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九十三章,谁也不欠谁

第九十三章,谁也不欠谁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拥抱过后,情绪缓和了很多,我们坐着聊家常。我告诉她这些年我在外闯荡的很多事情,告诉她胖子和袁凤结婚生子的事,告诉她洛邛这小子不学好,告诉她我一次次闯入外人不敢进的神秘地方。这些事情从我嘴里说出来远比她听到其他人说的要精彩的多。我很高兴能和她分享我的生活,这些我不曾告诉老爹的事,在家庭中终于有一个人知道了。

    她安静的听着,在我滔滔不绝的时候给我倒上一杯茶,然后捏着我的手说:“以后就不用做那么多危险的事情了,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会把公司留给你,即便你不要,你也可以把公司都卖了,然后换一大笔钱,保证你吃穿不愁。”

    这样的话在我听来如此顺耳,她那么重视自己的事业,却愿意为了我放弃。

    “妈,不用,我的钱够我用的。”我笑了起来,早已不生她的气,甚至她只要一句话,我愿意提着我的断剑杀进昊天家族的大本营。这世界上我只有这一个母亲!

    “钱哪里有够的!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最亲的人,我和你父亲没有血缘关系,但你身上流着我的血,明白吗?”她认真地教训我,即便是一两句责备也让我听的心情愉悦。

    “嗯!妈,你放心,有我在,昊天家族翻不起风浪!”我笑着说道,笑的像个傻子,那时的笑在如今的我看来,是那么愚蠢而又可悲。

    “天色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在见面好好商量下,好吗?”她不再催促我回上海,在我看来是她对我的认同,这种认同让我满心喜悦。

    “好,那你也早点休息。”我站起身来,她跟着站了起来,准备带我出去向前走,我情不自禁地微笑着想跟上去,却看见她的钱包落在了桌子上。急忙拿起来喊道:“妈,你的钱包……”

    我喊到一半,眼睛忽然落在了钱包中一个伸出来的小角上,看起来像是照片,我笑嘻嘻地说:“照片啊?是不是你年轻时候的样子啊?我看看啊。”

    天底下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看母亲的照片,可以翻母亲的钱包,只要不是去偷母亲钱包里的钱。她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我,我却没注意到她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竟然消失了。

    我打开钱包,虽然不认识是什么牌子,但看样子就很贵。打开后,一张老照片出现在了我的眼中,照片上有三个人,像是一家三口拍的合照。中年男子站在左边,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从身上那套西装能看的出来,或许家庭背景不错。中间站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穿着衬衫背带裤,中分头,一脸天真无邪地笑着。而站在右边的女子穿着黑色的旗袍,烫了当时很洋气的卷发,面带微笑,耳环闪耀,虽然并不非常年轻却依然光彩照人。

    只是这张照片上的女人我认识,因为她就是我的母亲,而其他两个人我却并没有见过,可从照片的布局来看,这是非常常见的家庭合照。

    “妈,这张照片是?”我犹豫了一下问道。她没说话,我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只是冷冰冰地望着我。

    “你说这些年你来香港没有成家,说我是你唯一的孩子,可这照片?妈,你有什么瞒着我吗?”我似乎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刚刚到来的幸福却似乎即将消失,我不想问,但却管不住自己的身体。

    “那是我的丈夫和儿子。”她冷漠地说道,好似不愿意再去伪装,终于揭下了贴在脸上的面具。

    “丈夫?儿子?”我的脑袋里浮现出巨大的问号。

    “对。”她简单而肯定地点头。

    “那你刚刚的话……”我还没说完,她却插话道:“我骗你的,我在来香港后又结了婚,还生了孩子,我的丈夫叫李俊杰,我的儿子叫李承基,他比你小几岁,现在是我公司的执行总裁。”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我拼了命地向前狂奔,跑出很远的距离眼看就要冲过终点,但在这一刻突然被人拉回了起点,所有的期待和努力都成了一场空,她勾起了我内心中对美好的憧憬,然后又一瞬间将这份美好打回原点,我飞的很高,但是最终却重重地摔了下来,很痛几乎粉身碎骨。

    “哎,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她从怀中摸出一个烟盒,点了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后说道,“我不可能这么多年都不结婚,如果我真的想让你来继承公司,也不会那么多年不找你。当初我去中国找你是因为承基当时处于叛逆期,和我的关系很差。我担心我创造出来的事业交到他手上会毁于一旦,所以就想到了你,毕竟你也是我的儿子。但你却比我想像的要笨,明明我可以带你来香港过好日子,而你却偏偏只想留在内地过苦日子。我其实很失望,一个不知道往更好的地方爬的男人不配得到我的事业。不过好在,度过了叛逆期如今的承基名牌大学毕业,金融和管理双博士学位,完全有资格继承我的公司。所以我又怎么会去中国找你呢?要不是这次昊天家族的事情,我们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见面。我是香港的富豪,而你是钻进山林里的平民,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该有交集。”

    语言有时候比子弹更可怕,子弹夺去性命,而语言可以粉碎灵魂。

    她的话不断地冲击我的灵魂深处,我感觉自己像是要被撕碎了,面色越来越难看,那股已经熄灭的怒火重新燃烧起来,痛苦的像是要窒息过去。

    “都已经懒得伪装了吗?”我一只手捏着照片,手指微微发力,她冷冷地说道:“我的钱包很贵,你别弄坏了。”

    我最悲哀的事情不是从小没得到过母爱,也不是我的母亲想利用我。而是我的母亲已经懒得欺骗我……

    我将钱包放下,一言不发地抬脚朝外走,她站在大厅中开口说道:“如果你帮我这一次,我可以保证你一生荣华富贵,我可以让你成为公司的董事,每年的分红就够你过上想要的生活。”

    我回过头看着她,月光冰冷,映照出我如同寒霜般的侧脸。

    “我不稀罕你的钱。”说完我径直朝大厅外走去,女大款和几个金主站在门口附近,见到我后,女大款上前来想说什么,我冷冰冰擦身而过,走出了她的别墅。等我走后,她快步走进大厅中,看着我母亲奇怪地问:“怎么突然和他说实话了?我们还用的着他。”

    “没必要骗他了,我在暗中活动,找到了一些好帮手,现在用不着他也能挡下这一劫。”她抽着烟说道。

    “那也没必要和他说实话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如果你现在不和他摊牌,我们还能继续利用他和昊天家族对抗,那不等于是双保险吗?难不成?你是不想继续欺骗伤害他?”女大款试探性地问。

    “你想躲了,我没那么仁慈,只不过想到自己最好的时光是和他父亲那个窝囊废在一起就觉得恶心。我还为他生了个孩子,他能成为我的儿子已经是万幸,居然还敢和我谈条件?如果没有我的基因,就他爸爸的基因能让他有今天的成就?如果我没有那么愚蠢地嫁给他父亲,而是早一些出来打拼,现在的成就会更上一层楼。我从来就没欠过他们父子俩,是他们父子俩欠我的!”

    我唯一幸运的是没有留下来听到她的这番话,如果我听到了,或许会更加生气也更加悲伤。

    订了午夜的飞机,我一刻都不想多留在这里,连夜飞回了上海。

    这样的母亲,我还期待着能和她重修旧好,坐在飞机上的我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

    “愿昊天家族完成大业。”我低声自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