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官网 > 贩妖记 > 第八十五章,野心家

第八十五章,野心家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整件事似乎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多年经历刀光剑影的我似乎嗅到了一些隐藏阴谋的味道,不仅昊天家族有问题,似乎那些金主也有问题。但我没找到突破口,也不想掺和进他们更深的阴谋中,救出母亲后就返回上海,这摊子烂事儿我也懒得去管。

    现在线索断了,但不代表我没有其他的突破口,抽着烟的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姜山代表昊天家族绑架我母亲,我可以从这家伙的身上插手当突破口!或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姜山当然也随着昊天家族绑架的事情一起消失了,但查他总比查昊天家族来的轻松。这个男人的发家史基本都是和我母亲绑在一起的,我从女大款的嘴里听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

    “姜山?你想知道他的事?”女大款拿着酒杯问。

    “当然,你们也早就应该告诉我了,毕竟他是这起绑架事件中的主要成员。”我开口道。

    女大款点点头说道:“是的,那我就给你讲讲吧。姜山和你母亲不同,他是香港人,往上数的话,在清末的时候他们家的老人就来了香港。当然,生活的并不如意,就像民国时候虽然大家都说到上海就能发财,上海遍地是黄金,但实际上更多的人连饭都吃不饱。他的祖上在香港码头扛大包,也加入过帮派,但混的都不好。到他这一辈的时候依然没什么钱,住在一间小房子里,以至于他读完初中要上高中的钱都要去借。但姜山可以说改变了这个家的命运,他高中毕业后靠勤工俭学上完了大学,在毕业后通过大学时代一位学长的关系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花了两年还清了家里的债。之后他就辞去了工作,开始下海寻找机会,而就在那时候他认识了你母亲。”

    从年龄上来看,这似乎是符合的,上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看起来比我母亲年轻的多。

    “他大学读的是法律,很顺利的拿到了律师执照,但并不代表有了这张执照就能赚到钱。在遇到你母亲之前,这张执照只是一张纸。遇到你母亲后,他们开始合伙做生意,你母亲那时候积累了一点小财富,开了一个不足十人的小公司,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在香港请律师都要花很多钱。而这时候,瞄准机会的姜山毛遂自荐,以律师执照作为筹码,入股了公司,成为了你母亲的左右手。不得不说,他还是很有能力的,法律上的事情基本都能搞定,公司的经营渐渐上了轨道,而且越做越大。对外,他一直都以自己是你母亲的法律顾问的身份自居,但实际上他是你母亲公司的二把手,甚至在很多项目上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两个人的合作一直很愉快,你母亲也没少给他钱,两个人最辉煌的时候应该就是那栋五十层大楼造起来的时候了。我也去参加了剪彩仪式,在典礼过后,我们几个朋友都站在高楼的顶端朝外看,即便不是香港最高的大楼,但依然风光无限。那一刻我在你母亲眼里看见的是自豪,而在他眼中看见的是更大的野心。果不其然,在过了辉煌的时刻后,两个人的分歧就开始了。你母亲觉得公司应该按照现有的路线继续发展,但他认为应该尽快准备上市。上市的确是一个好的办法,但毫无疑问,上市饱的是老板的腰包,挖空的是散户的钱。你母亲觉得时机未到,一直迟迟不同意,两个人的分析越来越大,最终爆发了激烈的矛盾。那一次争吵,姜山说了狠话,他说如果没有他,今天你母亲还在昏暗的小楼里开着那可怜的十个人的公司,是他一手缔造了今日的商业帝国。而他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两个人开始了明争暗斗。但事实证明,他并不是你母亲的对手。你母亲或许不如他那么专业,也不如他那么懂金融,但你母亲的优势在于朋友多。包括我在内的一票老板都站在你母亲的身后,姜山翻不起风浪最后认了怂,不过却种下了祸根。之后便发生了昊天家族和绑架的事情,这个男人的野心用这种方式来实现,也真好笑。”

    创业是艰难的,不是电影里一百分钟演的那么简单,任何人创业都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忍受痛苦和排挤,毕竟金子塔的顶端就那么点地方,只够站一个人。

    “那你知道姜山家在什么地方?或者他有什么朋友家人吗?”我问道。

    “他没结婚,但也有几个孩子,不过这些孩子都被送到国外去了。如果说家人的话,他在九龙塘有一个老屋,或许有人住在里面。”女大款也说到了九龙塘,和死去银蛇临终前说的不谋而合!我觉得有戏,心中暗暗记下,道了一声谢准备回房睡觉的时候,女大款却说道:“你想过吗?如果你不愿意继承你母亲的事业,那她将来把这份产业留给谁呢?”

    我没回答,摆了摆手回了屋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出了门,按照女大款提供的地址到了九龙塘的老屋,现在这里已经变了样子,但姜山毕竟有钱,老屋被保留的相对比较好。车子停下后,我走到老屋前朝里面看,似乎没人居住的感觉,比较空旷,而且也没什么人气。我原本以为他们会将我母亲藏在里面,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没人啊……”有些失望,正要走的时候,从街对面走过来一个老头,穿着鸡心领的毛背心,拄着拐杖,手上提着一袋子菜。我没在意,抬脚要走,却看见他一边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一边在摸钥匙顿时心头一动,不会这个老人是住在这里面的吧?

    果不其然,他走到大门前一边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似乎眼神不好,年龄也大了根本就没注意到我的存在。开门后,我忍不住说道:“你好。”

    他这才发现了我的存在,有些惊讶地抬头看我,然后用粤语问我话,我听不懂急忙对司机招了招手,他立刻跑过来充当翻译的角色。一问之后才得知,这人是姜山的老叔父,姜山父亲的亲弟弟,已经八十了。我谎称自己是姜山的朋友,他便请我进了屋子。

    老屋内部也是老派香港人的感觉,但没有见到佣人,我便有些奇怪。这么有钱的姜山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叔父请个佣人,都已经八十多了,万一出点事死了都没人知道。

    他放下菜后颤颤巍巍地给我们倒了茶,坐下来后开口说话,司机翻译道:“他说,姜山最近才回来过,就在前天晚上。留下一些钱,然后就走了。”

    我这么一听感觉有门,立刻追问道:“那有说去哪里吗?”

    老头摇了摇头,我又问了几个问题,老头都是一问三不知。心下有些失望,站起身来正准备告辞,眼睛却看见了挂在墙上的一张照片,照片是黑白的老相片了,还是多人合照,但其中一个人的脸我似乎见过有些熟悉,便走过去仔细一看,顿时露出了吃惊之色。

    照片上是五个男人的合照,一个和姜山有三四分像的男人站在中间,勾着旁边一个男人的肩膀,看起来非常要好的模样。

    “这个人是姜山的父亲,早些年当过兵,这是和战友之间的合照。”旁边的司机立刻翻译道。

    我盯着照片上姜山父亲勾着的那个人发愣,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儿?”
返回首页