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五十五章,邪器

第五十五章,邪器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这一切他都告诉了芦屋芳子,是想让芦屋芳子站在他这边,可人家芦屋芳子其实早就清醒了,怎么会和他一起做涂炭生灵的事儿?所以果断拒绝了他的要求,一气之下,他将所有的怨恨都撒在了芦屋家身上。所以狂暴后的土尾攻击的主要对象是芦屋家的人马。

    芦屋芳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我这边基本说清楚了,我也了解了一个大概。心中不由地打起鼓来,安倍家的老家主这么厉害的大人物能不知道自己孙子在干这档子事儿?能不知道几年来自己孙子在修炼禁法?我觉得不可能,或许他是知道的,而且还有意放任,如果自己孙子成功了,那芦屋家这个心腹大患肯定会被除掉。到时候安倍家一家独大,阴阳师这一界中几乎是号令天下,真到了那时候谁还管他是不是邪道阴阳师,早就拜服在地了。

    可为什么他还要让我上山抓他孙子呢?这事儿我就想不通了,可眼下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心中不由得在想,到底要不要继续掺和下去。

    先不说这邪道阴阳师的禁法厉不厉害,我估计不会太弱。很多邪道阴阳师的禁法其实都是脱胎于我们中国的禁术,根子上是一脉的。万一他们说的那个邪道神器还真他娘的存在,那我要是没阻止成功,被安倍云山拿到了神器,我能挡的下来?

    可转念一想,我要是不上去恐怕也不成。安倍云山和我不对付,之前我给过他难堪。而且阴阳师之间大战难保不会殃及到我。

    这左右一思索,当下有些犯了难,我点了根烟怵在旁边想事儿呢。

    芦屋芳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明白后一直没吭声,也是内疚,如果她将这些事情早点说出来恐怕也不会出这么多麻烦。但毕竟过去曾经有一段情,这姑娘也害怕捅出来后安倍云山前途尽毁。

    前利雨郎走过来蹲下身子说道:“山哥,这事儿难办了,我们还上不上山?”

    我没吭声,想了好长一会儿后问道:“我问你啊,如果明知道山上有老虎,老虎会下山害人,那当猎户的上不上山?”

    “那肯定得上啊!”前利雨郎不假思索地说道,说完之后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了,一拍手喊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准备!”

    我站起身来,有了决定后反而内心轻松了不少。回头看着芦屋芳子说道:“咱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说实话,这对我也是个考验。我将来要对付的人比你和你们阴阳寮加起来都厉害。如果我今天在这里都害怕的不敢出手,那将来恐怕也是一败涂地。所以,我今天非要上这个虎山不可!你快带人下山,在山下等我和前利雨郎凯旋归来。”

    男人还是要豪气一些,老前怕狼后怕虎的像个娘们!

    芦屋芳子其实想留下来,但自知留下来也是累赘,便带人下山去了。走的时候小妮子突然笑呵呵地冲我喊道:“等你回来,我请你泡温泉!”

    我一顿,随后哈哈一笑道:“行!”

    寒风阵阵,目送他们带着伤员离开后。我走到前利雨郎面前,拽住他的胳膊一把将他怀里揣着的蓝符给摸了出来,随后轻轻一抖手指对着蓝符喝道:“门穌,出来!”

    我这一喊,蓝符没啥反应。门穌显然没鸟我,逼的我抓着蓝符一把按在了葫芦口,这一下门穌可着急了,呼喊一声后赶忙从灵符之中凝聚出来,一出现冲着我就喊:“你干什么啊?”

    “我就是想问问你,日本的邪神你了解吗?”我觉着大家都是神,中国的邪神或许也知道人家日本的邪神。

    “了解不多,干嘛啊?”门穌有些畏惧地瞄了瞄我腰间的葫芦问道。

    “这日本的邪神真有一把邪道神器?”

    “不知道,我也没骗你,我真不知道。不过从这背后大山的灵气波动来看,我估计的确是藏着一些东西的。层层邪气正在往外飘,感觉有极为邪恶的东西在这里面封印着。”看来这土尾所看守的道场还真不简单。

    “行,以后机灵点,别逼我哪天真把你往葫芦口送!”说完之后我算是放过了门穌。让这家伙出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要询问一下它是不是知道关于邪道神器的事儿,我总觉得这邪道神器的传说已经传了几百年,估计不是空穴来风。第二我是想让这家伙探查一下山里的情况。我修炼三象归元之后修为目前比不上过去,感知力方面也大不如前,这差距正在缩小但还需要时间。可门穌这家伙的感知力比我强多了,好歹它也是个神。

    既然山里的确有邪物,那我也已经打定主意要上山了,这边就不再做停留,和前利雨郎两个人一前一后开始往山上走。

    从半山腰到了山顶附近,还没见到人呢,山上就发生了巨变!先是大山一阵摇晃,那感觉就好像是山体出现了崩塌。紧接着一道可怕的紫光从前方不远处亮起,好似从大地一下子射向天空,整个苍天和山顶被这道紫色的光芒连接了起来。迎面吹来的狂风中好像也带上了可怕亡魂的低吼和怨恨的惨叫。目光所及之处,围绕着这道可怕的紫色光柱,有无数邪气变化而成的骷髅在空中环绕,风中好似回荡着死亡的歌谣。即便是有我这样的修为在此时也感觉背脊发凉,内心中的恐惧缓缓透了出来。

    “他娘的,出事了。”我心中暗道,嘱咐前利雨郎自己当心,然后拔出断剑快步朝前走去。离的稍微近一些后便发现了这道紫色光芒的周围是六个阴阳师,地面上画着一个六芒星阵,六个穿着深紫色道服的邪道阴阳师正站在六芒星的六个尖角上,而外围还站着一圈警戒保护的邪道阴阳师,其中有几位便是安倍家的老人,可现在也都换上了邪道阴阳师的道服。但我朝四周看了看唯独没见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安倍云山。

    这就怪了,难道他本人不在这里?

    我正奇怪呢,旁边的前利雨郎忽然问道:“山哥,他们在念的是什么咒?”

    我侧耳仔细听了听后说道:“好像是类似中国唤魂咒之类的法术,从语气和念咒的音节来看,八九不离十。难怪这里有这么多冤魂出没,这样,你帮我引开一个看守的阴阳师,给我打开一道缺口好方便我冲进去阻止仪式。”

    前利雨郎立刻点了点头,我们兵分两路,前利雨郎朝左边挪移了十来米,然后突然飞出几张符纸放出了几个式神攻击过去。负责警戒的阴阳师立刻反应过来,当时就出手和前利雨郎战在了一起,同时周围好几个阴阳师也闻讯看了过去,我见时机成熟了立刻提起断剑朝着紫色光柱那边杀了过去。

    三步并两步冲到了紫色光柱面前,六个正在施法的阴阳师此时不能分心,因此明知道我要出手也无法阻止。

    气贯剑身,我大喝一声将断剑刺了过去,但没想到断剑在刺中紫色光柱的一刻忽然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给弹了回来,那股气息之强非常可怕震的我连连倒退,身子差点跌倒在几米开外,就连我握着剑柄的手都在震动下微微颤抖。刚刚如果不是手上有穴海保护,那一震估计会让我受伤。

    “他娘的,好厉害。”我低声自语,而就在此时,周围警戒的阴阳师注意了过来,见状急忙拔出武器包围了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