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六十四章,莫名其妙的发狂

第一百六十四章,莫名其妙的发狂

作者:暗丶修兰 十分六合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幽暗的地下通道,矗立在井底的奇妙世界,我在黑暗中行走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十多年前,我还是二十岁小伙子时和胖子两个人在宣明寺捣鼓着想弄点值钱的玩意儿卖钱,又害怕胆子却又大。甚至后来弄死了宣明寺枯井里的大鳖,还发现了中天门遗留下来的一处地下基地。

    那时候我们都没什么本事,我点烟还要用打火机,而胖子身边也没有人魂跟着。那时候和怪物打架还要靠胖子请法童上身,而我基本就是那种匕首上去偷袭。

    时光一晃眼间便过去了,这十几年来在我们身上发生了太多事情。我甚至来不及坐下来好好和他叙旧,他的孩子没了,我总是在报仇的路上越过一座又一座巨大的高山,数不清的争斗,疲倦而茫然。

    但回首之时,想起年轻时候发生的种种荒唐事,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丝慰藉,年轻时候的样子浮上心头,忍不住嘴角多了一丝笑意。

    “呵呵……”我的笑声引来了身后几个人疑惑的表情,杨冉快步走上来问道:“山哥,你笑什么呢?”

    我一顿,才回过神来自己刚刚想事儿想的过头了,摇摇头道:“没事啊,你怎么跑上来了?不是让你在后面跟着吗?”

    “我想和你说事儿来着,我觉得那头……”她的话还没说完,通道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时候从通道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吼叫,随后一道白光在黑暗中一闪而过,突然间击中了我旁边的墙壁,发出“嘭”的响声,吓了我一跳,但还是下意识的往旁边躲开,便瞧见被击中的墙壁上瞬间打碎了一个洞,落下来很多石块。我急忙回头喊道:“小心了!”

    伸手甩出大量火焰,火焰砸在墙壁和干燥的地面上,将前方漆黑的空间照亮,我眯缝着眼睛说道:“大家伙在这里呢。”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水井会干枯,因为它用石块将这条不算特别宽阔的地下河给圈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槽,而这个受了伤的大家伙就躺在这个大水槽中,八根骨头状的触手耀武扬威般地挥动,每挥动一下就会发出隆隆的响声,抽打和击中的地方立时破碎。当然,空气里那股腥臭味越来越浓,尤其是当我们和它这么近的距离时,这股臭味充斥着整个地下空间,差点没让我吐了。

    “大家保护好自己,这家伙现在充满了敌意,一切交给我来应付。”我低声说道,接着示意我自己一个人缓慢地向前近。

    才踏出去没几步,一道可怕的骨头触手猛然间从空中落下,瞬间攻击我的脑袋,我立刻侧身躲过随后伸手一点,一道金线破空而出,将攻击我的骨头状触手给整个切了下来。

    “啊!”受伤的鲅骨惨叫一声,急忙将断了的触手给收了回去,但对我的敌意却更加剧烈。

    我看了看还在地上挪动的触手尖端,开口道:“我知道你听的懂我说的话,虽然你没办法和我正常交流。听好了,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你就像我可以轻轻松松砍掉你的触手,但如果你放弃抵抗,还能活下去。我可以保证这一点,但你从现在开始不能攻击我也不能攻击我身后的这些人。”

    这情形看起来很傻,但如果我对面趴在水槽里的是只河马,那的确很傻。而现在趴在我对面水槽里的却是一头远古族群中的可怕一员,它拥有灵智,当然没办法说话,可如果给它装上嘴巴的话,或许还能说点段子。

    显然,我的话起了作用,跃跃欲试的骨头触手慢慢地收了回去,虽然依旧高高地悬在空中,保持着警戒状态,但却没有进一步攻击我。

    我慢慢地向它走了过去,一点点靠近了那个简陋的“水槽”,然后低下头看去,这一刻,出乎意料的一幕映入了我的眼帘,在这简陋的用各种打碎石头拼凑起来的水槽中间居然闪烁着奇异的金色光芒,但这种金色的光芒并非是鲅骨本身发出的,而是从它的身下!

    “宝物?”我的直觉下意识地告诉了我这一点,这种璀璨的金光显得不凡,难道是它在水井下面发现了什么特殊的宝物想要占为己有吗?

    我弯下腰想看的更仔细一点,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似乎触怒了这头可怕的怪物,本来已经退怯的骨头触手忽然间同时向我攻击了过来。我立刻后退,而与此同时,一股怒气袭上心头。我对这家伙再三保证可以护它不死,居然还攻击我,看来不给点苦头吃吃是不行了!原本只有一道的金色光芒忽然间密集起来,并且迅速地形成了可怕的光网,在刹那间将攻击我的所有触手全部切碎,并且从空中掉落下来。

    鲜血喷洒下来,痛苦的咆哮接连从鲅骨的口中发出,这个大家伙终于坐不住了,身子猛地一跃从水槽中跳了出来,但这家伙身躯毕竟很大,半个身体就这么耷拉在外面,张开嘴冲着我狂吼一声,然后竟然试图用满是利齿的大嘴咬我。

    我并不想杀它,要是这家伙死了那利用价值就等于是零,因此我果断选择了后退。但眼前的鲅骨如同发疯般挪动着身躯,低吼着从水槽里跳了出来,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带的满地是血,可还是爬着向我一步步攻击而来。

    我被这家伙巨大的杀意和疯狂的举动给惊呆了,按照道理来说,我都将它最大的武器八条骨头触手都给砍断了,它肯定应该收敛了“暴脾气”乖乖听话。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家伙反而越来越凶猛,像是丧失了理智,甚至比不上一般的野兽,一般的野兽还知道害怕,但此时此刻的鲅骨就像是发了疯般狂暴。

    但同时,我也注意到,它流出来的血太多了,而且是超出我想象的多……

    妖兽的身体都很强壮,即便没有铜皮铁骨但也有很强的自愈能力。和妖怪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我深切的明白这一点,要是普通人不小心切开一个伤口,按着伤口要过一会儿才能止血,但妖怪不是,寻常的妖兽你切开个小口子,分分钟就给你愈合了,上天对这个大族群的生物无比照拂,赐予了它们让任何人类都羡慕的身体。

    但眼前这头鲅骨出血量太大了,所过之处血和水混合在一起,溅的到处都是,一大滩一大滩的非常吓人。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明显看见有一些类似肚肠还不知道是哪部分脏器的玩意儿耷拉在外面,肉沫子飞溅,很是恶心。

    “啊!”后面的人也都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喊道。

    “这家伙疯了吧……”我嘀咕道。

    “啊!啊……”它一遍又一遍地吼叫,但伴随着大量出血和身体状况的下降,它的吼叫渐渐变成了悲鸣。

    “我觉得,它好像是在保护什么……”这时候站在我后方的其中一个人开口道。

    别说他了,我也有这种感觉,眼前的鲅骨已经是强弩之末,看样子即便我不出手它也活不成了,而我虽然想救它,但已经来不及了,伤成这样华佗在世也回天无力,更何况华佗老人家也不是兽医。

    最终,这头远古妖族中的一员在费力地爬到我面前后终于失去了所有力量,庞大的身躯瘫软下来,眨巴着眼睛,低声呢喃,神情无比悲凉……

    “它快死了。”我蹲下来说道,将手放在了这头曾经可怕的怪物头上,感受着它生命力的快速流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