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十三章,嫉妒(1)

第十三章,嫉妒(1)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平贵和我不对付,我废了他一条手臂,这仇按理说是很大的但前提是他的手臂长不回来了。可如今这孙子的手安了回来,虽然是个“替代品”但也没多大影响,加上我都赔礼道歉了,最多以后我欠他个大人情,这事应该就这么结了。可他偏偏得理不饶人,居然还要和我再打一场。这是明白了要将失掉的场子再找回来,我虽然有些不乐意,但人家这架都找上门来了,我也没有推脱的意思。

    新功法大周天走完一圈,身上三分之一的穴海被激活,修为是有所提高,可实际战斗力在特定情况下却并不见得高多少,然而对付今天的平贵却是绰绰有余。

    擂台上,周围站满了人,今天十个中队的人几乎都到齐了,三中队的人围着平贵,看样子都是在给他打气。这一架是报仇也是扬名,如果平贵能战胜我的话那在军家的地位也必定会有所提升。军龑靠着擂台抽烟呢,见我走过来便抛了根烟给我,我接过来后点上,吸了一口说道:“还没到时间就这么多人来了啊。”

    “呵呵,都是来看你热闹的。”军龑望着平贵那边继续说,“看见没有?老爷子又把他的修为暂时提高了,今天可是一场硬仗,你有心理准备吗?”

    我笑了笑没开口,说实话新功法对付其他人我还真没有什么底气,如今改练新功法刚起步还比不上过去的老功法真正的战斗力相差很多,可对付平贵那就是两回事了。平贵比我厉害的地方在于基本功,这小子苦练了多年的基础训练,一招一式都力求完美,加上有老爷子帮忙提高修为,这才变的厉害了不少。我是个半吊子,过去没怎么接受过系统化的训练,基本功肯定不如平贵,但现在改修新功法,穴海直接吞吐气息作用于周身三分之一的部位上,换句话说就是平均强化了身上三分之一的地方。此时我使出一剑或许没有过去全力出手的一剑那么强威力,但无论是反应,速度,肌肉强度都远比过去要强。原来是专攻一点,现在是多点开花,对付平贵这样靠基本功的人,我这一手可就了得多了。

    老爷子按照惯例上台说了几句话,重申了一遍不能下黑手就规则,然后便是三声锣响,战斗也就在此时开打了。

    我上台手上拿着的是平时训练时候用的剑,对面平贵也是,这一次可算是绝对公平,无论是修为还是法器我们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没了你那些厉害的法器,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胜我!”平贵挑了个剑花,估计是看着我心头又起了火,居然先对我动了手!

    按照道理来说,先出手的人虽然占得先机但也有利有弊,好处自然是气势上比较强,压过对方一筹,而弊端便在于容易让对方看穿自己的剑路,这就和下棋似的,如果路数被对手看破了那是要吃大亏的。平贵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选择先动手,我估摸着是因为这家伙觉得自己基本功厉害,在同等没有法器帮助的条件下我基本功肯定被他完爆,所以想速战速决,一鼓作气将我拿下。

    长剑刺过来后我抬手甩出自己的剑挡了一下,对面平贵立刻变招,长剑再一甩,剑身如同刁钻的毒蛇从侧面绕了过来,这是平贵标志性的招数,他很会玩这样的花活。如果放在上一次我肯定中招,但这小半年我也不是睡过来的,在他变招的同时我也变招了。其实剑锋交错之际高低差别便在于小动作上的变化,他这边转动剑锋朝我刺了过来,我急忙一抬手,将他刺过来的剑锋给架了起来,同时暗度陈仓一掌自下方打了过去。平贵反应也很快,同样是一掌打了过来,我们两个这一掌碰在一起,气息震动,强劲的力量将两个人推开,平贵往后退了十步,而我只退了五步。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里的人都知道我的基本功是比不上平贵的,可刚刚我们俩对的这一掌和整套招式打下来,我居然还占据了一丝上风,这让看见这一幕的数百人都有些愣神。

    军龑瞅着这一幕也愣住了,当然他愣住的不是我能接下平贵的这一套攻击,而是吃惊于我和平贵如今修为差不多,可为什么对了一掌后家退了十步,而我只退了五步。

    其实这一掌里有不少学问和门道,第一我在双手上都有穴海,虽然储存的气息不多,可比起平时没有大量气息流过的状态下要强的多。第二便是平贵自己出了问题,他身上的修为毕竟不是自己苦修得来的,虽然基本功扎实,但技战术水平还是比较差。在临场对敌的时候运用气息远不如我,其实刚刚那一掌如果他能将大部分的气运转到手掌上,那这一掌的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但他没这么做,因为他还没习惯这么高强度的战斗,对气息的运用比我差了很多。

    “怎么会?”平贵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我喊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打这一掌?”

    “呵呵,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们都分别这么久了,难道就不允许我长进一些?刚刚那一招是你先打的,那这一次换我了!”说完我剑尖一挑,冲着平贵狂奔过去。平贵往后再退几步,随后在我杀到面前的时候纵身一跃,身体在空中一个翻身,剑芒直刺而下。我见状急忙停住身子,习惯性地将身上的气息一爆,然而刚这么做我就后悔了,爆发出去的气息远不如过去那么强悍,竟然没有将平贵震飞,反而只是将他刺下来的长剑给震偏了出去。但锋利的剑刃还是刺破了我的皮肤,剑尖落地发出一声脆响,平贵向后一跳,长剑一抖,剑刃上沾着的血迹散落在了地面上。

    “好!”见我见血周围的人顿时大声叫好,平贵自己也露出了一丝喜色,望着我喊道:“还以为你有多大进步,没想到也不过如此,这一剑就是告诉你,你再练上十年也比不过我。”

    我抹了抹面颊,伤口倒不是很深,按照道理来说,如果是我之前的功法那气爆一下能将平贵震飞出去,还能让他挂点彩,但如今换了新功法一时间还没适应过来,所以刚刚那一招的效果和我预料中差距太大。

    “呵呵,人总有得意和失意的时候,在得意的时候别太瞧得起自己,在失意的时候也别看不起自己。”我笑了笑回答了平贵这么一句。

    “不服气?那再来!”平贵剑尖滑过地面带出一连串火星,随后突然将剑锋挑起,擂台上面砂石乱飞竟然带出了一片狂风,能见度也在此刻降低了不少。这其实是障眼法,我心中清楚立刻小心地戒备起来了,就在此时,一人一剑破开风沙从我后方杀了过来。我早有所防备,回身便是一剑,平贵也似乎料到了我会这么做,两把剑碰了一下后,他立马探手向我抓了过来。我冷笑道:“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你做起来倒是熟门熟路啊。”

    说话间便已经出了手,手上的速度比过去快了不少,一把叩住了平贵的手腕,他也反手将我的手腕掐住,两个人立马较上了劲!

    “你不过是运气好了一些,如果我能有如你这般的运气现在的成就肯定比你高!但运气不会跟你一辈子,巴小山!”此时我们两个贴的很近,平贵也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