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一十五章,无奈的选择

第一百一十五章,无奈的选择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情况朝着所有人都不想的方向发展,我内心的天平早已倾斜。

    一边是从小就离开家,和我之间的交集没那么温馨的母亲以及一个天真的可怜,见了血就会昏迷的小少爷。而另一边是含辛茹苦抚养我长大的父亲以及跟着我出生入死的朋友,其实这个选择没那么艰难,艰难的是如何让他们接受我的选择。

    “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们交出去!”在小饭店的包厢内,母亲的情绪有些激动,开口冲我喊了起来。另一边的昊霆云也跟着说道:“我很了解谦老,他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你,你已经卷入了我们的纷争中,并且还杀了那么多死侍甚至杀了石伯,他不会放过你的。”

    与此同时,白彦和西羊他们也开始说相同的话,包厢中争执的声音越来越杂乱,但唯有我抽着烟,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

    “你到底怎么想的?如果你决定了要拿我们去和昊天家族做交易,我们也不会束手就擒的……”母亲说出了心里话,她一旦落到昊天家族的手里,怕是要遭不少罪,不仅丢了事业甚至还会丢了性命。此时的我站起身,抽着烟走到了屋子外面,回头道:“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别跟出来。”

    路边上无人的地方,我打通了507所的电话,值班员将电话转到了甲一大叔的那条线上,他浑厚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大叔,是我。”我这边一开口,甲一大叔就立刻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打我电话,但我无能为力。”

    “什么叫无能为力?”本来就心烦意乱的我被甲一大叔这么一说,更是来气,语气也变的有些冲,“当初我们说好的,我帮你们507的忙,你们为我摆平后顾之忧,不会让我的父亲卷入江湖的事情里,现在你们想反悔吗?昊天家抓我父亲的时候,你们的人呢?”

    “是沙老亲自下命令撤销了对你家人和朋友的保护,我也帮不上忙。”这句话再次击中我的内心,在此之前,作为507所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我在帮了沙老那么多忙的同时,沙老也一直派人保护我的家人免受江湖的打扰。但这种合作关系居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结束了,我捏着电话,冷静了好一会儿后才说:“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因为你一直试图和507所断绝关系,巴小山,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沙老之前帮你的忙,不仅派人教导你和你的朋友,还为你提供各种各样的便利是为了什么?那是因为他曾经将你看成是最有可能继承他衣钵,成为507所下一任所长的人。但是从几年前灵家的事情开始,你就借机会斩断了和我们507所的关系,既然你没有意图成为沙老的接班人,沙老也不会将更多的资源浪费在你身上。如果你不能帮助507所,那我们507所也不会帮助你,小山,这层道理你难道不懂?”甲一大叔说出了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但每字每句却都是实话。

    “那意思就是你们收回了对我的‘照顾’?”我尤其将“照顾”这两个字说的很重。

    “当然,这也不是全部理由。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你这次惹上不该惹的人,灵家在我们507所面前还不是什么高山,也不被我们放在眼里。但昊天家族家大业大,底蕴深厚,作为如今江湖中最大的灵异家族,他们的水太深了,你从一开始就不该掺和进去。”甲一大叔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接着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前几天深夜,沙老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接完电话后他就下令撤去了所有对你的照顾,这个电话据我所知是昊天家族的老祖宗亲自打来的。具体谈了什么我不清楚,可即便使我们507所也得对昊天家族客客气气,他们上面是有高人的……”

    我再次沉默,甲一大叔那边连声叹气,最后说道:“不过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如果你想受到我们的照顾,亲自给沙老打个电话吧,我把电话号码报给你,是他的私人直线。”

    说不后悔是假的,事态发展的越来越严重,昊天家族开始展露出它恐怖的势力,我有一种被巨大的怪物盯上的感觉。即便在正面冲突中他们还没占据什么优势,可各种势力的反馈都能看的出来,其实江湖里谁都不想去招惹这头怪物。

    唐先生不管不顾,507所撤去对我的帮助,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被绑架成了人质,四面楚歌,我感觉昊天家族巨大的爪子正一点点地收紧,而我越来越难逃脱。

    甲一大叔将沙老的直线报给了我,但我没有直接打过去,我怕沙老向我提出要求,而我也知道他肯定会对我提出要求。甚至我都知道这个要求是什么,那是我最不愿意接受的……

    夜里,因为我迟迟没有作出决定,大家决定在小镇上留宿一晚。招待所的天台上,我半个身子坐在围栏外面,抽着烟,缭绕的烟雾在我眼前飘浮。大约过了几分钟,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从脚步声的力度能听的出来,上来的是个女人。

    “你上来干什么?”我知道她会来找我,正如我现在的迷茫那样,对她而言我也是现在的她唯一的希望和依靠。

    “我想对你说几句话。”她开口道,“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吗?”

    我侧过头,看见卸妆后的母亲苍老的容颜,天天化着浓妆的女人反而老的越快,卸妆后的她看起来其实就和路边走过的大婶没什么区别。纵然富甲天下,可青春却是买不来的。

    “说吧。”我知道她要说什么,各种好话,各种哀求,但今天我却想错了。

    “我只是想说,对不起,儿子。”她叫我儿子,而在今天之前她对我的称呼要么是我的名字,要么就是“喂”而那一句对不起,却瞬间击中了我内心中柔软的地方。

    “我知道我不是个好母亲,或者说我甚至不配做你的母亲,在你很小的时候我便离开了。如果不是因为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也不想不到找你帮忙,其实你舍弃我是应该的,毕竟那边是照顾你长大的父亲和你的朋友。即便我们有血缘关系,但我知道我远不如他们那么重要。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内心中的想法,我很害怕,但我最害怕的却不是死亡,而是我舍弃了那么多换来的一切又在弹指间消失。我害怕我当初放弃你换来我自认为重要的一切被夺去,因为那样的话我就一无所有了。当时年轻,我以为自己无怨无悔,可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她有些激动地连续喘气,随后继续说道,“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因为这是我的赎罪,你或许不相信我的话,但我想说的就是这些。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吧,儿子……”

    她说完便缓缓往后走,我从未和她这样交谈过,不敌对,没有争执和利用,即便我知道她说这番话其实也是为了自保,或许是在打亲情牌,但对我而言,这番话的触动很大。

    看着她走下天台,我叹了口气,拿出电话拨通了沙老的电话,等了好久那边才接通。

    “谁?”沙老的声音挺起来很虚弱,但口齿很清楚。

    “沙老,你要我付出什么才肯帮我的忙。”我甚至都没有自报家门便直接开口切入正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