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官网 > 贩妖记 > 第三十五章,关东煮和撸串

第三十五章,关东煮和撸串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我爷爷没有为难你吗?”

    “没有,我先走了,打扰很久了。”我站起身想走,但天色已经很晚了,而我不争气的肚子却在此时咕咕作响。

    “你饿了?那留下来吃饭吧。”她似乎很希望我留下来吃饭,甚至还不自觉地流露出了笑意。

    “不好吧,再说这么晚了你们家的厨子也应该休息了。”我实在是不想留在这里吃饭,一个劲地拒绝。

    “不麻烦,他们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你跟我来。如果我让你饿肚子回去的话,那军龑哥哥会生我气的,来吧……”此时的芦屋芳子看起来倒少了许多大小姐的感觉,反而多了几分二十来岁小姑娘般的欢快灵动。

    芦屋家的饭厅或许比很多人家的一整套房子还大,楼层很高,估计有六七米,房子周围不时会看见巡逻的保镖走来走去,屋子内则由阴阳师负责守卫。角落里放着一个座钟,很快就到了晚上八点,座钟连续敲了二十下。正在此时,一大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个餐盘,不一会儿在我面前放下了十二道菜。厨师们虽然看起来还有些疲倦,但却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或许早已习以为常。一个个餐盘里盛着的是精美的料理,接着一个女佣人为我倒了一杯酒。

    “快尝尝,应该都很好吃的。”芦屋芳子拉开椅子后坐在一边,满心期待地看着我。

    “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的……”我看着那些摆盘精致的如同艺术品般的食物,却突然没了什么胃口。

    “不要紧,反正我平时也是这么吃的。我们整个家族都讲究不浪费,我爷爷每天吃的就很少,但对我很照顾,我每天都要吃很多好吃的菜,可吃不完,剩下的就留给他们自己吃了。你快尝尝,这个天妇罗很好吃的。”或许是和我接触了一段时间,也可能是因为军龑回来了一段时间,感觉她的中文似乎越说越好了。

    “嗯……”我夹了一筷子后轻轻咬了一口是挺好吃的,但我却没接着大快朵颐。

    “你快点吃饱,然后给我再讲讲你那些冒险的故事。”到了此时,小妮子才说出了对我这么殷勤的原因,原来是想听我讲故事啊。

    我笑着喝了口水,想了想后忽然说道:“你们日本……有没有撸串的地方?”

    “啊?”此话一出,芦屋芳子满面惊讶地看着我,她甚至都不明白什么是撸串。

    “什么是撸……串?”以她学习中文的日子估计还不知道这俩字是啥意思,我估计广沫惠美都未必知道。

    “就是一根棒子上穿着肉,然后弄熟了吃,懂吗?”我用尽量简单的话语向她解释,接着芦屋芳子就一脸明白过来的样子点点头用日文开始询问家里的厨子,结果看见一溜全在摇头,我估计这些厨子高档的手艺都做习惯了,小吃反而不顺手。

    “他们不会……”芦屋芳子有些尴尬地说道。

    “那附近有这样的店吗?要是没有的话,那我还是先告辞了,不是你家厨子做的菜不好吃,实在是不对我的胃口。”

    “不要,等等……我知道,我知道了……”

    几分钟后,我们俩坐着车出了芦屋家的门。而此时在芦屋家的一间卧室中,芦屋家的老头刚好听人汇报我们出去了,他却只是挥了挥手,没有阻止没有反对,像是料到了一般。

    我们的车子开出去十几分钟后停了下来,接着我便被她拉进了附近路边停着一辆小车里,这是辆木板车,看起来弄的和个小门面似的,上面挂着布帘子车子上方冒出袅袅白烟。

    我掀开布帘子后看见里面居然是个吃喝的小店,绕着木板车放着几把椅子,而在木板车上装着一个大锅,锅里蹲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串串。

    “撸串?”芦屋芳子还以为我说的撸串是这个意思。

    我笑了笑摇摇头道:“不是的,这是煮肉串,也就是你们日本人说的关东煮,我知道但和我们的撸串不同,我们的撸串是烤的,烧烤懂吗?”

    她一愣表情有些泄气,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我说:“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烧烤店还开着,走,我们去那里吃。”

    但这一次我却没有动,笑了笑说:“不必了,就这里吧,我对日本这种路边关东煮也一直很好奇,就吃这个吧。”

    “你愿意吃?那好……”她开始点单,没一会儿又是烧酒又是拉面就端了出来,老板是个胖乎乎的日本男人,头上绑着擦汗巾身上穿着围裙,脸上带着笑意很热情的样子。

    “这个拉面不错,哈哈,比方便面好吃。”在吃到正宗的日本拉面之前,我一直认为日本的拉面就和我们在国内吃的方便面差不多,但如今一吃才知道,这两样其实是不同的。

    “你怎么不吃?我记得你好像没吃晚饭吧。”我吃的是津津有味,对这种有特色的小吃很感兴趣。

    “我?我还是算了……”她连连挥手。

    “为什么?不饿吗?”我问出口后,她刚挥手肚子就叫了,我哈哈一笑,虽然嘴上说不饿,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我示意老板给她弄了几串关东煮。芦屋芳子脸色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我从小就没有吃过外面的东西。即便是去餐馆也都是家里的人去过的,我不确定这种地方的东西是不是为生?”

    “大小姐,我不是帮你试了吗?肯定没毒,放心吧。不然你喝点酒,我记得日本人二十岁能喝酒吧,你应该已经二十了吧。”

    “我十九……”她还没说完肚子又叫了,在我的怂恿下终于尝试了一下路边摊,结果这姑娘刚吃了一口眼睛就开始发亮,然后便狼吞虎咽起来,这关东煮是一串又一串地叫,桌子上放着的木棒一根根堆积起来,老板煮的速度都不如她吃的快。

    “好吃?”我和老板都看傻了眼,芦屋芳子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样子,但吃起来还真不含糊。

    “嗯,挺好吃的,我没吃过这些你知道吗?就是很新鲜……”她说完后又要了好几串上来。

    我笑着说:“你这要是跟我去中国,那吃遍中国美食后回日本你估计要饿死了,哈哈。”

    吃饱喝足后,我倒了一杯酒,点了根烟,身体暖洋洋的心里竟然多了几分安定,听见不远处路上偶尔传来的车辆声音,以及有时候经过的路人,老板笑呵呵地看着我们,布帘子下的木板车中暖和安全,人仿佛一下子就幸福了起来。

    “好了,我吃饱了,你该说故事了!”芦屋芳子抓着我说道。

    “什么故事?军龑上次不都告诉你了吗?”我耸了耸肩道。

    “上次军龑哥哥说的只是一个大概过程,我要听详细的,嗯……就先说说你当初在那个寺庙底下遭遇了什么吧,不对,我想先听听你有没有杀过人?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她抓着我,笑呵呵地问了起来。

    “第一次杀人吗?那可久咯,我第一次杀人是二十岁的时候,杀的还是你们日本人,还是前利家族的一位前辈,就因为这事儿我才认识前利雨郎的,我也因为这件事坐了牢,曾经在那时候我觉得我的人生或许再也没有未来了。”我抽着烟开始细声地将故事告诉她,而老板是个日本人所以压根就听不懂我们的对话。

    一夜慢聊,当深夜降临,保镖上来催促的时候她才惊觉到时间该回去了。

    “我该走了,下次……有机会我再找你听故事。”芦屋芳子意犹未尽地问道。

    “好啊,我也该回去了。对了,问一声,上次我们第一回见面的时候,你戴着的戒指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