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一百零九章,据点坍塌

第一百零九章,据点坍塌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石伯突然吃痛惨叫起来,土龙失去指挥也停止了攻击。

    “你对我做了什么?使的什么妖法?”石伯扶着自己的肩膀喊道。

    但瓷娃娃却只是笑,在空中来回飘荡,听见笑声的石伯脸色非常难看,大吼道:“你还敢嘲笑我?我定要……定要灭了你!”

    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一抬手刚要指挥土龙,另一侧的肩膀忽然又疼了起来,他惨叫一声,“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这回是真真实实地跪了!

    “嘿嘿……”瓷娃娃内的小鬼一刻不停地笑着,接着竟然哼唱起了奇怪的歌曲,那种小女孩的声音带着阴森的口气,唱着听不清歌词的歌谣,背后是乌云密布仿若世界毁灭的天空,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仿佛能映衬出人们心中的黑暗。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你没碰到我,我却会受伤?为什么我那么疼,你对我干了……”石伯念叨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之前交手的时候,对方突然放出来的影子咬了自己肩膀一口,但他当时一摸发现什么伤都没有也就没在意,觉得是自己那一掌将对方给震退了,但现在看来对方的那一口有很大的问题!

    “是那一口?你咬了我,往我身体里打入了什么东西是吗?”石伯问道。

    瓷娃娃笑着飘来飘去,也不回答石伯的话,而是在空中飞行唱着歌,就在这时候瓷娃娃忽然停止了飘动,停下来后不耐烦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杀了他,难得出来还不让我好好玩一会儿。”

    “你在对谁说话?难道还有人在背后操控你?”石伯喊道。

    瓷娃娃转过头看了过来,叹了口气说:“爷爷说了,要我快点杀掉你回去,我很听话的,嘿嘿……”

    话音刚落,石伯突然睁大眼睛,接着捂住胸口几乎趴到了地上,疼的哀嚎不断,那种疼痛已经超过了承受的极限,即便是当了多年死侍的石伯也不例外。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了痛觉神经还会感觉到痛……啊……啊,停下来,好痛啊!”石伯喊叫着,面色涨得通红,冷汗大片大片地从额头上冒出来。

    “这是作用在灵魂上的哦,不是肉体,是你的灵魂感觉到很痛,嘿嘿,即便你痛觉神经阻断了也没用……”瓷娃娃飞在石伯的头顶上,说出了石伯身为死侍却还能感觉到疼痛的原因。

    “石伯……你……你的身体内全是黑色的气……”生来就有阴阳眼的昊霆云虽然被压在角落中无法挣脱,但双眼能看见石伯的身体,瞧见了石伯身体的异状。

    “有……有多少?”石伯艰难地问。

    “很多很多,已经完全扩散开来了,你的五脏六腑都有黑气,还有四肢,只有头上还是好的,不过黑气正在往你的头顶走!”昊霆云大声喊道。

    石伯趴在地上,想说话但张开嘴却吐出了一口浓浓的黑血,双手捶地,拼命地抵抗痛苦。但来自灵魂的痛楚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忍受的。

    “嗯?你能看见啊。”瓷娃娃飘到了昊霆云面前,这么近距离地面对可以轻松打败石伯的小鬼,昊霆云本该害怕,但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冲着小鬼喊道:“我不怕你,你难不成还想杀了我吗?”

    瓷娃娃却冷笑起来,飘上空中,一道影子正要从瓷娃娃上释放却忽然停住了,接着便听见她不满地嚷嚷道:“为什么不能杀他?好没劲啊,为什么不让我杀他啊!好吧好吧,我听您的。”

    但就在这前后磨蹭的时候,石伯竟然咬住了最后一口气,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一指点中还未散去的土龙,吼道:“我和你同归于尽,以报昊天家之恩!啊!”

    他用尽全力发动了法术,土龙伴随着无声的吼叫吞向瓷娃娃,但就在此时,落在地上的红布忽然升起裹住了瓷娃娃,缠绕紧的时候土龙一口将红布团吞了下去,随后土行气息爆炸,几乎在一刹那间将整个据点的天顶震碎,也殃及到了我们这里,慌乱中发现情况不对劲的火焰雀偷偷逃走,我看见他逃了,但没追上去而是冲上去一把抓住母亲,黑骷髅包了上来,黑气护住我们四周安全。房屋的摇晃加上崩塌过了一会儿便停下了,据点在一瞬间便被夷为平地。多年来我和胖子的安全之处也因此破碎。

    黑气散去,断壁残垣,碎石破瓦的样子仿佛这里刚被炸弹轰击过。

    “石伯!”就在此时,我听见隔壁传来一声哭嚎,急忙走过去,穿过断裂的墙壁后看见昊霆云抱着已经死去的土地公哭泣。一个红布团飘在空中,在我看来似乎这就是引发这一连串爆炸的源头。

    “哎呀,好久不见啊,巴小山大叔。”红布团中传来阴森的少女声音,我一听立刻觉得很熟悉,奇怪地问:“你是谁?”

    “不认识了吗?你们果然忘记我了,呵呵……”它向后飘,最终落进了另一侧的房子内,我虽然觉得奇怪,但眼下还是先处理昊霆云的事。他抱着石伯的尸体哭泣,比上次要好的是,他至少没看见尸体和鲜血就昏过去。

    “这就是土地公,是我们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没想到也折在这里了。”白彦走上来说道。

    “为什么又死人了!为什么!”昊霆云从地上站起来,猛地转身抓住我的衣领冲我大吼,像是一头被激怒但还未长大的幼狮。虽然充满愤怒,但并没有伤人的獠牙和利齿。

    “我对你说过,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尸横遍野,我让你抛弃你那些天真的想法,不然你只会一次又一次地受伤。”我冷漠地说,土地公的死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为他难过,但对于昊霆云而言,这却是人生中最难度过的难关。

    “我只是想保护大家不受伤,我不想看见有人死去,你们为什么要开杀戒?石伯从小就照顾我,我还记得小时候他用法术幻化出各种各样的玩具给我,那是我记忆中快乐的时光,他对我而言不仅仅是死侍更是家人!是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起的长辈,为什么他要死,啊!这操蛋的江湖!”他忍不住内心的悲痛哭泣起来,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像是个懦夫。

    我望着他,如同看着镜子那一面曾经懦弱的我。当年的我也天真的以为自己能退出江湖,但灵羣却给我上了最生动的一课,江湖不相信眼泪,死亡从不等待。

    “昏过去了?”哭声渐渐停止,白彦走上来看了看,发现昊霆云再次不争气地昏了过去。母亲却少见地走上来,温柔地抱住了昊霆云,叹了口气说:“这个孩子我来照顾吧,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看着被夷为平地的据点,想了想后说道:“这里肯定不能待了,我们去下一个藏身点,虽然不是很想动用那里,但如今也没办法了。我去看看电话还能不能用,需要联络人来接我们。”

    我走到电话旁边,拿起听筒发现电话居然幸免于难,打了胖子的电话,让他安排几辆车过来,下一个藏身点其实就是龙原古地的秘境,那里是我的大后方,昊天家族想打进来也不容易。但这一路上怕是不安生,我和胖子说了几句情况正要挂电话,忽然听见胖子提到自己孩子的事情脑袋一怔,看向面前的墙壁。

    “那个小鬼……我想起来了,是丫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