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二百八十章,科学家

第二百八十章,科学家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前利雨郎奋力地在海浪中往前游,孤独的身影,表明他的任务失败了。水生妖在五皇子的指挥下让开了一条路,前利雨郎精疲力竭地爬上救生艇,然后瘫倒下来,大声喘气面色苍白。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渚幽疑惑地问。

    我蹲下身子,第一眼便看见渚幽后脑勺上一道血口,虽然血迹被海水冲刷干净,但显然他曾经挨过打。

    “你脑袋上怎么有个伤口?咋回事啊?”我奇怪地问。

    “他妈的……”前利雨郎一张嘴就骂骂咧咧,“失算了,我在船里本来已经接近了陶老,但天涯子在。夏副所长想让天涯子杀掉陶老后控制陶老的魂魄套出解除炸弹的方法。我知道自己不是天涯子的对手,因此在旁等待机会。没曾想,后来遭遇暴动。陶老手下的几十号人突然发难,手持各种工具和武器冲进过道,见人就打。我当时假扮成守卫的模样,也挨了一棍子。等我清醒之后,发现陶老已经被劫走了。后来我混迹在夏副所长的手下之中,四处寻找,可就是没有找到陶老的踪迹。无奈之下,我又怕你提前发动攻击,所以跳海和你汇合。”

    这一下,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五分钟内前利雨郎没打信号的原因。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当时怎么也没料到陶老头手下那群技术员还有这个胆子,虽然他们是在救人,可反过来却害我这边处于被动状态。

    “对了,陶老先生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还反复让我记住这句话,好像非常重要。”

    “哦?什么话?”

    “嗯……本初阁,三排,第五。对,就是这三个词组成的。”

    我一听这话也没反应过来,本初阁我是知道的,其实就是陶老头在上海基地的那栋小楼。文人墨客都喜欢给自己的屋子取个别致的名字,但后面的三排和第五我就不太明白了,不过陶老头不是胡说八道的人,也不会做多余的事儿,他让前利雨郎一定要记住的这句话必然有深意。

    “现在怎么办?”渚幽问道。

    我没吭声,点了根烟眉头皱的都快拧成一团了,心里一个劲地嘀咕,说道:“他娘的,让我想想。”

    目前局势很微妙,夏副所长完全被我震慑住了,害怕五皇子动手,而我这里因为计划失败也不能随便动手,天知道那群技术员将陶老头救到哪艘船上去了。看起来是维持在了一个僵局,但时间一久,如果那群技术员夺船逃亡,或者再引出点什么事儿来,极有可能将我们之间微妙的平衡打破。但就目前而言,最好的方法是继续虚张声势,五皇子只要还在我们这边,我们就占据绝对的上风,就算夏副所长搞出什么幺蛾子我们也不怕,毕竟我们的拳头够硬。

    而在岳乗的船舱内,此时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听到了关于那件改良武器的秘密。

    “507所内有一座特殊的仓库,这座仓库收藏着整个507所从中华猛虎会的时代开始到如今收集到的各种各样的法宝,都是珍品,不能外传。不仅有最好的电子安保措施,而且还有我研究后亲自派人布置的法阵结界,每天更有十几位高手看护,做到万无一失,从地基建造开始都是我亲自监督,不会留下任何一点破绽。而在这座仓库所收藏的法宝中,有很多是不能见光的,比如在当初对付仙山墲倘时曾经启用的邪道法宝——邪罗刹的肉身。当然也有一些并非是邪道的法宝,而是正道的秘宝,不过这些秘宝一旦现世会遭到其原本所属门派的抗议,所以也不能轻易现身。这些法宝虽然很强大,可因为不能使用而无法发挥其本来应该有的作用。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我在507所内就秘密从事改良这些不能见光的法宝的工作。直到今天,成效不能说没有,只是并不明显。这些秘宝的炼制过程对我们而言都是迷,而如果不知道这些秘宝的炼制过程,我们往往不能从根源上改变法宝,即便我们改变了外观,可一旦使用,明眼人很快就能发现法宝的本质。”陶老头笑着说,云淡风轻不带一丝一毫的火气。

    “这些事,我听说过。”坐在对面的岳乗点了点头道。

    “如果能直到某样秘宝的炼制过程和炼制材料,我们从根源入手,那就有可能在保留秘宝威能的情况下,改变秘宝的特性。这样,外人便瞧不出其真面目,我们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件秘宝拿出来使用。然而,这么多年来,那座仓库中最顶级的几件秘宝一直都处于神秘的状态,关于来历,制作背景,我们都一无所知。而就在去年,我们撒网出去的探索队终于有了收获。我们在507所秘密开发的一座大古地中发现了一样秘宝的制作图鉴,这张图鉴很有年头,印刻在古老的妖兽兽皮上,而且注解都是以古妖族的文字书写,可我对于古妖族的文字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对图鉴进行了翻译。发现,这份图鉴所对应的秘宝正是我们仓库中所收藏的顶级秘宝之一,也就是曾经在仙山墲倘动用过的邪罗刹肉身。”

    此时他说的这些话,显然是岳乗没听说过的,因此他听的很认真,全神贯注,生怕听漏了哪怕一个字。

    “我们召集了整个部门最精锐的一批人才进行研究,图鉴非常复杂,描绘了邪罗刹肉身的制作过程,而最重要的是,上面对于邪罗刹肉身内部镌刻的特殊古代阵法有很明确的解释。虽然我不知道这张图鉴是谁所写,但很显然他对于邪罗刹肉身非常了解,即便不是制造邪罗刹肉身的人,也一定是了解制作过程的相关人士。我们光是对图鉴进行翻译和初步分析就用去了大半年时间,而这之后才开始动手对邪罗刹肉身本体进行契合式的试验,所有试验都证明图鉴所描述的内容是正确的。在确定了之后,我们开始大刀阔斧地研究,时至今日,我们已经改良了邪罗刹肉身接近百分之五十三。预计全部完成的时间大约在明年。”

    岳乗听到这里,心中的惊讶可以说是翻江倒海,他知道面前的陶一眼不是个爱吹牛的人,所以可以相信他真的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将一件神秘莫测的邪道法宝给改良了超过一半。要知道,即便是有了这张图鉴,即便是翻译了这张图鉴,放在一般人手上,想按照图鉴制造出一尊邪罗刹肉身没个五六年都不行。而改良,是在完全理解邪罗刹本质的前提下进行大幅度地变化,这难度甚至比制造另一座邪罗刹还要大!

    “你手下的人才这么厉害?”岳乗吃惊地问道。

    “虽然这么说对那些孩子不太公平,但改良的核心工作从来都是我一个人在处理。他们复杂做一些边缘性的工作……人的记忆影响智力,如果他们的记忆被大幅度地抹去和修改会影响到他们大脑的正常工作,甚至可能变成白痴。我们所里过去曾经有几位研究员就是这样从智商高的人群变成低能的。我不希望这些在我手下讨生活的孩子们出事,做一些边缘性的工作,对研究接触不深,那最后完成时被抹去的记忆也相对较少,对大脑的影响也会较少。”这话从任何一个人嘴里说出来,岳乗都会觉得在吹牛,但唯独从陶一眼嘴里说出来时,他觉得是那么真实。

    眼前坐着的这个人,以一人之力在改良一件古代邪道圣物,他明明只是个普通人,但却是个天才,甚至不能用江湖的眼光去看他。而此时此刻,在岳乗脑海中浮现出来,形容眼前这个人的名词竟然是“科学家”,没错,在岳乗和大多数接触并了解陶老头的眼中,这个老人都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