴海中是不太可能的,如果硬要这么做必然会带来巨大的痛苦。第二个则是我必须等到丹田中的紫色邪气被驱赶出去,可眼下来看这将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储存于经脉之中的气一点点向着穴海中回流,这就像是有人在拿刀子缓慢地割开我身上的皮肤,疼痛缓慢而持续不断。我疼的就要昏过去了,但好在还有前利雨郎准备的冰块还在。

    我虽然不知道中国古代刑法凌迟是什么滋味,但我或许能在此时体会到一二,咬着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响声,还不能开口喊疼,一开口就泄了气和这股劲。

    “山哥,冰块用完了……”前利雨郎提着足足一箱子冰块过来,结果没撑住多久就被我外放出来的气给蒸发完了。可我这边一旦没了冰块脑袋就开始发晕,前利雨郎急忙说道:“山哥,你等着,我再去帮你弄点,多弄点!”

    说完他提着箱子就撒丫子跑了,结果留下我一个人继续想办法让气息倒流。

    此时此刻的我对外界几乎是一无所知的,而且没了冰块后脑袋也越来越昏沉。就在这时候,之前被我吓跑的几个打手好巧不巧地正好从这里经过。他们本来已经被吓跑了,但后来一想就这么跑了事后肯定要被东家找麻烦,所以想回来看看情况。如果情况还不叫好的话,那他们就留下来帮忙。这几个人走进小巷子内,正想找观察的地方,结果其中一人一眼就看见了我。

    他发现我后立刻通知了周围的人,几个打手全发现我后便偷偷摸摸围了上来。前利雨郎又不在身边,要不说这小子实在是不懂事,你就算是放下个式神也好啊。

    我现在对外界的事情没什么感觉,但对面的打手也没敢马上动手对付我。还在观察,毕竟之前我的样子那么吓人,眼睛里透着邪气和金光,那是一般人能有的特征吗?

    结果几个打手一观察,还真瞧出了我现在不太对劲。其中一个便提议,如果他们能杀了我,那拿着我的人头可是大功一件,邪道阴阳师不但不会触发他们反而可能给他们奖励。但毕竟我之前大杀四方显得非常厉害,他们也就没靠上来,其中一个打手身上带着枪,举起来对准了我。

    两边的人还在给他鼓劲,就在闹哄哄之下,他要开枪的一瞬间,这手指还没按下去,一道黑光突然袭来瞬间刺穿了他的胸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