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十分六合计划 > 贩妖记 > 第五十一章,分心遭难

第五十一章,分心遭难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山洞在之前土尾的攻击下开始变的摇摇欲坠,上面出现了大量密集的裂缝。感觉我的目测,只要土尾再动手打几下,可能山洞就会出现塌方。到那时候内部狭窄的空间突然落下无数大石头,我很保证定芦屋芳子不会有事。

    “他妈的,前利雨郎在干什么呢!”我心里骂着,这时候这小子应该带着芦屋芳子已经逃出来了才对。

    其实这也不能怪前利雨郎,因为这家伙进了山洞后一看才发现情况不妙。芦屋芳子带的几个随从中间有一位受了重伤,躺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左胸被打塌陷了一大块,喷出来的血落了一地,这感觉就像是一口气没喘上来下一秒可能就要死这儿了。而山洞口又很狭窄,想带这么一个重病号出去非得让他站起来再推出去,可现在的情况是谁只要一动他,他就喷血而且气喘吁吁好似喘不上这口气。一来二去,芦屋家这点人谁都不敢动他。

    其实如果这是随便一个随从,那死了也就死了。这里面的人都不是圣人,不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之人的生死而让芦屋芳子这么重要的人物受困。可偏偏受伤的这个人居然是芦屋芳子其中的一位老师。这可要了命了,在阴阳师的大家族中,老师和学生的关系那是很好的。芦屋芳子从小就没有父母,爷爷虽然很亲也很疼爱她,可毕竟非常忙碌,平时经常不着家。而其他的亲戚都眼红她得宠,一个个排挤她对她明面上还可以,暗地里其实都很冷漠巴不得芦屋芳子早点死了。所以,从小到大芦屋芳子能依靠的就是这几位老师,她对待这几位老师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

    如今老师受了重伤,让她独自逃跑那肯定做不到!所以,这才耽搁了下来,她这边一耽搁外面的山洞就要塌了。

    情况危急之下,我伸手往地上一拍,土行气息在地面下快速游走,一下子蹿上了布满缝隙的墙壁,开始进行加固。但我现在练的不是《武当五行功》虽然还能使用五行法术,可没有之前那么得心应手,加上改练三象归元不久,穴海内的气息运转也没有以前快,本来一两秒就能搞定的事儿,如今却要用上一两分钟。而且我这边一运功,气息一打出去正面就出现了空门。放在过去,我肯定放出黑骷髅为我护法,可现在黑骷髅不在身边了,没人能保护我。对面的土尾一见我分心,这家伙反应也是极快,狂吼一声冲着我就是一拳头。

    这一拳头可是结结实实打在了我身上,而且还是在我分心救人的时候,空门大开气息不足,就这一拳就打的我喷了一大口血,身子像是被炮弹击中一般飞了出去。等我落地的时候,当时就感觉胸口剧痛无比而且还伴有极为强烈的胸闷透不过气,我拿手轻轻一按,钻心的疼,胸腔还往下塌陷了一块,这么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我,我肋骨怕是折了好几根!

    打架时候什么最怕?不是缺胳膊少腿,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靠法术战斗的人来说,缺一条胳膊没事,只要气息还在我一样能打赢对方。最怕的却是断肋骨,修士获得灵气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吐纳,说白了就是稳定而规律的呼吸。可肋骨一断,我稍稍一呼吸就疼的要命,身体内的气虽然还有但等不到和外界灵气的互通,那这情况就艰难了!但好在,我被打飞之前,将洞口的裂缝给修补好了,而且我还发现了土尾狂暴的真正原因。

    就在被打飞,身子腾在空中的一刻,我看见在土尾胸口的鳞片下面贴着一张符!

    土尾的鳞片空隙比较大,尤其是胸口的地方,站直了鳞片是贴合在身上的,可一旦坐下来鳞片下方的空隙就显露出来了。本来我之前和它交手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鳞片将那张灵符给挡住了我看不见。但刚刚被打飞的时候我却瞧了个清楚,如果那张符就是造成它狂暴的原因,我倒是可以对症下药早点解决这家伙。

    前利雨郎这边发现山洞的摇晃好了许多,墙壁上的裂缝也渐渐消失,他心中一琢磨知道是我在外面帮忙的缘故,当下心里安定了不少走到重伤的老人面前查看了一下,叹了口气后对芦屋芳子说道:“这老头估计快不行了。”

    芦屋芳子眼睛都直了,本来就六神无主的她再一听见前利雨郎的话,那就像是晴天霹雳,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跪在地上哇哇大哭。前利雨郎一看姑娘哭了也知道自己不该多嘴,急忙说道:“如果等山哥外面解决了土尾,我们早点送到山下医治或许还有救。”

    其实有没有救前利雨郎门清,光是老头喷出来这么多血,加上那塌陷程度非常可怕的胸膛,他就知道肯定活不了了。走到洞口往外一瞧,本来还等着我早点解决土尾的他一眼就看见了我嘴角边上流着的血迹,这一下,他慌了神,心想:山哥这是要输啊。如果我输了,他们这山洞里的人肯定得交代在这儿,前利雨郎想了想便将蓝符拿了出来,寻思着不行的话就放出门穌去战斗,但这一次无论他怎么说话,耍狠使奸都没用,门穌一点反应都没有。前利雨郎心中也发慌,总觉得要帮我一把,就在这时候他的眼睛落在了芦屋家其中一人身上带的火铳上。

    一般的火符对土尾效果不大,土尾的鳞片经过几百年的修炼水火难难侵,除非像我那样以可怕的气来催动或许能烧着它的鳞片,不然的话一般的火焰子弹都没用。但这一次他们带着的一把火铳可不同。

    这把火铳也是个宝贝,是芦屋家宝库里拿出来的,在火铳的管子表面刻有加强为威力的法阵,使用的火焰都经过辟邪驱魔的加持,本来是准备用来对付云俭的,万一云俭想反抗,用这把火铳来一炮就直接弄死算了。

    但现在却成了前利雨郎帮我的重要道具!他急忙走过去,想借火铳一用,结果芦屋家这人还挺小气,说什么都不给,毕竟是自家宝库里的宝贝。正在僵持的时候,芦屋芳子发话了,这姑娘毕竟是豪门大小姐,从小就跟着老家主,骨子里透着一股威严开口便喝了一句,直接就将自家的阴阳师都镇住了。然后一把拿过火铳自己个儿走到了山洞口对准了外面的土尾。

    这小姑娘想干嘛?前利雨郎心里直犯嘀咕,就在这时候,芦屋芳子在火铳里上满加持过的火药,然后对着土尾的后脊梁就来了一炮。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火焰和钢珠一起飞了出去,带出了一条可怕的火龙径直打在了土尾的身上。

    这一下威力非常大,土尾那么强壮的身体都微微一晃差点倒下去,背后的鳞甲被打开了一个大口子,暴怒中的土尾回过头再次扑向了山洞。

    我这边本来已经准备动用杀招了,但没想到山洞那边一搅局,土尾再次扑了过去。但对我而言这还是个好消息,能给我充分的时间进行吐纳,确保一击必杀!

    打了一火铳后看见土尾狂奔过来的前利雨郎急忙将芦屋芳子给拉了回来,还算及时,就在土尾一拳打在山洞口的时候前利雨郎将芦屋芳子给拉了回来。

    “不要命啦!疯女人。”前利雨郎开口就骂,也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