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二百二十四章,痴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痴人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这光来的突然,竟然连我事先都没有任何感觉。光柱大约有前利雨郎背部一半那么粗,击中前利雨郎后只听见一声惨叫,这家伙被光柱打穿了肩胛骨,疼的弯下腰狂嚎!

    眼看事态突变,我急忙出手,全力打出的一掌裹挟着可怕的气息猛然间击中了面前的光柱,没想到这一击居然没把光柱给打碎,这下子我整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这是遇到高手了!

    整个507所北京的基地,能打赢我的人在我心里只有钟八年一个,其他的我还真没放在眼里。倒不是吹牛,说的还真是事实。即便是甲一大叔,如今也不敢和我轻易动手,而就算是甲一大叔这个等级的高人出手,释放的光柱也不可能我一掌打不碎。

    因此,当我看见面前的光柱摇摇欲坠,表面虽然有裂痕但没破碎的一刻,我心里冒出来的一个念头是:出手的人不会是钟八年吧?

    被光柱打伤的前利雨郎痛的面无人色,整张脸惨白的可怕,经过刚刚的哭嚎此时此刻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满面冷汗,捂着肩膀想摆脱光柱但只是稍微动一动就疼的发抖,嘴里用日语骂骂咧咧个不停!

    “呵……哈哈……让你他妈的给老子狂,小日本鬼子!”插队男子捂着自己满面的鲜血从地上蹦跶了起来,一边叫嚣一边正想对前利雨郎动手,没曾想就在此时,第二道光柱从天而降,这一回的目标却不是前利雨郎而是插队男子,可怕的光柱径直将男子的手臂射穿,他一开始还没反应但当眼睛看见手掌上的那个洞,剧烈的痛觉才传入了他的大脑中。

    “啊!”男子捂着手一下子跪倒在地,眼泪很快就夺眶而出,这两边的人都被神秘高手攻击,眼下的情况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乱动。

    “哪方高人在此,还请现身一见!”插队男子的同伴学着电视剧里江湖人士的口气喊道,又是抱拳又是弯腰。话音才落,却看见湖岸边踏风走来一人,越走越近,最终站在了我们几个的面前。

    “钟八年!”当我看清对方面容的一刻,知道自己内心中的担忧全部成真,整个507所唯一我打不赢的人找上了我。

    在江湖上我的名声很响而钟八年却已是传奇,虽然他少年时代曾经做出过惊世骇俗的壮举,挑了龙虎山的一位洞主,但如今真正知道他的人却不多。可在507所内,钟八年的名声可就太响了,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沙老身边有一位绝顶高手,也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绝顶高手的样貌和名字。甚至很多人暗中已经开始称呼他为下一任所长。

    “你什么意思?”我口气不善地问道。

    “我要和你过过招。”他直言开口。

    “和我过招?那你动我朋友干什么?”

    “我看他不爽。我不喜欢日本人!”武痴和白痴都有一个痴字,而在我眼中,钟八年既是武痴也他娘是白痴,看谁不顺眼就杀谁,这家伙如果没有一身地仙修为,走在路上早就被人抡死了。

    “我不会和你打的,至少在妖山之前不会!”说完此话,我又向前踏了一步,对着前利雨郎肩膀上的光柱打出了第二掌,这一回我全力以赴,料定了能将前利雨郎肩膀上的光柱打碎,然后事实却并非如此,我的第二掌依然没有将光柱击碎,虽然光柱表面的裂缝越来越长也更深了几分,但光柱还在!

    “两掌都没打碎,这一下即便我知道自己和钟八年实力上有差距,但还是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差距实在是大的惊人!”

    “你打不碎的。”没曾想,钟八年忽然放出气息,同时我抬头看见有数道光芒在前利雨郎头顶上凝聚,只要他动一动手指,光柱会在我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要了前利雨郎的命!

    在湖岸边发生的这一切前半个小时,钟八年站在沙老的房间前,默默地等待着。从初选结束之后,沙老没有单独见过他,甚至没有单独和他说过一句话,这种无形的压力让前利雨郎明白,沙老对自己很失望。

    “进去吧,沙老刚刚吃过药。”医生模样的老头对站在门口的钟八年说道。

    钟八年跨入房间内,看见正坐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休息的沙老。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让钟八年害怕的,那这个人就一定是沙老。

    这事儿说来也很奇怪,沙老不过是一介普通人,没有深不可测的修为,没有天赋异禀的能力,而钟八年却是地仙强者,怎么看沙老都应该管不住钟八年,可偏偏一物降一物,钟八年对沙老几乎是唯命是从,从没说过一个“不”字。

    “沙老。”他缓缓走了进去,面对沙老恭恭敬敬地样子像个小学生看见班主任。

    “坐吧。”沙老没睁眼,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

    钟八年当即坐了下来,但腰杆挺直完全是紧绷的状态。

    沙老此时慢条斯理地开口道:“你来告诉我,你内部评测的结果是什么?”

    “少阴以上,地仙水准。”钟八年立刻开口道。

    “那你来告诉我,巴小山内部评测的水准是什么?”沙老继续说道。

    “少阳以上,巅峰达到少阴。”钟八年对我的内部评测结果也非常熟悉。

    “你们之间有多大的差距?”沙老问。

    “云泥之别。”

    “原来你都知道啊,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会比你更快更早地拿下初选?”沙老这一问,钟八年立刻羞愧难当,面色一下子通红,站起身来对着沙老九十度鞠躬,大喊道:“是我疏忽大意,是我犯错了!”

    “八年,你的价值在于你有无与伦比的天赋,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地仙,在几十年后你将会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而成为最强者的含义是什么?当然是胜过所有人,在过去,我一直告诉你,你的未来是成为江湖之巅,无敌的存在。从当年你跟着我开始,这么多年你一直做的很好,一直就没输过,但这一次,你输给他了。”

    “我没输!”没想到钟八年听见“输”这个字时忽然变的非常激动,咬着牙低吼了一声。

    沙老这时候微微睁开眼睛,那浑浊甚至看不太清的眼珠盯着钟八年,随后轻声道:“你再说一次?”

    地仙强者的钟八年居然额头上冒出汗珠没敢再说第二遍,沙老缓缓坐直了身子,右手抓住放在沙发边缘的拐杖,随后一拐杖敲在了钟八年的身上,这一下不重,即便用上沙老全身的力气也不可能打伤钟八年。但钟八年知道这一棍子的真正含义,那是在告诫自己,必须认清失利的事实。

    “输了就是输了,如果不敢承认失败就没办法取得更辉煌的成功。这一次输了,下一次讨回来。谁笑到最后谁才是最终的赢家,后人不会记住你输了多少次,他们只会记住你最后赢了。”沙老说完后又闭上了眼睛,靠在沙发上轻声道,“我累了,你出去吧。”

    钟八年这才慢慢直起身子,退出了沙老的房间。但是这位从小到大就只知道修炼的武痴却没明白沙老话里真正的含义,唯一记住的只有“下一次讨回来”这句话。

    所以,他将这句话付诸行动,来湖岸边逮我,逼我和他交手过招!

    “我打不赢你,算我输了,可以了吧?”我知道自己和钟八年的差距,这架没必要打,因为肯定会输。

    “不行!”没曾想,这孙子脑子就一根筋,嚷嚷着非要和我动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