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八十三章,破庙趣谈

第一百八十三章,破庙趣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被我拉住的前利雨郎一脸迷茫地望着我,而我则指了指面前破旧老庙门前挂着的红线说道:“看见没?里面有人。”

    “哪有?”前利雨郎奇怪地问。

    “红线是道上的规矩,在野外的老房子,破庙等能下脚的地方门口绑上一根红线,表示里面有人占着,进来要打招呼。”我解释了一句,随后往前走了几步一拱手喊道:“里面的兄台,我和朋友夜里投宿,想进去休息休息,不知方便吗?”

    声音传了进去,没一会儿便见一阵风从门里吹了出来,将挂在门上的红线给吹了下来。这代表门里的人同意我们进去,我拽了前利雨郎一把,轻声说道:“机灵点。”

    进了破庙,在庙里中央生着一团火,庙里供着的像是土地公,但香火已经断了好久,庙里积了不少灰,散乱的石头破布随处可见。在篝火旁边坐着两个人,一个三十来岁,另一个看起来年轻很多,像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穿着很普通,身后放着两个包裹以及一个长盒子,这个长盒子吸引了我的注意。木头底子,大约一米半长,表面涂了黑漆,在箱子两边用朱砂笔画了很特殊的符号,在开口的一面贴了三张灵符。

    这种包装的木盒一般都是用来放厉害的法器,比如我的断剑也一直都用灵符封着木盒,不然剑气外溢在社会上走动的时候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两个抬头看我,年轻的那个居然还是个姑娘,脸上白白净净的,看起来还挺漂亮,之所以进门的时候没注意,是因为她将长头发给盘了起来,而且穿着也不是特别女性化。三十多岁的是个男人,满面沧桑,胡子拉渣,神色间似是有些疲惫,但眼神非常锐利,而且从他裸露在外面的小臂能看出来这人手上是有功夫的,不是一般人。

    我微微点了点头后开口道:“多谢两位,我们夜里赶路不太方便。”

    对方没说话,只是朝我这里点了点头,我和前利雨郎就坐在了破庙另一侧,两边隔了有三米左右的距离。

    我坐下后也没生火,夜里虽然有些冷,但我身上的棉衣还挺暖和,从背包里弄出一瓶酒和几个馒头来,准备喝点酒再取取暖,吃点东西后就闭目休息。

    这时候身边的前利雨郎似乎有些按捺不住,凑上来说道:“巴小山,我看那个姑娘挺好看的啊。”

    我瞄了他一眼问道:“你想干什么?”

    “嘿嘿,我也不想睡,这大半夜的和你也没什么可聊的。毕竟你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我才二十多,还是和人家姑娘聊聊,解解闷。”他笑嘻嘻地说,说话还是含蓄了。实际上这孙子就是想和人家搭讪。

    表面上看前利雨郎比我还要老陈几分,但实际上他比我小了不少。当年在日本遇见他的时候他就比我小好多岁,如今我三十多,他还是二字开头。这些年一直在中国学习和修炼,满心希望振兴家族,好不容易有了点苗头,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因此这小子会想入非非,我倒是也不好奇。

    “你看上人家了吧?呵呵,我听说你们日本姑娘是全世界女性贤良淑德的标准,你怎么没找个日本女人?祸害我们中国的鲜花干什么?”我冷嘲热讽地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日本女人太没脾气,虽然是烧饭打扫样样精通,但太没意思了。进了门就是鞠躬,说干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不字,整天就是低声下气的多没劲。不像你们中国的女孩儿,主意大,有个性,我就喜欢有脾气的姑娘。嘿嘿……”

    “照你这么说,你怎么没找个美国妞?”

    “那可不行,我很传统的,美国妞太开放了,十五六岁就和同学去旅馆,我可不要三手鞋。嘿嘿……”他还说的振振有词。

    我心下好笑,便继续说:“那你去吧,不过当心啊,那个男人好像是个高手,我觉得那姑娘可能是他妹妹,闹不好是他的小女朋友,你别被人家给砍了,我可不会帮忙的。”

    “嘿嘿,所以想请您帮个忙啊。”他笑眯眯地说道。

    “请我帮忙?你上去和人家说话,找我帮什么忙?”我纳了闷,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年轻人管这叫“僚机”。

    “我看那个中年男人估计是喜欢喝酒的,你这里不是有瓶酒吗?和人家喝一杯,我呢趁机和人家姑娘亲近亲近,你看咋样?”他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我却不乐意了,摆着手说道:“不行,没空和你扯这些没用的。”

    “喂!你够不够意思啊,我陪着你对付那么多危险的怪物,你现在都不肯帮我一把?你可是将来要做507所所长的人,别这么小气行不?”

    我有时候就在想,把当年二十岁的胖子和如今学会说普通话的前利雨郎放在一起,到底两个人谁更能说。带着这个疑问一直过了很多年,后来在我四十岁生日的时候,俩人喝了不少,在酒桌上关于日本是否应该就南京大屠杀道歉这件事议论起来,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谴责了日本政府参拜靖国神社,居然言语之中骂骂咧咧却没蹦出一个脏字来,而且骂了足足半个多小时一句重复的都没有。

    这事后,洛邛用一句非常贴切的话形容了他俩,原话是:“他俩就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你永远争论不清到底哪个更厉害。但是在剑(贱)术方面,是不相上下的。”

    我被前利雨郎这句话给说蒙了,想想还真是,人家虽然是为了功名来帮忙,但好歹也是以身犯险了,我能不能当上所长还是个问号,他这也是将我当朋友,对我的信任。我要是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那是不是太不上路了。

    想到这里,我再瞅瞅他那张特别期待的脸,叹了口气提着酒瓶子站了起来,缓缓向着对面两个人走了过去。

    到了篝火旁,还挺暖和,男子和女孩儿同时看向我们。我笑了笑道:“兄台喝酒吗?这夜里有些冷,我这里有瓶白的,要不喝一杯?”

    我带的也不是什么好酒,就是小卖部里买的大曲。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酒,显然是想喝一口的,但又有些犹豫。

    “哈哈,兄台不必担心,我们也不是坏人。我叫巴小山,在圈子里稍微有些名头,不是恶人,没做过恶事。”我自报了家门是为了让对方放下对我们的警惕心。果然,听见我自报家门后,对方微微一愣,接着问道:“你是最近要争507所所长的那个巴小山?”

    他声音很轻很亮,但这种声音却不让人厌烦,相反还挺好听的,有点像我非常喜欢的童自荣老先生。过去我总爱看黑郁金香和佐罗,童自荣老先生的配音那叫一个绝。

    “是的。”我顺势坐了下来,拿出了两个军用水杯,一个是我自己的,另一个是前利雨郎的,倒上一杯酒递了过去。

    对方犹豫了一下后接了过来,仰头就是一口!看他喝酒的样子应该很喜欢喝酒。

    “哈……”辛辣的白酒灌入喉咙中,他爽快地呼喝一声,放下了杯子,我急忙又给他满上,没想到他又仰头灌了一口,这样一来一回连续灌了三杯,他才面色微微发红,舒坦地说道:“哈哈,舒服,舒服啊!”

    “兄台好酒量,不知怎么称呼?”我此时问道。

    他瞄了瞄我后微微一笑说道:“我叫石青,这是我妹妹石莲。”

    “哦?原来您是淮南石狮子啊,久仰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