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 > 贩妖记 > 第五十章,狂兽

第五十章,狂兽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我们俩一前一后往山里走,沿途基本上都有阴阳师驻守。前方的山腰上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响声,身后的前利雨郎奇怪地问道:“山哥,那两位老家主怎么那么爽快就答应了啊?让你进宝库不等于让老鼠进了米缸,还能有好?”

    “我操,你丫的会不会说人话啊!”前利雨郎这孙子中文还没学到家,经常有意无意地变着法骂人。

    “呵呵,您别生气,我这不是中国话还没学利索吗?”他笑嘻嘻地说道,一个已经能熟练使用“利索”这个词的人居然还说自己没学好中国话?完全就是装大尾巴狼,但我也没动气,开口道:“你小子就是个穷人的命,和他们那些有钱人比不了。”

    “啊?您给我说说呗。”他立刻追问去起来。

    反正上山还有一段路要走,我索性就聊了起来开口道:“我打个比方,你小时候生活贫苦,前利家族不景气,送你到山沟子里过苦日子,那时候你想吃块蛋糕买的起吗?那肯定买不起啊,但现在你在阴阳寮出了名,身居要职而且还结交了军龑这样有背景的大人物,那手里肯定有钱了,你还会为吃块蛋糕犯愁吗?那肯定也不会啊。所以这就是有钱人和穷人的想法,通俗点说,人家宝库中的底子厚着呢,让我一个宝库拿走一样根本就不算什么。或许我拿走的宝库对你而言特别珍贵,你特别看重,那是因为你连一件都没有的缘故。而人家可是有一宝库呢,能在乎一件两件的?但安倍家的面子声望和芦屋芳子的性命那可是伤不起的。眼下找我解决这件事是最好的,所以他们肯出这个价格,懂不?”

    “那他们怎么不找军哥呢?”前利雨郎又问道。

    “哈哈,让军龑上也可以,但你觉得军龑要价会比我便宜?根本不可能,军龑这家伙只会比我要价更高,他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我就是个泥腿子,他可是军家的大公子继承人。就好比请明星,唱功一样的情况下,三线明星的出场费肯定比二线明星要便宜吧,我就是那三线明星,哈哈……”

    说到这里,前利雨郎这小子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一个劲地点头。

    “那到时候宝贝能分我一件吗?呵呵……”原来这小子和我唠了这么半天是在这上面等着我呢。我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也是穷人,不比你好多少。要宝贝可以,你要么拿你的蓝符来换,要么就自己挣去。”

    “那可不行,蓝符不能给你!”他捂着自己的口袋,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就这么着,我们说着话,一边往山上爬,一边还吹着牛,终于到了半山腰。我示意前利雨郎停下步子,然后抬头望前方看去。

    情况和我想的差不多,虽然没看见尸体但地上全是被打碎的纸片人。很显然,在被逼进山洞之前曾经和土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从情况看应该打的很凶,式神用了不少但都不是土尾的对手。芦屋家这次应该是带来了厉害式神的,当时显台的时候曾经拿出来过,不过芦屋芳子因为实力不够所以没有用。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地上没有特殊的式神符纸,所以那个特殊的式神并没有使用过。我估计是因为芦屋家现在被困在里面的没有人能使用这种特殊的式神。

    土尾的状态很狂暴,正发了疯似的捶打山洞附近的山壁,山洞的口子很小,大约只能让一个成年人通过,所以土尾粗壮的手臂伸不进去。它每敲打一下山壁就会发出如同炮弹炸裂的巨响,整个山壁摇晃的非常厉害。

    “山哥,我担心它这么打下去,万一造成山洞内部塌方的话……”前利雨郎担忧地说道,即便没有说完我也明白他的意思。

    “这样,一会儿我引开土尾的注意力,你趁机进去先确定芦屋芳子他们有没有受伤,如果内部空间足够稳定的话就先不要出来,等我搞定了土尾后你们再出来。如果内部空间不稳定的话就尽快出来,想办法往外面跑,有我在土尾应该伤不到你们。”虽然之前还在开玩笑,但该干活的时候我也不含糊,脸色严肃地说道。前利雨郎冲我点了点头,我们制定了计划后便行动起来。

    “喂!”我背着断剑木箱走了出去,冲着土尾喊了一声,土尾听见声音发出“呼呼……”的响声,但捶打山洞石壁的动作却停止了,慢慢转过头来。我一看它的脸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土尾这张脸充满了邪气,双眼中的紫色光芒比上次交手时候浓了不少,而且表情狰狞中还带着些痛苦。整个给我的感觉就仿佛狂暴了一般,应该是完全丧失了理智。

    我一看它这种状态心中就起疑了,到底芦屋芳子他们做了什么能将土尾惹的这么狂暴?单单被安倍云山解开束缚也不至于让它变成这样啊!但当下情况紧急,也容不得我细想,伸手甩出一道火符打在了它的身上,我手指一点火符就在土尾的身上炸开了。但火焰在土尾身上根本就没燃烧起来很快就被土尾扑灭了,火符对土尾的杀伤力其实没多少,这一点我也知道,只是为了引起它的注意。

    果不其然,我这边一动手土尾立刻暴怒,狂吼着就朝我袭击过来。我立刻冲着躲在一旁的前利雨郎打了一个信号,他飞奔着朝山洞跑了过去。

    土尾接近二十米的身形像是一座大山般冲向我,地面都在震动,但我一点都不害怕。莫说是上次教训过它一回,就算没有上次的胜利,凭它这几百年的道行修为就想动我?那绝对不可能!当下手诀一变,穴海内的气运转起来,我向前连踏几步,就在土尾一拳打向我的时候,我往旁边轻轻这么一躲,然后断剑出鞘一握剑柄气贯剑身,踩着它的拳头蹬上了它的手臂接着“蹭蹭”地爬上了它的后背,然后转头对着它的肩膀就劈下了一剑。虽然土尾的鳞甲结实坚硬,可在断剑这等神兵利器加上我的气息加持下想不被破开那也是不可能的,我这一剑下去当场就见了红,在土尾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大口子。鲜血很快就流了出来,土尾怪叫一声,回头伸手一甩想将我打下去,但我早料到了这一手提早一步落下了它的肩膀踩在地上。

    落到地上后心里还想着,这下子土尾该消停了。上次被我稍稍一教训就害怕地不敢动弹,说明这家伙不是个疯狂的怪物。今天吃了一剑,而且伤势比上一次还重肯定就该服软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剑非但没有阻止它的攻击,反而让它更加发狂,伴随着苍凉而暴躁的吼声,它举起双手对着我所在的地方一通狂砸,只听见“轰轰轰……”接连不断的巨响,土尾像是在发泄心头的仇恨,几乎将我所站的地方打出一个大坑来。我依靠五行光华抵挡,但这家伙力气太大,我脚边的土地还是崩裂开来,身子一下子陷入了泥土之中还真有些狼狈。

    可比起身上的狼狈,更让我没想到的便是土尾的发狂。它感觉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而且好像并不受那一剑疼痛的影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这大家伙好似彻底变样了。

    而就在此时,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山洞那边的石壁出现了密集的裂缝,我余光一扫,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