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七十五章,一言不合便拔刀

第七十五章,一言不合便拔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我在五层小楼门口站着,眼睛时不时地朝里面瞄上一眼,门口站着的俩日本大汉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当时就走了上来问我干嘛呢。我嘿嘿一笑,开口说道:“这不是路过吗?对你们里面很好奇。”

    “走走……”俩大汉挥舞着手臂让我快点走。

    我笑了笑道:“呵呵,可我朋友在里面。”

    “你朋友?”两个大汉显然对我有些不耐烦了,见我迟迟不走,上来便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同时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刀子抵住了我的脖子,冷冷开口喝道,“再不走,就宰了你!”

    这个小城本身就是邪道阴阳师控制着,所以就算在这里杀了人也不一定引起什么大风波。我看了看他抵在我喉咙口的刀子,又瞅了瞅他抓住我衣领的手,笑着说道:“我给你三秒钟时间,把你的手从我脖子上拿下来。”

    明显感觉到在说出这句话后对方就算听不懂我说的日语,可抵在我脖子上的刀子还是缓缓加重了一些,甚至刀子落在我脖子上的时候已经轻轻切开了一道口子。

    “这下就没的商量了……”话音蔡罗,一道金光闪过瞬间切开了对方的手腕,整只鲜血淋淋的手掌落了下来,一下子掉在了地面上。

    那人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先是一愣,随后剧痛袭来立马哭爹喊娘地咆哮个没完。我往前猛踏一步,一下子将对方给推了出去,对方摇摇晃晃倒在了地面上。身边另一个日本大汉见状也是一惊,呼吼着冲了上来伸手想抓我的脖子,我手指轻轻一挥,又一道金光在此人面前闪过随后将他的手臂划伤,鲜血喷出来的一刻男子惨叫一声蹲在了地上。痛苦中用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枪对着我正要扣扳机,就在此时我的手已经按在了他的手枪上,笑了笑道:“我可以放你一马,但你得带我进去。”

    男子拼了命想叩扳机,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被冻的没了知觉,手指甚至连反应都没有。

    “喂,能听懂我说话吗?”我拍了拍他的脸,而此人看我的眼神如同看着怪物。接着突然回过头喊了起来,这喊叫的日文我还是能听懂的,喊的是救命。

    “喂,能不能……”我刚要说话,从漆黑的小楼中忽然飞出一张符纸贴在了呼救男子的额头上,接着符纸突然发动,我一看符纸上的纹路立马后退。果然,刚抬起脚往后走了没几步,符纸忽然间爆炸,连带着也要了这可怜之人的命。

    飞出来的是张火符,估计一来是要灭口二来是为了偷袭我。此人虽然死了,但另一个大汉还活着,正捂着断手痛苦呻吟。我正想走过去,又有数张灵符飞了出来,这一次灵符在飞到男子上方的刹那突然爆炸。目的比刚才那一张还要明确,就是为了杀人灭口动的手。

    我在旁看着,用符之人的手法还是不错的,基本功很扎实。门口这俩大汉之前对付我的时候一个用刀子一个掏枪,看来并不是阴阳师而是花钱请来的打手。

    抬眼往楼房里看去,漆黑的门洞之中忽然传来脚步声,随后一个人影慢慢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共三人,三个都是阴阳师打扮,穿的也是邪道阴阳师的道服。其中一个手上明显有气残留,很显然刚刚动手灭口的人是他。

    “把芦屋芳子交出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也不愿意过多搅合进去,如果他们愿意将人交出来,那我也可以不动手。

    “不行。”邪道阴阳师直接了当地拒绝了,这也没让我吃惊,既然拒绝了那就动手吧!

    正好我拿了七杀鬼刀之后还没用过,也不知道这鬼刀到底在我手上能发挥几成本事,今天借这个机会也试一试刀。

    有了这个想法,身上的杀气自然而然便浓了几分,对面的人一看见我伸手拽住了七杀鬼刀,再看我身上杀气腾腾,当下忽然说道:“芦屋芳子小姐不在这里。”

    我一听这话也是一顿,狐疑地瞅着他们问道:“不在这里?啥意思?”

    “这里只不过是我们其中的一个据点,如果你想找芦屋芳子,即便将这里所有人都是哈广也不可能找到她。”

    这可就奇怪了,之前我得到的情报包括芦屋家派出来的那么好些人,可全都是奔着这里来的,按理说这里就应该是芦屋芳子被关押的地方。但人家现在却否认了,难道是为了保命而对我扯谎?就算不是为了保命对我扯谎,也可能是空城计想阴我一次?

    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我心中接连盘算起来,随后开口道:“我不信。”

    无论对方说什么,自己眼见才为实!

    “如果你不相信也没办法,我们的据点不能让你进去,但芦屋芳子真的不再这里。”又不让我进去看,又让我相信他们的话,这不是扯淡吗?我嘴角当时就露出一丝冷笑,随后手掌一翻,还没有刀鞘的七杀鬼刀果然通灵,这把刀和我心意相通,竟然因为我身上涌现的杀气而兴奋地吞吐暗芒。这可是过去断剑和我之间从未有过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七杀鬼刀的影像,当时我心里就有些兴奋,不由自主地抬手一刀便砍了过去。这七杀鬼刀的刀锋划过空中带出了一片黑色的光芒,接着一刀砍在了对面一位阴阳师的肩膀上。当时就见了血,那邪道的阴阳师惨叫一声可在被砍中之前居然躲也不躲,整个人好似傻了一般。

    他虽然惨叫连连,但我这里却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当即向前迈出一步然后往前刺出一刀。这一刀当场要了那挡路的阴阳师小命。

    而在对面房子里正看着这边情况的芦屋家探子、阴阳师和前利雨郎一见我动手杀人,立即紧张起来,下令开始部署行动。

    再说我这边动手杀了第一个人,心里那感觉忽然非常兴奋,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甚至嘴角露出了怪异的微笑。接着举起刀就朝着第二个人砍了过去,对面的阴阳师也不是傻子,看见这一幕后急忙冲了上来想阻止我举刀。就在这一刻,我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巧妙地避开了对方的手,然后举起刀照着对方的后背砍了下去。这一刀下去对方没有死但也是重伤,趴在地上当时就惨叫连连,而另一位邪道阴阳师则傻了眼,慌忙地喊叫起来朝后连跑几步,随后冲进了小楼之中。片刻后,小楼内警报声大作,响彻整个街道。

    但我这边却愣在了原地,刚刚躲避对方攻击的动作就好像是轻车熟路一般,有一种自己往后退的感觉,这可不是我在军家练习基本功的结果而造成的,仿佛我的意识或者说是身体至少是双脚在刚刚那一刻被某种奇妙的力量往后拖了一把,看似是我自己躲开了对方的攻击,但实际上我心里清楚,刚刚那一刻我的大脑中是空白一片的。

    本能反应?还是下意识地躲避?亦或者是一些我还不能掌握的神秘力量?

    再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两个人,一死一伤,受重伤的那个要是不及时医治估计也活不了了。我心里忽然泛起了一个疑问,自己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嗜血了?我什么时候居然杀人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虽然当初在海上发动屠杀的时候我就被江湖里的人称作恶魔怪物。

    但那也是怒上心头的结果,可今天却不对劲,因为我杀了人之后内心中居然感觉到特别舒服,好像很喜欢杀人似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