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六十四章,强大的防御结界

第六十四章,强大的防御结界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这下我就有些蒙了,五行光华威力多强我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我现在改练三象归元但只要凝聚出了五行光华那威力是不会下降的,最多就是凝聚的时间比过去要长一倍。

    本来我对阴阳师这些法术啊,结界啊之类的没觉得有多厉害,其实打从心里还有些瞧不上,说白了都是从咱们大中华传过去的。可现在遇上这么厉害一个雕塑,我还真被弄懵了。

    再看对面的阴阳师雕塑,好家伙,这次对方根本就不进攻,就站在楼梯口也没有任何要出手对付我的意思。换句话说,这一关只要我能够将雕塑的防御结界打穿,那就算是过关了。

    五行光华没能打穿对方的防御结界,等我收了手,雕塑那边又传来了和之前相同的话,也就是失败二字。此刻的我也镇定了下来,五行光华虽然厉害但毕竟也不是超一流的法术了,要真算起来,葫芦火这种超脱在五行之外的法术要更强一些。

    它不是防御结界强悍吗?我就用这葫芦火来和它比划比划。手掌一拍地面,葫芦火苗马上蹿上了地面,血红色的火焰顺着地面朝对面的雕塑燃烧了过去。结界再次发动,但这一回碰上的可是葫芦火!那可比五行光华更强,当下一攻一守,打的那是非常激烈。

    时间僵持了一段时间,防御结界却没有任何要破碎的迹象。这下我心里就奇怪了,难不成连葫芦火都破不开这防御结界吗?这该多变态?我有自信,当世中国除了那几位地仙高手之外,一流高手中不可能有人能如此完美地抵挡葫芦火!

    难道眼前这个雕塑有地仙的实力?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冒出来后,心头顿时一阵后怕。日本我觉得可能达到过地仙实力的阴阳师也就那么几位,安倍和芦屋两大家族中的,估计只有当年争斗激烈的安倍晴明和芦屋道满了。这还是芦屋家,那难不成站在我眼前的这个雕塑其实是芦屋道满的雕像!或者此时附身在雕像上的人就是芦屋道满。

    这要是芦屋道满的话,那我岂不是在和阴阳寮历史上曾经最强的两位阴阳师之一过招?一想到这里,我本来还有些惊慌后怕的内心忽然涌上来一股斗志。再怎么说自己也是炎黄子孙,在中国的灵异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算是国内圈子里的一号人物。就算打不过人家真身,可要是连人家的雕像防御都破不开那也别在国内混下去了。还提什么报仇,还说什么回去夺回失去的一切!

    “呵呵,牛逼是吧?行,老子今天和你耗上了!”我手掌一翻,穴海中的气成倍输出,当下燃烧着的葫芦火就外放出了更加可怕的能量。

    此时站在宝塔外面等着的军龑等人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来,百无聊赖之下就请求芦屋家的阴阳师能够带他们到处转转。芦屋家和军龑关系也是相当好,当下便同意了,结果正带着他们瞎转悠的时候,外面一个阴阳师慌慌张张地便冲了进来,张开便说道:“宝塔有异样。”

    等他们一行人赶到宝塔外面的时候,抬头这么一看都傻了眼。从第二层到第三层中间位置的窗户里不断地有火焰喷射出来。熊熊烈焰却和普通的火焰不同,那是一种血红色的火光,几个阴阳师不知道这血红色的火焰是怎么回事。但军龑和前利雨郎却一下明白过来,知道我在里面和人动起了手!也知道这血红色的火焰便是葫芦火。当下为了防止我有危险,便要冲进宝塔中帮忙,但没想到的是刚到宝塔门口就被挡住了去路。

    “干什么?让我进去!”军龑急了眼,大声喝道。

    “抱歉。”几个僧人和芦屋家的阴阳师立刻说道,“除了家主允许的人之外其他人不能进入。”

    前利雨郎比较冲动,听了这话哪管那么许多,当时就要强冲宝塔却被军龑给拦住了。这是人家芦屋家的圣地,你在人家的圣地高庙发生武斗还想活不想活了?相对比较冷静的军龑立即走回车子内拿着手机打给了芦屋家的高层,准备通过高层的干预解决这件事。

    话说回来,此时的我气上心头,加上心中斗志喷涌,葫芦火既然破不了你的防御结界,我就不断地将气外放出去,我倒要看看我的葫芦火能不能破开你的结界!

    气越来越多,葫芦火越烧越旺,整个第二层过道几乎都被葫芦火充满了,而就在此时面前的雕像终于露出了破绽。其实也不能说是破绽,而是因为加持在雕像上的魂力开始无法支撑那么长时间的防御,加上我的葫芦火威力越来越大,本来可以坚持很久的魂力消耗过快,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葫芦火的强攻,只看见法光一闪,最终防御结界被彻底打碎了!

    火焰顷刻间吞没了阴阳师雕像,连一秒钟都不到,雕像被烧成了粉末!我长出了一口气,伸手一收,燃烧在过道中的葫芦火尽数收回了葫芦内。不过抬头一看,虽然火焰没造成太大的破坏,毕竟我在控制着。但还是将第二层上第三层的过道给烧成了一片焦黑。

    “呵呵,这下要好好解释了。”我刚刚也确实有些上头,稍微做的过分了一些。踩着一地粉末,我朝着第三层走去,就在我登上第三层的时候,军龑那边也联系上了芦屋家的高层,结果人家高层直接拒绝了他要进入宝塔的要求。

    其实也不怪人家日本人拒绝,一来日本人比较刻板,规矩是一就必须按照一来执行,二来这宝塔里全是芦屋家的宝贝,放我一个人进去已经很给面子了,现在军龑还要进去哪成啊?

    “告诉你们,要是我兄弟在里面出了任何事,我和你们芦屋家可就要好好谈谈了。”军龑威胁了一句后挂断了电话,再回到宝塔旁边,却看见从窗户中透出来的火焰已经消失了,有一些黑烟往外冒但很快便停止了。

    前利雨郎正在和几个阴阳师说“道理”。

    “你们的宝塔都失火了,你们也不进去看看?万一什么宝贝被烧坏了怎么办?”

    “不用您操心,我们的宝贝都经过施法加持,水火不侵。”

    交涉了半天,人家还是不放行。军龑也有些心急,和前利雨郎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打了不少电话,可还是没想出能进去的方法。

    可就在半个多小时后,石门再度打开,众人听见动静立刻朝石门那边看了过去。此刻,我提着一把长刀从石门中走了出来。

    我一出现,前利雨郎和军龑立即迎了上来,急忙问道:“没事吧?我们刚刚看见火光了。”

    “等一下再说。”我表情有些严峻地说道。芦屋家的人检查了一下,确认我除了这把长刀之外什么都没带出来后便示意我可以走了。

    “你带出来了什么?”军龑盯着我的长刀问。

    其实这把长刀便是之前我在第一层上第二层遇到的那个雕像拿着的黑色长刀,我在第二层没找到称手的武器时脑袋里灵光一闪,这把黑色的长刀那么大的威势岂不是很好的武器?而且能和断剑争锋应该灵性也不差。如果我在第三层没找到更好的武器,那这把长刀便是我的第一选择。

    所以我在离开宝塔的路上将这把长刀捡起来带了出来!

    “怎么回事啊?怎么和人动起手来了?”前利雨郎也很急迫地问。

    “我们到车上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欲言又止地样子让军龑和前利雨郎明白,在宝塔里我似乎遇上了什么事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