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二百六十五章,奇怪经历

第二百六十五章,奇怪经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这上面的字……”我内心泛着嘀咕。

    “能看懂吗?还是看不懂?别骗我,你骗不了我。”神秘的男人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说话声音很轻,但每个字我都听的非常清楚,“我能听见你的心跳,能感觉到你血液的流动,虽然不确定你明不明白我这番话的意思,但入股欧尼能看懂这木简上的字,就一定能听懂我的话。现在,告诉我,这个木简上都写了什么。”

    我是看的懂木简上的繁体字,这一列字写着的是:抱元守壹,循序漸進。

    这句话本身没什么复杂的地方,是任何功法甚至是中药书,气功学里都会出现的。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个神秘的男人要让我读这句话呢?他不认识吗?还是某种测试考验?而他刚刚说能听见我的心跳,测量我血液的流动,其实原理就和测谎仪是一样的。

    “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些呢?”与其满腹疑问,不如直接问出口。

    “不要问问题,现在,告诉我你能看懂吗?”神秘的男人依然非常强势,硬是逼问我是否能看懂木简上的文字。我犹豫了一下后点头道:“能。”

    这一刻,神秘男人的眼睛中好像闪烁出一道奇异的光芒,那种感觉就仿佛寻找了很久的东西终于找到了,语速也变快了一些,追问道:“果然能看懂吗?那告诉我,上面写着的是什么?”

    “抱元守一,循序渐进。”我如实说道,说完之后回过头去,看见男子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但很快这种笑容就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恐惧,在他奇异的眼睛深处似乎涌动着某种对我的恐惧,接着喊道:“你没读错吗?没骗我吗?”

    “你不是知道我撒没撒谎吗?”我奇怪地反问了一声。

    下一刻,他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脸上竟然涌现出疲惫之感,低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刚要回答自己叫巴小山,但一想不能随随便便将真名告诉人家,目前状况还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没搞清楚,说出自己的真名也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想了想后没有直接回答。

    “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不知道了吗?还是不想告诉我?”男子揉着眼睛,声音又变冷了。

    我想了想,脑海中第一个跳出来的人影居然是许老先生,便下意识地说:“我……我叫许……”

    本来是想说许老先生的名字,毕竟他实力高强,万一这人要找我的话找到了许老先生也能应付,可转念一想自己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吗?所以刚要说“许从逝”的时候硬生生刹住了车,随口道:“我叫许……佛……对,我叫许佛。”

    奇怪的男子望着我,皱着眉头道:“你叫许佛?”

    “是啊,不行吗?”

    “像你们这样的野人也有名有姓了?”他这么一问,我当即傻了眼,野人?自己怎么就变成野人了?然而,仔细想了想,我穿着兽皮做的衣服,身处群山林海之中还别说,真有可能是某个偏远部族的人,我要是说自己叫“奔波儿灞”估计还好点,结果他娘的瞎憋出来一个这样的名字,当即引起了他的怀疑。

    “我比较特殊,我的名字是自己取的,因为好听,不行吗?”我索性耍起了无赖。

    “呵呵,我记住你了,这附近只有一两个村子,等过阵子我还会来找你……许佛……”他转过头缓缓走进了林中,随后我一眨眼的工夫便不见了踪影。

    “嘿嘿,真是个怪人……”我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不过眼下也不是在这里瞎转悠的时候,得确定自己在什么地方,还有为什么会变成一个野人小孩儿。但刚刚和这怪人纠缠了半天,说了不少话而且紧张的很,缓过神来便有些口干舌燥,既然小溪在后面,就走过去想喝上一口水解解渴。弯下腰,刚用手将清澈的溪水捧起来,嘴巴还没凑上去,刹那间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见一道巨大的浪头迎面而来,这山谷之间怎么会有大浪?我还没反应过来,回头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不仅面前出现了大浪,连带着四周的山谷内也开始变成了巨大的海洋。巨浪冲刷下来,我被无情地卷进了海水中,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一点点下沉,意识也随之一点点消失。

    挣扎着,被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大浪卷走,然后在海洋中翻来覆去地滚动。最终连呛几口海水,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抬头看见的是乌云滚滚的黑夜,听见四周混乱的海浪声。大浪将我往前推,我放眼看去,这一刻,瞧见的是正在崩溃的妖山,巨大的石块不断地从妖山上滚落,我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大山如同我随手捏碎的泥巴般崩坏坠落,再宏伟的群山也有倒塌的一天。

    撼天动地,四海摇晃,巨大的浪头一波接着一波地袭来,我低声嘀咕道:“他娘的,回来了!”

    身上伤势并不严重,显然葫芦火焰保护了我,只是我现在的位置距离妖山比较远,而且我可以肯定渚幽还被困在妖山内,也许已经死了……

    费了很大力气我才破开海浪,顶着不断落下的巨大石头爬上了妖山。

    妖山的崩溃很剧烈,整个妖山都在倾覆,而且震动的异常厉害,我摸索着朝妖山中央的地方走去,等再次接近之前战斗的地方,看见的却是满目疮痍,已经被打穿的妖山地面,以及在冥炎中烧焦的大地和古木。却没见到渚幽的下落,我放声喊道:“渚幽!渚幽!”

    然而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我一边跑一边喊:“渚幽,渚幽!人呢?听见了吗?”

    却在此时,旁边的焦土中传来响动,我听见后急忙跑了过去,挖开焦土后看见的却是一个被烧焦的土兽,奄奄一息,全身没有一块好皮,但还坚持着没有死去。我叹了口气,送了这头痛苦的土兽一程,心情有些复杂。渚幽的身板和道行怕是难逃一劫,连这么强壮的土兽都被炸死了,它可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我早就劝过它,让它别回来,但如今万事皆休,来不及了……

    想抽根烟,结果摸出来的烟盒已经被海水浸湿了。无奈之下,我低着头准备撤离正在崩溃的妖山。却在此时,头顶上一个影子飞过,我顿了一下,回头看去,瞧见那个影子歪歪斜斜地从空中掉落在了地上。我急忙走过去,这一看,惊喜地发现出现在面前的居然是渚幽。

    “没事吧?”我急忙跑上去,伸手点在了渚幽的鼻息间,还好有呼吸,听见我的声音渚幽幽幽转醒,看见我后便开口道:“快……快去龙虎山的驻地,五皇子它……它失控了。”

    “喂喂,什么失控?怎么了?喂喂……”然而,渚幽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就昏迷了过去,这一次,我怎么呼唤它都没有醒来,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说实话,对于五皇子的生死我一点都不在乎,这孙子就算失控灭了四座妖山我也不在乎。但刚要带渚幽走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心中冒出个奇怪的念头:现在是四海妖山最混乱的时候,皇子争斗几乎毁掉了这第一座妖山,龙虎山的人肯定只能自保无暇他顾。而其他六位皇子都肯定重伤,禹皇子就算发疯,如果我能躲在旁边一直到它发疯结束虚弱的时候突然出手,或许能将它拿下。这样一来,我不就等于完成了复选成了507所的新所长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